Ayala Langballe

  • 那麼,這個黑暗之神到底是什麼鬼?

    況且,既然是預言的話,應當是和時間與空間脫不開關係的,可是眾神之中是並沒有與時間和空間有關的,而預言之神似乎只有黑提亞,因為只有她一個遇見了未來,她的朋友們都是在慶祝。

    但是黑提亞的神職與戰神毫無關係,和黑暗也搭不上關係,雖然名字裡面有一個黑字,但是黑子的名字里也是有黑的啊,還不是叫變態。

    等等,她為什麼會知道關於眾神的事情,這些明明就連她翻過的那些記載神話的書籍裡面都沒有提及,就連《創世神話》的前幾頁都沒有記載的事情,為什麼會這麼自然而然的在她的腦海裡面浮現出來?

    最最最重要的是,為什麼她的腦海裡面會出現一個笨蛋一樣的一米四對著她笑?…[Read more]

  • Ayala Langballe posted an update 2 months ago

    林執事心慌了,甚至有些後悔為什麼要收那些好處,清正光明是執法者的脊樑,如果脊樑歪了,還執個屁法,眼下只能敷衍一下儘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這位寫手言重了,廣良的言辭我會記錄下來,我現在就去上報審判所。」林執事說完就要離開。

    江夜再次拱了拱手,提高了嗓音,「請執事大人速去速回,我們會留在這裡,保護好這裡的犯罪現場,等您回來秉公處理,我相信以審判所的效率,不會讓我們一直等下去吧。」

    「一直等,天荒地老地等下去。」不知何人高喊了一聲,旁人高聲應和,以表全力支持江夜的決定。

    林執事已經走到門口的腳又收了回來,回頭怒視江夜,「你什麼意思?」

    廣良已然嚇傻了,手足無措,還是在一個員工的提醒下給王東打了個求救電話。

    雖說各大機構都有檢查儀器…[Read more]

  • 「等你真正贏了再說吧。」

    雅妖的意志散發出這樣一股波動。

    「嗯。什麼意思!?」血菩薩如此想著,然而就在這時,大坑地石頭當中忽然之間傳出一個冷笑聲。

    「呵呵,你就只有這點本事嗎?恩?血菩薩?你與你姐姐差的太遠了,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人物。你竟然不屑承認雅妖是你姐姐,其實,你這個廢物根本就沒有資格叫雅妖為姐姐,你只是一個垃圾而已。」

    與此同時,忽然之間一個身影從土壤之中宛如大炮打出去的子彈一般飛了出去。這道身影直接騰空而起…[Read more]

  • 一聲嬌喝中,鸞欣衣裙之下竟然流動出無數纖細暗色紅光,手背上的牡丹刺青也是如同充血般無比艷紅,卻也是顯得分外詭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很快,抑制不住的暗色紅光直接透過了她的周身衣裙將整副刺青印在了外側,衣襟正中處是一朵盛開在無數骷髏血海之中的奇異花朵,分出的枝葉將無數小上一號的花瓣或是花蕾蔓延向她的四肢。

    那圖案的精美,仿若是一副大師之作,醞釀多年後大揮毫墨留下的傳世丹青。…[Read more]

  • 很快,穀人們包括谷長都被『逼』退向城內。

    此刻巨大的一座五穀峰下方,伴隨「哐哐」的黑衣人帽頂戳穿城『門』聲連起,數個又數十個黑衣人輪流鑿撞不停,陣王城的南城『門』頃刻間變得不堪一擊,之後終於「嘎」的一個沉重響聲被撞開了!

    緊接著,『亂』糟糟的成百上千黑衣人一群跟著一群紛紛越過陣王城城牆飛到城內去。

    當黑衣人們在陣王城南城鋪蓋了小片兒天空的時候,手握黑鐵鑼槌的細高身軀、灰黑衣服之人神情鎮定地,腦袋忽高忽低點動著十分投入地敲打銅鑼穿過南城『門』下方的過『洞』兒踩進拜仙路,朝著遠處的葫蘆府方向一蹦一跳而去高呼:

    「放債啦!放債啦……」

    那聲音漸漸向北傳近,傳入葫蘆府,傳透萬香樓,將陣王趙淑傑傳醒。Q ?一秒記住【落秋&#x2642…[Read more]

  • 陸寒欠欠兒的:「我知道,你還是捨不得我的。「

    和鈴哼了一聲,不說話。

    來人並不是要過來,只是路過門口,和鈴因為和陸寒鬧,髮絲有一些凌亂,陸寒想了想,為和鈴稍微整理了一下,兩個丫鬟石化。

    和鈴自己倒是覺得理所當然:「你去給我倒杯水。」

    陸寒失笑,起身為她倒水,和鈴一口灌下,因著活動,小臉蛋兒有些發紅,她坐在那裡,問道:「外面特別多王公大臣吧?」

    陸寒挑眉:「你想說什麼。」

    和鈴笑眯眯,「我想說啊,如果我扮成程楓過來賀喜,你覺得好玩兒不?」和鈴覺得自己有點惡趣味了。

    陸寒頓時來了精神,他仔細想了一下言道:「其實…[Read more]

  • Ayala Langballe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 ago

    紫月不解的抬頭看著綠袖,綠袖趴到紫月的耳邊冷冷一笑:「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妹妹……」看著綠袖眼中的陰毒之色,紫月驚慌的站起身,腳步微顫的後退了一步:「妹妹,你可別胡來……」 蔡守忠又看向慕顏幾人,瞳孔微微縮了縮。

    他突然啞聲道:「你們可知,當年帝君建立四大學院,最開始立校的不是鳳天、不是靈武,甚至不是紫雲界的龍騰,而是我們星辰學院。」

    「至今一百多年過去了,我卻還一直牢記著我師父告訴我的話。那是帝君建立星辰學院時說的一句話。」

    「手掌日月摘星辰,縱橫諸天定乾坤!」

    「這麼多年過去,星辰學院早已沒有了當年的風采和霸氣。可是,如今看到你們,我的耳中彷彿又想起了帝君的那句話!」

    蔡守忠的雙目越來越閃亮,「孩…[Read more]

  • Ayala Langballe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 ago

    這樣的落差,他根本不能接受,鐵辰盯著衛應虎吼道:「殺了我吧!你快殺了我!」

    衛應虎一個冷笑,之前他確實是想要殺了鐵辰的,可後來楚玄說讓萬蛟不要放過他,那麼,鐵辰就不能痛快死去。

    已經廢掉的鐵辰,以後絕對是生不如死。

    但和他有什麼關係呢?

    衛應虎朝楚玄走去,鐵辰則朝楚玄大喊道:「廢物,有種你就殺了我!姓楚的,王家的人是我暗中培養的,也是我讓他悄悄讓楚浩鋒知道,讓楚浩鋒聯繫他們來殺你的,很多事情都是我做的,你快殺了我!」

    鐵辰為了求死,將他針對楚玄做的事都說了出來,想要激怒楚玄殺他。

    然而,楚玄甩都不曾甩他。

    這種無視,讓鐵辰內心更受煎熬,覺得被這片天地所拋棄。

    此刻,衛應虎站在萬蛟面前,眼…[Read more]

  • Ayala Langballe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4 months, 1 week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