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Ayala Langballe posted an update 5 months, 3 weeks ago

    這樣的落差,他根本不能接受,鐵辰盯著衛應虎吼道:「殺了我吧!你快殺了我!」

    衛應虎一個冷笑,之前他確實是想要殺了鐵辰的,可後來楚玄說讓萬蛟不要放過他,那麼,鐵辰就不能痛快死去。

    已經廢掉的鐵辰,以後絕對是生不如死。

    但和他有什麼關係呢?

    衛應虎朝楚玄走去,鐵辰則朝楚玄大喊道:「廢物,有種你就殺了我!姓楚的,王家的人是我暗中培養的,也是我讓他悄悄讓楚浩鋒知道,讓楚浩鋒聯繫他們來殺你的,很多事情都是我做的,你快殺了我!」

    鐵辰為了求死,將他針對楚玄做的事都說了出來,想要激怒楚玄殺他。

    然而,楚玄甩都不曾甩他。

    這種無視,讓鐵辰內心更受煎熬,覺得被這片天地所拋棄。

    此刻,衛應虎站在萬蛟面前,眼露凶光,萬蛟很痛,身痛心痛,卻仍從牙縫裡擠出冰冷的聲音,「賤狗,你敢動我一根汗毛,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我!別無選擇!」

    衛應虎祭出虎爪殺,萬蛟蒼白臉色猙獰,「你……如果你不動手,我……可以……饒你一命!你們一家人……我也照顧好!」

    「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你饒過我,他會饒過我嗎?」

    在這發泄般的吼叫聲中,衛應虎的爪子深深地抓進了萬蛟血肉裡面,觸及心臟,雖然還沒有完全抓透,但萬蛟心臟已裂。

    每一次跳動,都是痛,都在消耗著生命。

    萬蛟睜大眼睛看著衛應虎,裡面有怨恨有殺機,他想說話,卻連嘴都沒有張開,便痛暈過去。

    隨後,衛應虎痛快拿出他身上所有的東西,數十萬的錢票,還有鷹爪殺元技,以及他修鍊的元訣,其他值錢的東西,一個不剩地交出來。

    「現在我可以走了嗎?」

    「你覺得廢掉鐵辰這樣的人,也能算是條件?」

    衛應虎臉色一變,「那你還有什麼條件?」

    「別緊張!不會要你的命,相反,還是幫你!」楚玄越為他著想,衛應虎就越怕,手都在顫抖,楚玄淡道:「你先把你所知道的神風學院、萬家等等情況,全都說出來!」

    衛應虎大震,楚玄這個條件比給萬蛟一爪子都還要兇殘,畢竟那只是得罪萬蛟、萬家而已,可說出神風學院的情況,那是把神風學院往死里得罪,把白馬城前三大家族都得罪。

    如果不是剛才給了萬蛟一擊重殺,他只怕真的是要賭一把,以死護家人了。不過,現在,走一百步和走五十步根本沒有區別。

    反正都是背叛!

    更讓衛應虎心驚的是,楚玄提的條件,那是一環接一環,讓他一步步滑向更深的深淵,到了如今楚玄讓他做什麼,他就不得不做的地步。

    既然決定要說,衛應虎就把他知道的關鍵的全都詳細說出來,特別還提到了萬家擁有一條礦脈,也正是這條礦脈讓萬家成為白馬城第二家族!

    公子生猛 衛應虎之所以知無不言,是因為他還有小心思,他想借楚玄和白馬學院子之手對付萬家,吸引萬家的注意力和火力,好讓他的逃亡之路更順利一點。

    楚玄聽來,嘴角上揚,「如果你想我給萬家更大的打擊,就應該弄醒他,讓他吐出更多的秘密!相信我,如果你做到這一點,我會送你一件大禮物。」

    衛應虎絕不相信楚玄的大禮物,他只知道必須要做到楚玄的要求,否則,他就別想離開這裡。當即,衛應虎將萬蛟弄醒,萬蛟雙眼橫瞪,「賤狗,你還要做什麼?」

    「讓你吐出心裡所有的秘密!」

    「休——想!」

    萬蛟噴著血說來,衛應虎鷹爪從萬蛟的手腕上劃過,頓時,萬蛟手腕狂流鮮血,衛應虎冷道:「萬蛟,你可以不說,等你鮮血流到你將死未死的迷糊狀態時,你不僅什麼都會說出來,更是面臨死亡。」

    「賤……狗,你真狠!」

    「跟你相比,我還差得遠!萬蛟,你還不說,莫非你是想用自己的命來保全萬家?」

    聽到這話,萬蛟那張臉就像發生了一場大戰,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他是萬家大少,是高高在上的福地三重境武者,有著很多的白玉錢供他瀟洒,他那當然不想死。

    可讓他說出萬家的秘密,萬蛟還是很猶豫。

    在那汩汩而流的鮮血面前,萬蛟根本猶豫不起,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了,萬蛟徹底恐慌,他心裡湧出念頭,如果能趁著清醒說出去,還能說點假的。

    要是意識真不受他控制,那才就慘。

    趕緊的,萬蛟忙說了起來,說著萬家的產業,萬家的武者,萬家有那些關係等等。

    一邊看著楚玄所作所為的烈子明,對楚玄已經是無比的佩服,絕對的有勇有謀,這樣的人應該站在更大的舞台上。

    正這時,烈子明聽到萬蛟吐秘密,心裡忽地一動,走了過來,冷聲問道:「你們為什麼急於將白馬學院置於死地?」

    萬蛟一愣,冷笑道:「當然是你們白馬學院太弱了,神風學院當然要取而代之,以後,白馬城將只有一所學院,不對,不是白馬城,是神風城。」

    「做夢去吧。」

    烈子明拳頭捏得緊緊,他隱約覺得這裡面另有原因,畢竟白馬學院已經勢弱,再花上一兩年時間,神風學院幾乎就能兵不血刃地拿下白馬學院,沒必要玩什麼生死大賭戰,急於在一月內拿下。

    雖然生死大賭戰中,神風學院的贏面會很大,接近於百分之百,但如此著急,很不正常。

    這時,萬蛟虛弱地說道:「我……該說的……都說了,快……救……我,我……死了,你們……會……很麻煩!」

    楚玄笑道:「不要慌,你要死還得很一段時間!趁著這個時間,你把剛才說過的再說一遍!如果你說的大概差不多,我就放了你。」

    瞬間,萬蛟傻了。

    他剛才說了那麼多,就算是在清醒的時候,也不一定能說得相差不大,更別說這會兒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他不想說,不敢張口,怕一張嘴,他就忍不住說出所有的秘密。

    但是,鮮血還在流淌,他不得不說。

    才沒說兩句,萬蛟就控制不住他的思維,幾乎是無意識地,心裡想到什麼,嘴裡就說什麼。

    而他所說的內容,與第一次有很大區別。

    衛應虎心驚,對楚玄的手段,有了更深的領悟。

    烈子明大驚,還好楚玄讓萬蛟再說了一遍,要不然他們按照第一次所說的去布局,那他們定會掉進坑裡,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等萬蛟說得差不多后,楚玄再次問道:「急著對白馬學院動手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萬蛟條件反射地回答道:「有人……想……得到……白馬學院……的一件……東西!」 「要得到白馬學院的東西?」

    烈子明滿身心的疑惑,白馬學院都衰弱到這一步,千年底蘊已耗盡,資源更是空空如也,哪裡還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值得讓神風學院大動干戈。

    真要有,白馬學院早就用了,何必淪落到如此地步。

    烈子明繼續問道:「那個人是誰?」

    「我……從來……沒有……見過,只有我……爺爺……知道!」

    萬蛟聲音越來越虛弱,烈子明眉頭皺得越來越緊,光是神風學院就足夠將白馬學院置於死地,更別說萬家背後還有黑手。

    這黑手的主人是誰?

    白馬學院究竟該如何破局?

    要怎樣才能從濃濃黑暗中闖出一條生路?

    烈子明看向了楚玄,心中湧起了一陣濃郁的期望。

    這時,萬蛟已然昏迷過去,衛應虎說道:「楚玄,他什麼都說了,現在能放我走了嗎?」

    「慌什麼,我還沒有給你禮物呢!」

    「我可以不要嗎?」

    「當然不行!」

    楚玄斷然拒絕,衛應虎滿嘴苦澀,心驚肉跳地等著楚玄的禮物,楚玄把萬蛟身上的錢票、書籍等物全都搜了個乾淨后,將昏迷的萬蛟遞給衛應虎。

    衛應虎大驚,「你要把萬蛟給我?」

    「你不要?」

    「……」

    衛應虎當然不想要,把萬蛟帶在身邊,他會逃得很慢,並且,他帶著萬蛟,萬家更會死死咬在後面,他逃出生天的難度更高。

    更要命的是,萬蛟受了這麼重的傷,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死掉,萬蛟死在他手上,萬家不將他撕成碎片才怪。

    不管從哪一方面說,萬蛟都是一頭絕世凶獸,不知什麼時候就把他給吞了。

    他逃得慢不說,還更像帶了一頭凶獸,隨時可能要他的命。

    楚玄安慰道:「不要發愁,萬蛟怎麼說也是萬家大少,是很重要的人物,萬一你被萬家包圍逃不出去,也可以用萬蛟來威脅嘛。」

    衛應虎眼睛一亮,這一點倒真是有用!

    只是,楚玄有這麼好心?

    猛地,衛應虎心震,楚玄簡直是將挑撥離間、自相殘殺利用到了極致,他挾持萬蛟,事情鬧大了之後,對萬家的影響肯定很大。

    此外,神風學院也會受些影響。

    這些影響看起來沒什麼,可在這個時候,卻是個不好的苗頭。

    衛應虎死死盯著楚玄,他真有一種滾回萬家,認命自殺保全家人的念頭,但這念頭一閃而現,他還是捨不得死,衛應虎相信他這個心理,被楚玄完全把握住。

    不然,楚玄不會如此淡然。

    這讓衛應虎很不爽,卻毫無辦法,他就是楚玄菜板上的魚肉,任由人家宰割。

    「楚玄,你真不是一般的狠。」

    「多謝誇獎!現在你可以走了,當然,你實在不喜歡我送的禮物,那你就將他帶出我的視線範圍,然後,你想把他怎樣就把他怎樣,無論是扔掉還是殺掉都行!」

    「無論怎樣,我手上都沾了他的血,萬家都不會放過我。」

    「從你不想死的那一刻起,萬家就不會放過你!對了,我提醒你一下,剛才的事有很多人都看到了,說不定消息早就往白馬城萬家送了,你還是儘快起身的好。」

    「噗……」

    衛應虎吐血,恨恨瞪了楚玄一眼,想說什麼,最後卻一言不發,抓著昏迷的萬蛟就往前狂奔出去,跑出一段距離后,衛應虎真想將萬蛟扔掉,可想到楚玄說的話,他一聲冷哼,將萬蛟抓得更緊。

    狂奔當中,衛應虎心裡無比的憋屈,出白馬城之時,他是何等的意氣風發,一路走來,他將烈子明壓得死死,有氣不敢出,有火不敢發。

    可到了青魚鎮,遇到了楚玄,他瞬間就從天堂到了地獄,小命朝不保夕!

    楚玄,太狠!

    如果有機會,定要找楚玄報此深仇大恨。

    憋屈的,不僅衛應虎一人,楚雲容更是如墜深淵,她以為萬蛟能夠幹掉楚玄,卻不料最後被gan的是萬蛟,楚玄不僅毫髮無傷,還變得更強。

    怎會這樣?

    他是廢物才對,他怎能變得這麼強?

    啊……

    楚雲容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實,一聲尖叫,朝遠處跑去,楚懷義想攔住她,但看到楚玄沒有動,也就忍了下來。

    而楚玄,對於這個曾經的雲容姐,早已死心。

    若不是他在大青山因禍得福,今天他的結局不是昏迷,而是被羞辱至死!

    楚雲容是生是死,與他無關。

    此刻,楚玄感覺很不錯,他不僅能走出青魚鎮,加入白馬學院,看到更廣闊的天地;還擁了白虎元力,超過萬鈞,現在已達一萬六千鈞,元力種子近千顆,盡數爆發,元力威能更加嚇人。

    更有數百萬的錢票,得到鷹爪殺、泰山壓頂、蛟龍出潭等元技,更有鷹翔訣和蛟龍訣兩門元訣,可以讓亂訣更加強大。

    收穫雖多,但還不夠。

    鐵家、雷家、楚家的財富,不能放過!

    正當楚玄要往鐵辰走去的時候,耳朵忽然一動,他聽到了轟隆轟隆的踏地聲,不等他想明白是什麼存在時,他又聽到了箭矢破空聲。

    咻!咻!咻!

    三隻黑色鐵箭,瞄準楚玄致命處射來!

    雖然僅有三隻,卻比七天前鐵辰的成千上萬隻箭都還要強,殺威還要濃!

    緊隨在後的烈子明,就要扔出鋥月劍撞向其中一隻利箭時,並且要以身擋向另外一隻鐵箭時,楚玄阻止道:「老師,讓我來,這是一個磨鍊的機會!」

    烈子明震動,這箭要命,但楚玄卻要磨鍊!

    他終於明白了楚玄為什麼能這般強,那是因為楚玄在用命去變強!

    怪不得他敢加入白馬學院,敢與萬家為敵!

    也許他將萬家,將神風學院都當成磨刀石!

    楚玄要磨鍊,雖然危險,烈子明卻不會阻止,他收了鋥月劍,但是,他所有的注意力仍落在楚玄身上,元力早就調動起來,以便隨時出手。

    這時,楚玄已經毫不猶豫衝進三隻箭羽裡面,剛一進去,他忽然感覺氣息一滯,彷彿他面對的不是三隻箭,而是一片泥潭,一片沼澤。

    身子難以動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