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Ayala Langballe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 ago

    紫月不解的抬頭看著綠袖,綠袖趴到紫月的耳邊冷冷一笑:「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妹妹……」看著綠袖眼中的陰毒之色,紫月驚慌的站起身,腳步微顫的後退了一步:「妹妹,你可別胡來……」 蔡守忠又看向慕顏幾人,瞳孔微微縮了縮。

    他突然啞聲道:「你們可知,當年帝君建立四大學院,最開始立校的不是鳳天、不是靈武,甚至不是紫雲界的龍騰,而是我們星辰學院。」

    「至今一百多年過去了,我卻還一直牢記著我師父告訴我的話。那是帝君建立星辰學院時說的一句話。」

    「手掌日月摘星辰,縱橫諸天定乾坤!」

    「這麼多年過去,星辰學院早已沒有了當年的風采和霸氣。可是,如今看到你們,我的耳中彷彿又想起了帝君的那句話!」

    蔡守忠的雙目越來越閃亮,「孩子們,我希望將來有一天,你們能讓星辰學院的聲名響徹整個修真大陸,甚至比龍騰學院更響亮。我希望將來有一天,帝君對我們的寄望,能夠成為現實。」

    從沒有一刻,星辰學院離帝君的寄望如此近過。

    青雲之主,盛世天光,三院大比……一樁樁一件件,星辰學院在改寫著歷史。

    而這一切,都是眼前這些驚才絕艷的搖光分院學生帶來的。

    他希望他們能延續這樣的傳奇,甚至能讓星辰學院逍遙隊的名字,響徹整個修真大陸。

    手掌日月摘星辰,縱橫諸天定乾坤?

    這話難道是帝溟玦說的?

    慕顏若有所思,隨後對上蔡守忠的視線,她緩緩勾起嘴角,露出一個笑容,「我們會的。」

    蔡守忠得到想要的答案,滿意地離開繼續去閉關了。

    寧瑤光則還要返回無名島,因為徐逸倫與無根木的融合正在進行中。

    她感應到星辰學院的護院大陣消失,怕慕顏和孟百川出事,才匆匆趕來。

    但在回去前,寧瑤光站在了慕顏幾人面前。

    冷厲的視線掃過歐陽明珠他們。

    剛剛她已經聽鄭小胖的小弟說了,這些人想要趁機把慕顏他們逐出學院。

    哼,真當她搖光分院沒人?隨便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欺負嗎?

    「玉衡分院的劉院長,還有你那些好學生。聽說,你們都想把我搖光分院的驅逐出去?」

    玉衡分院的劉海剛剛看到了姜泰鴻的下場,此時面對寧瑤光的質問和威壓,幾乎嚇得魂飛魄散。

    就連最囂張的歐陽明珠,此時也臉色慘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可她心中卻還是不忿嫉妒的,她不明白為什麼所有人都要護著搖光分院那群賤人。

    尤其是君慕顏和凌宇笙,這兩個人一次次將她的尊嚴和臉面踩在泥里踐踏。

    讓她的生父魏天明橫死,凌宇笙那賤人更是連她的哥哥都要搶走。

    這讓她怎麼能咽下這口氣?!

    可是,面對寧瑤光這個元嬰期修士的威壓,歐陽明珠哪裡敢表現出來。

    寧瑤光看他們噤若寒蟬的瑟縮模樣,冷笑一聲,「劉分院長,既然你對我們搖光分院如此有意見,那改日我定要好好上門與你們玉衡分院討教一番。」

    聽到這明顯充滿了威脅的話,劉海只覺眼前一黑,恨不得立刻暈厥過去。

    寧瑤光的戰鬥力,在她對付翟有道的時候早就見識過了。 「妹妹……」看著綠袖眼中的陰毒之色,紫月驚慌的站起身,腳步微顫的後退了一步:「妹妹,你可別胡來……」

    「玉碎的,當然不是咱們了……」綠袖撿起地上玉梳的斷面,在梳妝台上狠狠地劃出一道傷痕,「咱們要做的,只不過是順水推舟罷了……」

    中午一回到七王府,匆匆的將楚修塵交予管家中財,洛舞煙就鑽到自己的房間,連鞋都沒脫的就倒在了床上,折騰了這麼久,終於可以平心靜氣的睡一覺了。

    等到再睜眼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而且外面還寂靜無比,怕是已經深夜了。

    翻了一個身,準備抱著被子接著睡,猛然間卻聽到房頂上傳來瓦片輕輕滑動的聲音。

    聲音十分的輕微,而且轉瞬即逝,如果不是仔細的聽去,根本就不會發現。

    洛舞煙伸手從枕頭之下取出一把匕首,輕輕的握於手心,無聲的跳下床,立於窗邊。

    遠處的房頂之上,一個黑影一閃即逝。

    洛舞煙的秀眉微微蹙起,這七王府還真能這麼熱鬧?怎麼會有人深更半夜的來七王府呢?七王府除了一個傻子,難道還有什麼讓人惦記的事情嗎?

    算了,反正暫時對自己也沒什麼威脅可言,你們愛咋咋的吧。

    七王府的書房內一片漆黑,重重的布幔低垂到地上,顯得室內越發的黑暗了。

    黑夜一動不動的守在門口,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但是眼底卻閃閃的發出一絲光芒。

    門外傳來腳步落地的聲音,黑夜眼睛微微收縮了一下,長劍無聲無息的出鞘,悄悄的打開了房門。

    一抹黑影旋風般的閃進來,卻被黑夜的長劍抵在了頸下。

    「黑夜,是我……」黑影的聲音清脆,抬手取下頭上的頭套,一頭烏黑的秀髮瀑布般滑下。

    都市武林之修真訣 「白靈?」黑夜驚喜的收回劍,「果然是你。」

    「王爺呢?」白靈娟秀的小臉浮上一抹笑容,「你們都還好吧?」

    「王爺在裡面呢……」黑夜含笑的將白靈帶到書房的最裡面,「王爺,白靈回來了……」

    「進來。」

    掀開布幔,楚修塵隱與黑暗中的身影緩緩露出來,「早上黑夜說看到了你所留的記號,本王還有些不信,現在看來,果然是你回來了……」

    「屬下白靈參見王爺。」白靈屈膝跪下,「屬下私自夜闖王府,實在是有不得已的理由……」

    楚修塵在太師椅中慢慢的坐下,淡淡道:「你做事,本王素來放心……私闖王府本王也不會怪你……起來說話吧……」

    「是……」白靈近前一步,低聲道:「王爺,琉璃的太子已經到了京城了……」

    楚修塵的眸子里頓時變得漆黑一片,一股殺意霎時間遍布全身,「怪不得……怪不得銀魂會出現在大安……原來是為了他……」

    黑夜也察覺到了楚修塵全身瀰漫而出的殺氣,急忙闖進來,低聲道:「王爺……」

    楚修塵冷哼一聲,全身的殺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白靈微微吁出一口氣,卻發現全身的衣衫已經被汗水浸透。 整個玉衡分院全部揉吧在一起,恐怕都不夠寧瑤光一個手指頭碾死的。

    一想到慫恿自己把搖光分院逐出學院的人是歐陽明珠,劉海就狠狠瞪了過去。

    要不是歐陽明珠是歐陽家的千金,他如何會被忽悠?如何會與搖光分院作對?

    如今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被這個女人害慘了!

    寧瑤光沒有再去看劉海和歐陽明珠他們一眼,而是走向慕顏她們,從懷中取出一個陣盤交給她,「我還需要回島上守著阿旭,你將這個陣盤守著。若是田海波那老東西敢來找你們麻煩,你即刻激活陣盤,我會馬上趕來。」

    慕顏感激地朝她笑笑,收下陣盤。

    寧瑤光這才離開。

    隨著一個個跌宕起伏高潮的結束。

    這一場田家圍困星辰學院,逼迫慕顏他們就範的戲,終於真正落下了帷幕。

    ===

    納蘭清幾人原本迫切地想要詢問小寶,究竟是怎麼教導他們的寶貝孫兒孫女,竟讓他們進步如此神速。

    可慕顏和小寶與冥炎軍剛剛重逢,明顯還有很多話要說。

    納蘭清幾人猶豫再三,最終還是先把滿腔的疑問壓下來。

    在孟百川的安排下,他們一行人住進了紫微宮中的寢殿。

    臨分別前,納蘭清他們再一次對慕顏道:「田家那邊你大可放心,我們五大家族已經聯合送信給了田海波,讓他絕不可找你們麻煩。若是他敢再來星辰學院挑釁,我五大家族保證,絕對會讓他跌一個大大的跟頭。」

    「至於那紫雲界的田家,哼,有我們五大世家在這裡保證,就算田家的老祖宗,也絕對不敢輕舉妄動。」

    納蘭清他們也知道,田家在滄藍界的勢力有多大,田海波的修為又極強。

    元嬰一階,馬上就要邁入二階,這修為,甚至比風毅和段向陽都還要高上三分。

    納蘭清怕慕顏和星辰學院的人因為得罪了田家而惶惶不安,他們又有心與慕顏和小寶教好,才三番五次向她保證。

    慕顏的笑容誠摯感情,眼眸卻有些深不見底,「好啊,那我就再次多謝幾位家主了!」

    ……

    密密麻麻的飛船載著逍遙門眾人和冥炎軍回到了搖光分院。

    突然冒出這麼多的人,若是放在其他地方,那是決計要住不下了。

    可搖光分院不同。

    搖光分院中,哪怕算上小寶,滿打滿算也只有八個人。

    無數的殿宇還空置著,冥炎軍只要稍稍打掃下,就能全部安頓下來。

    只是,眾人卻沒有忙著去打掃整理自己的房間。

    而是一個個含著眼淚圍在慕顏周圍,講述著他們這一年來的經歷。

    事實上,就如慕顏猜測,冥炎軍能有這麼多人飛升,正是多虧了她留下的塑靈丹和養靈丹。

    而且還有一點,慕顏在飛升之前,就已經將原本吸收到空間中的靈脈重新取出來,埋在了冥炎谷中。

    有了塑靈丹和養靈丹改造他們的身體,再加上靈脈的溫養,最終竟然大部分冥炎軍都成功達到了先天巔峰,又跨過那道門檻,觸摸到了鍛體修真一道。 楚修塵冷哼一聲,全身的殺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白靈微微吁出一口氣,卻發現全身的衣衫已經被汗水浸透。

    暗暗驚詫楚修塵的修為,但還是恭敬的低聲道:「屬下曾被銀魂發現,派人阻擾了屬下,所以,那琉璃的太子現在何方,屬下暫時還不知情……」

    「沒關係……那銀魂留你一條命已經是給足了咱們的面子……」楚修塵冷冷道:「他這樣做無非是告訴咱們,若是日後抓到了他們的太子,也要手下留情罷了……」

    「那屬下現在怎麼做?」

    「你暫時先在這裡住下……那個太子既然來到這裡必定會有什麼事情……你暗中接著打探去吧……」

    朦朦朧朧中,洛舞煙感覺到有人在喊自己,」三小姐……三小姐……「

    舞煙緩緩的睜開眼,彩梅皺著一張皺巴巴的小臉映入眼中,將洛舞煙嚇了一跳。

    「彩梅,你幹什麼?」洛舞煙驚的一個魚躍坐起身,「一大清早的,你怎麼進來也不說一聲?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彩梅苦著臉錯開一步,抬手指向身後,「三小姐……」

    洛舞煙抬眼望去,又被嚇了一跳,只見紫月和綠袖姐妹倆笑容滿面的站在床邊,一個手中端著托盤,一個手中拎著食盒。

    見洛舞煙看過來,紫月連忙殷勤的將手中的托盤呈到她的面前。

    「妹妹,這是姐姐一早上特地為妹妹熬制的荷花粥……妹妹快趁熱喝了吧……」

    洛舞煙冷眼看著兩人,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她們姐妹倆對自己恨的要死,怎麼會好心的送來荷花粥?

    綠袖毫不在意洛舞煙敵視的目光,笑容滿面的將手中的食盒打開:「若是妹妹不喜歡喝粥,這裡還有幾份點心……都是今天早上剛剛做好的……」

    「妹妹?兩位夫人搞錯了吧?洛舞煙只是奴婢之名,擔不得這個稱呼的……」洛舞煙面色冷淡,清澈的眼底露出一絲譏諷。

    「妹妹說笑呢……」紫月呵呵嬌笑著在床邊坐下,「誰不知道王爺喜歡三小姐,這三小姐日後必定會被王爺選為王妃的……」

    「前些時日,是我們姐妹倆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三小姐,今天是特意過來賠罪的……」綠袖說著,將手中的食盒遞於彩梅,然後從袖子中取出一張戲票送到洛舞煙的面前。

    「三小姐,這是雅韻閣的戲票,不知道三小姐是否給我們姐妹倆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雅韻閣的戲票?彩梅的眼睛一亮,這可是有錢也買不到的東西啊?

    洛舞煙抬眼看看戲票,再看看低聲下氣的綠袖和紫月,她可不認為兩人會真的痛改前非的來向自己示好。

    綠袖眼底劃過一絲緊張,雖然一閃而過,卻是沒能逃過洛舞煙的眼睛。

    唇角浮上一抹得意的笑容,洛舞煙慵懶的用右手纖長的手指,將綠袖手中的戲票夾過來,輕蔑至極的看著姐妹二人。 唇角浮上一抹得意的笑容,洛舞煙慵懶的用右手纖長的手指,將綠袖手中的戲票夾過來,輕蔑至極的看著姐妹二人。

    「你們也算是懂得見風使舵,知道我三小姐是惹不起的人……告訴你們……只要王爺喜歡我……你們就別想欺負本小姐……」

    洛舞煙的表情,完全就是小人得志的樣子,別說是紫月和綠袖難以接受,就連彩梅也覺得洛舞煙的表情有些過了。

    綠袖完全無視洛舞煙那副欠扁的表情,仍然好脾氣的笑道:「既然三小姐接了這張戲票,那就表明是原諒我們姐妹先前的無禮了……既然如此,我們就不打擾三小姐了……兩天後,我們來請小姐……」

    說著,和紫月起身雙雙告退。

    待兩人走了,彩梅才鬆了一口氣,一屁股做到洛舞煙的床前,羨慕的看著洛舞煙手中的戲票。

    「三小姐,這兩位夫人看來還真的是下了本錢的來討好三小姐呢?」

    「怎麼說?」

    「這雅韻閣的戲票可是價值千金呢……而且有時候千金都買不到呢……」

    「這麼值錢?」洛舞煙翻來覆去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戲票,然後漫不經心的隨手扔給彩梅,「你這麼喜歡,送給你好了……」

    「送給我?」彩梅先是一驚,然後就像捧著一個燙手山芋樣還給了洛舞煙,「我可不敢要……」

    「為什麼?你不是挺喜歡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