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Ayala Langballe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3 weeks ago

    陸寒欠欠兒的:「我知道,你還是捨不得我的。「

    和鈴哼了一聲,不說話。

    來人並不是要過來,只是路過門口,和鈴因為和陸寒鬧,髮絲有一些凌亂,陸寒想了想,為和鈴稍微整理了一下,兩個丫鬟石化。

    和鈴自己倒是覺得理所當然:「你去給我倒杯水。」

    陸寒失笑,起身為她倒水,和鈴一口灌下,因著活動,小臉蛋兒有些發紅,她坐在那裡,問道:「外面特別多王公大臣吧?」

    陸寒挑眉:「你想說什麼。」

    和鈴笑眯眯,「我想說啊,如果我扮成程楓過來賀喜,你覺得好玩兒不?」和鈴覺得自己有點惡趣味了。

    陸寒頓時來了精神,他仔細想了一下言道:「其實如果你扮成程楓過來賀喜,應該會很有意思的人。不過……我覺得還是不要的好。」

    和鈴問道:「為什麼。」

    「閔一凡是個瘋子,我可不想在大喜的日子招惹他。如果他以後事事都盯著我們,我們做事兒也不方便。」陸寒有自己的考量。

    和鈴搖頭:「我倒是覺得,並不!如果他盯著我們,那事情才有趣呢,我們是特別老實、特別好的人啊!只要他派人跟蹤我們,就會知道這一點的。」和鈴說完還自己點了點頭,似乎是確定一樣。

    陸寒捏了捏和鈴的臉蛋兒:「你是一點兒都不怕事兒大。」

    「如果你出現,必然要被灌酒。」

    和鈴瞪大眼睛:「誰說我要出去呢。我是你的新娘子啊,新娘子要好好的待在屋裡。程楓在外面呢。」

    這個時候陸寒終於懂了,有人扮成了程楓來賀喜,還是楚和鈴授意的,但是陸寒又有點不明白楚和鈴這樣做的動機,和鈴意味深長,「凡事虛虛實實的才好呢。之前程楓就是楚和鈴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我總是覺得不太放心,如果有一個人出賣了我們,那麼我是程楓這件事兒就會爆出去。我不會給自己留下這樣潛在的風險。雖然有些人猜測程楓就是楚和鈴,有些人聽了你的話認定程楓就是楚和鈴。可是這個時候,我要讓這一切都化為烏有。」

    和鈴笑眯眯。

    陸寒瞭然:「你並不百分之百相信他們。」

    和鈴點頭:「我不相信,有時候你相信不能代表我就要相信。你看看,知道這件事兒的人有多少,王勉夫妻猜到了、裴謙是你說的,還有梅九猜到了。可是如果現在……楚和鈴和程楓同時出現,你覺得會怎麼樣?」

    陸寒伸出大拇指:「你倒是高。他們會懷疑自己之前的猜測,就算是真的有一天這些人中有人存了算計的心,也是虛虛實實的不能把握,因為,程楓和楚和鈴,絕對不可能是一個人,他們是同時出現過的。不管是猜測的如何準確,不管是我們說過什麼樣的話,現在都會化為烏有。」

    和鈴點頭:「就是這麼個道理。」這是前世給她的經驗教訓,她是不會輕易的相信任何一個人,即便是那個人可能很值得相信。

    陸寒看和鈴這樣的俏模樣兒,突然忍不住傾身向前,直接就在和鈴的臉蛋兒地上吧嗒了一口。

    和鈴呆住,「你你你你你!」

    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陸寒笑的燦爛,「我什麼?」

    和鈴頓時來了火氣,「你竟然敢偷親我,你這個登徒子,我非要給你揍成豬頭。」和鈴難得的臉紅,整個人彷彿是燃起了火焰,看她這樣,陸寒吧嗒又親了一下,「怎樣?」

    語氣里竟然有小男孩兒捉弄小女孩兒的惡作劇,也帶著濃濃的挑釁,他眼裡滿滿都是柔情,「小娘子,為夫很喜歡你。」

    和鈴緩和了一下,力圖讓自己鎮定,再看陸寒這廝,笑的不成樣子,和鈴直接一腳向上,陸寒頓時捂著重要部位蹲了下來,「唔……」這死丫頭,還真是不光不顧啊!

    看陸寒蹲在那裡不動,樣子十分的痛苦,和鈴居高臨下的看他,「怎麼樣?怕了吧?唔!」

    陸寒突然躍起,一下子就將和鈴壓在了身下,他恨恨的親上了和鈴的唇,親夠了,戳她的臉蛋兒:「怎麼樣,怕了吧?」

    和鈴怒,就要推開他,陸寒偏是不懂,眼裡帶著得意:「有本事你再踹我一腳啊,嘖嘖,小鈴鐺,你真弱!」

    小鈴鐺被這句話一下子激怒了,她使勁兒的掙脫,「我非弄死你,你你你……你別想……」

    兩人滾成一團……

    「嘎吱……」門突然被推開了,也不知為何,門口站著許多人。門口站在的眾人,驚呆了……

    陸寒與和鈴都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兩人一咕嚕爬起來,獃獃的看著門口的眾人,也傻掉了…… 雖說人家已經成親了,但是看到這樣的場景,還是讓人覺得多少有點不自在的,考慮一下大家的心情好伐!

    門口的眾人看著陸寒與楚和鈴,只覺得尷尬異常,而這兩人終於緩和過來,陸寒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帶著淺淺的笑意,招呼道:「你們怎麼過來了?走吧,請!」

    來的多是女眷,本是想著過來看看新娘子,竟是不想看到了這樣的場景,再看新郎官,最然臉上有笑,但是眼神里卻滿滿都是不樂意,大家也是尷尬,頓時找了個理由散了。

    散了之後,陸寒轉身與和鈴言道:「你說,外面該怎麼傳我們?猴急到不能等?」

    想到這樣的流言,陸寒竟然覺得其實還是蠻有意思的,想到這裡,他微笑:「能夠成為大家嘴裡的八卦人物,其實我還是挺興奮的。」

    和鈴不可置信的看著陸寒,就覺得這人大概腦子不太好,她冷笑:「不是怎麼傳我們,她們只會傳你,要知道,我剛才可是在反抗呢,咱倆的性質完全就不同,你不要自我感覺良好了。」

    陸寒覺得,簡直不能和楚和鈴做朋友,完全就不考慮實際的情況,他嘆息一聲言道:「你這樣,太傷我的心了。」

    和鈴:「呵呵!讓我想想她們會怎麼傳言你,額,一定會傳言你這人十分的猴急,還說傳你不要臉到還沒到洞房的時候就衝進門對我亂來,嘖嘖,你放心好了,這下子,你是一定會出名的。」

    「可是出名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吧?別人還沒有這個機會呢!低調了這麼多年,我也該高調一下了,不然整天看你高調,我會覺得自己失了先機。你先稍微休息一下,我出去應酬應酬,順便看看大家怎麼說我。」陸寒整理了一下衣服出門,就見喜婆滿臉笑意的站在門口,陸寒意味深長:「我看你……大概是活夠了。」

    喜婆撲通一聲跪下,陸寒冷笑:「再壞我的好事兒,我就給你切成段。」

    說完,一甩袖子離開。

    喜婆欲哭無淚,她招誰惹誰了啊!

    等陸寒來到前院,就看大家的眼神都有幾分曖昧,他並不當成一回事兒的言道:「怎麼了?」

    肅誠候尷尬了一會兒,艱澀的言道:「沒事兒!」

    「新郎官到了……」

    陸寒離開之後,和鈴自己坐在哪兒緩和了半響,問道:「我剛才……丟人么?」

    兩個丫鬟也被眼前的一幕打敗了,想了半天,言道:「可能……可能不丟人吧?」

    和鈴嘟嘴:「可能不丟人?這樣不確定。」

    巧音緩和一下言道:「小姐也不用擔心太多,今天您是新娘子,您做什麼都是應該的,其實也沒有什麼啊,誰知道他們這一下子就過來了。」

    巧音幫和鈴將床單鋪好,恢復原來的整齊,他們知道他們家小姐和姑爺是怎麼回事兒,但是別人不知道啊!想到這裡,巧音臉紅,如果是她……會覺得炒雞炒雞尷尬吧!

    嗚!

    和鈴不用想也知道這是個什麼情況了,她索性不多想了,直接言道:「楚雲回來了么?」

    巧月搖頭,「還沒有,不過按照我們約定的時辰,徐先生和楚雲這個時候應該是到了。」

    徐仲春和楚雲假扮了程楓主僕二人前來道賀,和鈴垂首勾唇笑,「我倒是十分好奇他們的臉色。」

    巧音巧月也笑了起來。

    確實,看到程楓來道賀,很多人都是驚著了的,像是王勉,像是裴謙,他們都要嚇死了。人人都知道,新娘子現在正在新房裡,不少人剛才還看見了,呃,看見了……不該看的。

    而這邊,程楓竟然出現了,不是說,這兩個人是一個人么!

    連梅九都蹙起了眉頭,有些不解。

    程楓這件事兒,太詭異了。其實他是知道的,楚和鈴身邊有一個徐仲春,但是有徐仲春又如何呢!他總是覺得現在這個情況特別的不對。就算是有徐仲春,她也沒有必要讓徐仲春找一個人假扮成程楓過來啊!

    也不過就是那麼一瞬間,連梅九都生出了一股子懷疑,懷疑程楓與楚和鈴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畢竟,他其實並沒有見過程楓,或者說並沒有和程楓接觸過,他猜測程楓是楚和鈴,而楚和鈴與陸寒也都認了,可是他們認了,就是真的么?

    要知道,這兩個人總是會出一些幺蛾子的,想到這裡,雖然梅九面上不顯,但是心裡卻腹誹不已。

    徐仲春假扮程楓,破綻十分小,誰讓他與小鈴鐺關係極好呢,小鈴鐺說的對,越是熟悉,越是不容易被人發現,因為小習慣都能學的惟妙惟肖,也正是如此,他的程楓便是王勉裴謙這樣的人都看不出來。

    現在大家腦子裡都在划魂兒,就覺得這事兒太奇怪了。

    不過徐仲春也並沒有在這邊兒待太久,他直接找了陸寒,帶著十分疏遠的微笑,「陸小侯爺恭喜。」

    陸寒知曉和鈴的打算,微笑:「多謝你能來,我以為……你不會到。」

    徐仲春皮笑肉不笑的:「我自然是要來親自恭喜你一下,更是要祝你白頭到老,只是……如若讓我知道你對小鈴、你對楚小姐不好,那麼將來我可不會放過你。」這話說的十分的奇怪,有些人沒有在意,有些人確實覺得這話不對頭,不過大家原本就覺得陸寒與程楓有一腿,便是又覺得,這人是故意這樣說的,畢竟,舊情人成親了,娶了別人,總是有點難看的。

    不過陸寒卻知道徐仲春是為了什麼,認真微笑:「我自然會好好的對待她的,畢竟,這是我明媒正娶回來的小娘子,我們可是天生一對。」

    徐仲春翻了一個白眼,陸寒攬了攬他的肩膀,「走走,找個地方坐下,我敬您一杯。」

    小鈴鐺這樣看中徐仲春,陸寒也知道該怎麼拍馬屁,只是徐仲春不領情,抖了掉他的手,哼哼:「不必了,我這就離開,既然已經道賀了,這邊兒倒是沒有我什麼事兒了。」

    徐仲春也不說太多,很快便是離開,看徐仲春離開的身影,陸寒微笑的看著,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只是不知道,大家的內心已經上演了能排演十場的好戲。

    而這個時候,坐在上首位置上的皇帝倒是有點詫異了,程楓是不存在的,可是現在看來,這又是存在的。如若不是楚和鈴裝扮成程楓這件事兒是他親自授意的,他都要恍惚的以為,程楓與楚和鈴真的不是一個人了。

    雖然不知道這二人之間賣得什麼關子,倒是也不多言其他。

    陸寒挨桌的敬酒,說實在的,還真是沒有什麼人敢灌陸寒,畢竟,皇上還在上面坐著呢,如若陸寒喝倒了,影響了洞房,那麼他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畢竟,稍微多敬一點,皇上都要露出恐怖笑容的。

    還有長公主,長公主也從來都不是善茬子啊!

    陸寒坐下稍事休息,就見一人直接拎著酒壺就過來了,陸寒抬頭,見來人是楚致寧,楚致寧帶著酒壺,直接來到陸寒身邊,將酒壺放在桌上,面上帶著笑,「姐夫,我敬你一杯。」

    雖說是敬一杯,但是卻拿著酒壺,根本就不是一杯就完的架勢。小舅子挑釁姐夫,這事兒允許有!

    大家都看熱鬧不怕事兒大,開始鼓掌起鬨,他們不敢上來敬酒鬧事兒,但是可不會也怕別人鬧事兒,熱熱鬧鬧的才有趣嗎!

    新郎官都沒喝醉,有什麼意思!一時間,不少年輕的更是叫喚起來,恨不能讓楚致寧給陸寒灌倒。

    雖然剛才已經見識了一場奇奇怪怪的大戲,但是現在這才是重頭啊。陸寒看致寧挑釁的樣子,似笑非笑的接過酒杯,「那來吧。」

    致寧為他倒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祝姐姐和姐夫白頭到老。」一口乾了。

    陸寒沒說什麼,也是一飲而盡。

    致寧直接又是一杯,言道:「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面,如果你敢欺負我姐姐,我就直接毒死你。」又是一飲而盡。

    陸寒呵呵笑:「你們家的人,還都有這樣的好習慣。」

    致寧認真:「沒人可以欺負我姐姐,誰要是惹我姐姐,我就讓他死。……即便是拼了我自己。」

    陸寒:「很巧,這點我們倒是殊途同歸,如果有人欺負我媳婦兒,我也讓他死。」一飲而盡。

    「但願你記得自己的話,不然我不會客氣的。就算你多麼厲害,我也不怕。」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一會兒的功夫就將一壺酒幹了,只是聽著兩人的話,只覺得渾身冷颼颼的呢!這分明就是撂狠話啊!

    而且……有這樣喝酒的么?

    這樣放狠話喝酒,真是沒有見過的,雖然大家喜歡熱鬧,但是不是這樣的啊!

    大家都不靠前,只覺得這場景,不是很好,不過陸寒倒是臉上帶著笑意,似乎對致寧十分的欣賞,「往後多來肅誠侯府。倒是也能看我有沒有虐待你姐姐。」

    致寧認真:「我一定會來!」

    眾人內心默默腹誹:陸小侯爺不會是男女通殺,看上人家姐弟了吧?卧槽,信息量好大! 陸寒還是喝醉了,大家深深覺得,這人酒量還真是不行的,如若不然,這麼會醉成這個樣子,陸寒倚在高志新的身上,在他腰間掐了一下,高志新叫喚,「大家讓讓,大家讓讓,我送表哥回去。」

    這個叫喚勁兒啊,生怕別人不知道陸寒醉了一般,陸寒往日里甚少飲酒,旁人哪裡知曉他的酒量,可是大家都不知道,不代表高志新不知道,人家要裝,他便是要做這個幫凶。當然,高志新這個幫凶表現的很好,陸寒一臉的微紅,醉醺醺的樣子,而高志新的大嗓門則是招來了長公主,很快的陸寒就被高志新扶走送回了新房。

    新房之中,和鈴規矩的坐在床榻邊兒,與以往截然不同。許是陸寒之前的語氣太過陰森,喜娘直接就要將接過陸寒,並不讓高志新進門。

    高志新摸著鼻子言道:「你叫啥,等我成親的時候也找你,這也太會幫著新人了。」

    喜婆吃吃的笑,這肅誠侯府的錢,她還真的不怎麼敢掙就是了。

    陸寒被高志新扶到床上,與楚和鈴作揖言道:「表嫂,我先走了。」真是從來沒有這麼客氣的,和鈴微微頷首,並不說話。有時候有些人,便是她多麼溫柔,也掩蓋不了她兇殘的本質。

    在高志新心裡,楚和鈴就是這樣一個人,所以說,他是絕對不會自己作死的。迅速的退了出去,他抹了一把自己的後背,竟然覺得發汗了,怎麼就能不怕呢,不知道為啥,他想到了楚致信。

    對楚致信她都能下得去手,還指不定要算計別人什麼,他要是敢惹這個表嫂,那真是嫌棄自己活的太長遠。

    出了門,高志新很貼心的為他們將門關好,高志新一關好門,陸寒便是睜開了眼睛,低沉的笑了起來。

    和鈴早就猜到他是裝的,也不說更多,只是問道:「沒有人鬧洞房嗎?」

    雖然沒有成親過,但是鬧洞房這種事兒不是千百年來都存在的嗎?別人都有的她沒有,和鈴竟然覺得有點空虛呢!

    陸寒大概看出了和鈴的意思,躺在那裡看她問:「你有這個需求?」

    和鈴認真,「不是我有沒有這個需求,而是別人都有,我怎麼可以沒有呢,不然總是覺得少了點什麼,陸寒,沒想到嫁到你家,竟然連鬧洞房都沒有。」這語氣里的嫌棄也是滿滿的,陸寒好懸一口氣上不來,他費了多少心思才讓大家不來鬧洞房,耽誤他們。
    都市小保安 結果呢,有些人不領情,不領情也就算了,分明就是要笑話他,想到此,他就覺得心疼的不要不要的!

    「那你等我。」陸寒覺得,天底下沒有比他更苦逼的新郎官了,也沒有比他更寵愛新娘子的人了。

    還沒等和鈴反應過來,陸寒已經出門了。和鈴撓頭,不解的看身邊的丫鬟,問道:「他是幹嘛去了?」

    巧音表示自己不懂,茫然的搖頭。

    陸寒去而復返,而且一副精明相,與之前醉醺醺的樣子截然不同,眾人氣的牙根痒痒,只覺得被這個人給騙了。裝醉什麼的,真是太可恨了!

    只是還沒等大家找他算賬,他倒是開始點人了,「你、你、你、你,還有你!多喊幾個人,過去給我鬧一下洞房。」

    眾人頓時感覺一群烏鴉飛過,嘎嘎嘎……

    「哦對,就是按照正常鬧洞房的節奏,對對,你、你,你也過去。多喊幾個人,熱熱鬧鬧的,別人有的,我都要有!」陸寒吩咐完,看眾人傻站著,怒道:「你們快點啊,當我開玩笑么?」

    好吧,他不是開玩笑,只是大家……懵逼了!

    哪裡有這樣的事情,陸寒拽高志新:「你發什麼呆,給我找人。」

    高志新也是一個懵,只是很快的便是跑開找人,這個時候,人最好找了。

    很快的,一眾小年輕就被陸寒帶到了新房門口,和鈴正納悶陸寒死哪兒去了呢,就見陸寒進門,臉上帶著志得意滿的笑容,「小鈴鐺,我回來了。」言罷,坐在了和鈴的身邊,和鈴狐疑的看他,「你幹嘛啊!」

    陸寒一臉的「你懂的」,將和鈴的紅蓋頭蓋好。果然,還沒說話,就聽門口傳來吵雜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