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Ayala Langballe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3 weeks ago

    很快,穀人們包括谷長都被『逼』退向城內。

    此刻巨大的一座五穀峰下方,伴隨「哐哐」的黑衣人帽頂戳穿城『門』聲連起,數個又數十個黑衣人輪流鑿撞不停,陣王城的南城『門』頃刻間變得不堪一擊,之後終於「嘎」的一個沉重響聲被撞開了!

    緊接著,『亂』糟糟的成百上千黑衣人一群跟著一群紛紛越過陣王城城牆飛到城內去。

    當黑衣人們在陣王城南城鋪蓋了小片兒天空的時候,手握黑鐵鑼槌的細高身軀、灰黑衣服之人神情鎮定地,腦袋忽高忽低點動著十分投入地敲打銅鑼穿過南城『門』下方的過『洞』兒踩進拜仙路,朝著遠處的葫蘆府方向一蹦一跳而去高呼:

    「放債啦!放債啦……」

    那聲音漸漸向北傳近,傳入葫蘆府,傳透萬香樓,將陣王趙淑傑傳醒。Q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個時候,越來越多的穀人從約佔陣王城北部小半城那麼大範圍的五米均寬穀人谷中升現,放閃著背後的全黑腐袍上一陣一陣藍光漸漸圍著高大崇仙柱將廣闊拜仙場上空布滿,並在空中各向橫飛著,目視以南。

    而眼下的細高身軀放債人手敲著銅鑼漸步走到了拜仙路的一半兒,毫無停轉之意,且來向越來越清晰,視線遙指崇仙柱頂!

    紅色不長頭髮背向身後的谷長透過滿天亂射的黑衣人身隙猛然發覺了放債人的動機,頓時變得非常難忍,但其雙臂依舊未用,只是把所有穀人中藍光最亮的自己腐袍朝上空力擺,又向後方延伸狂甩。

    立刻,這時所有的半空飛飄穀人都高度警惕起來,並忽地分出了一個大支隊沿著巡城路向東飛遠!在那個有著數百藍膚穀人的大支隊到達陣王城東城門腳下后,徑直穿出去,接著繼續順從彎曲成弧形的「東死道」繞回至南城門跟前,藍紫谷光盛燃著的穀人燈近旁。隨後,緊盯正北方拜仙場上空紅髮谷長身後的巨大腐袍突然垂地一瞬,又驟然揚起前揮,他們連同谷長附近的穀人們便一齊南北對飛,夾堵中間的放債人。

    感覺到了自己銅鑼敲擊出的前方黑衣人們忽然也分出一大部分如長箭一般急射向自己身後的半空,緊隨之聽見後方雜亂的拼殺聲,細高身軀放債人更加投入地敲打自己手提著的草黃色銅鑼,口中連續叫出那三個字之餘間或喊出簡短的呼語:

    「三字鑼,三環鑼。合為聲兵鑼!

    黑衣人,長箭人。都是五須箭客!」

    緊接著,猛然間。停飄在崇仙柱前方的紅髮谷長綠眼睛細瞅發現,拜仙路上緩慢行走著的細高身軀放債人手中的黑鐵鑼槌每在揚起后回落銅鑼中心圓環面上之刻,以銅鑼為中心的鑼聲所能及的大片範圍內圍繞著放債人開始出現整圈整圈的依照聲波傳出波距分佈開的黑衣人,都是如長箭似的細高身軀,千面萬孔的嘴巴周圍全跟放債人一樣,均勻分佈著五條小辣椒那麼粗壯的黑須,手抓點指刀向南北夾堵趨近的空中穀人們頂著盔上的鐵黑箭頭射去!

    放債人手中鑼槌敲打得非常有力,銅鑼之聲傳出的地方黑衣人一批接續一批無止無盡,使得穀人牆內側的穀人們近乎傾巢出動。將整個陣王城南城上空擾得混亂不休。

    眼下東方的朝陽緩緩升起,像往常一樣將此城之中的所有城民和陣王都給照醒。

    萬香樓一號屋中寬高床上的趙淑傑被越來越近的打殺聲惹得滿身怒氣,因為從建城以來他的城中就沒如此不像樣過。而其更在意的是求仙,是拜仙,是延續自己家父在仙鳥寨中遺留的心愿,即帶著他現在所有的穀人和深懷求仙壯志的城民們儘早成仙。

    而每天日出和日落之時親率滿城城民到拜仙場拜仙是作為陣王的他一直不肯改變的習慣。

    但由於被今天大清早谷長告知的不明來客攪得此刻城中烏七八糟,趙淑傑心中極度厭煩,便草草披上衣服威坐陣王棋頂「哐當」一聲衝破自己的大窗戶飛出萬香樓徑直向南。

    眼瞧著自己的葫蘆府府牆外穀人谷中升出的穀人越來越少,趙淑傑震怒了。放喉大呼:

    「不是說就一個不明怪客嗎?緣何出動我所有的穀人呢?廢物!飯桶!無能——」

    遠聞到陣王的暴叫聲,紅髮谷長頓時明白其口中所罵的人正是自己,於是他純藍色的面部一霎冰冷,嘴巴四周和頭髮一個色彩的鬍鬚憤憤吹動。接著在空中向後退退自己身子,又猛然在半空扭轉肩部,使得自己肩披著的寬大腐袍如手撒一般力展甩去前方!緊隨之。從他的放出耀眼谷光的寬大腐袍末端極速朝南城中拜仙路上手提聲兵鑼的放債人穿刺出了一群群藍色、細長、頭部尖銳的長劍,欲逼近其穿殺!

    很快。緊跟谷長的動作,此刻整個葫蘆府前方的半空中各向飛飄的藍膚穀人們紛紛扭轉自己肩部。使身後肩披著的全黑色寬袍如手撒一般力展前甩,對準拜仙路上無憂無慮就要到達拜仙場南端的放債人都從自己腐袍末端穿刺出藍色、細長的鋒利長劍,圍攻!

    這個時候的放債人聲兵鑼中所敲出的個個五須箭客都異常忙碌了,轉眼間由分佈在南城各處上空的位置跟長箭似的飛射回放債人周圍,又都轉身向外,緊握雪白點指刀手急心亂地砍斷一把把刺近的利劍,保護著放債人繼續向前,保護其逐漸靠近拜仙場中央高豎著的崇仙柱,本意卻均在柱頂安卧著的小太陽一般溫暖發亮仙靈!

    趙淑傑坐在陣王棋上來勢洶洶地靠近了崇仙柱,眼觀北半城之南的打殺場景滿臉肌肉極度發硬。可是還沒等到他動手,紅髮谷長雙眼角已眯緊,又看準依舊在不斷敲打聲兵鑼的放債人附近那麼一大片五須箭客人堆,嘴巴張開力呼一聲:

    「腐劍——」

    馬上,從谷長又一次扭肩力展而甩去前方的巨大全黑色腐袍末端穿刺出三把極寬極大,周身放著藍色谷光、腐氣的利劍不針對某一個人卻直接穿進了以放債人為中心的大堆五須箭客群中!

    轉眼,灰黑色衣服前身左胸位置刺著醒目「債」字的放債人周圍的五須箭客們被三把利劍放散出去的大團腐氣彌蓋,身子紛紛腐爛死去,倒地!

    這會兒,名叫「五須箭人」的放債人忽地驚醒,腳步突然停在崇仙柱南腳下,眼睛迅速掃視周圍一遍,之後極有自知之明地右手猛敲聲兵鑼一下,使其一瞬間再次放出附近眾多新的五須箭客,掩護他的身子如長箭般倏地穿射進陣王城西方遙遠的天空里,眨眼工夫不見蹤影!

    「哈哈……哈哈……不過如此罷了!」

    頓時,陣王棋頂衣著不整卻華麗尊貴的趙淑傑轉頭朝自己城西放聲長笑,笑夠了又滿意十分地沖一旁口氣大松的紅髮谷長用力點頭,滿身傲骨。(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此人不是凡物,陣王日後應當加強警惕。」

    稍頓片刻,同樣面朝西方的紅髮谷長對趙淑傑感嘆說。

    「本王已有注意過,他的功法深如仙鳥寨中你我所遇的不見正面怪人,其身雖獨來獨往,卻暗攜無盡藏兵。」

    趙淑傑面部高揚彷彿極有研究地講,

    「而儘管剛才短暫的時間裡本王沒有出手動法,可我細瞅了放債人銅鑼之中敲出的五須箭客們手拿的雪白大刀跟仙鳥寨內被千里移兵術移現的粉綠衣服殺手所持的一模一樣!因此,本王猜測放債人與不見正身綠色寬大衣服怪人出自同一個地方!」

    「他們都意在『仙靈』!」

    最後,谷長指出。

    趙淑傑點頭。

    漸漸地,朝陽高高爬起了,繼續安詳地灑射它柔和的暖光向城中。整個陣王城南城的城民們大清早都被城門外的銅鑼巨聲給敲醒,最初的時候還有三三兩兩的城民鑽出家門口試看究竟,但當拜仙場上空大群的穀人在谷長帶領下南下逼近南城門以及城門外的手提銅鑼人敲擊出一環環黑衣箭客並同穀人血殺之後他們就紛紛逃回屋中了,到後來南城中對戰到最激烈的時候即便朝陽升起到了拜仙時刻也再沒有哪個城民肯出來了,直到現在一切風波平息后。

    如往常一樣,陣王城的南城範圍內所有崇拜趙淑傑並情願追隨他成仙的男女老小城民們眼下一聲不吭,恭恭敬敬地從大街小巷裡走出來,到了拜仙路上非常自覺地都整整齊齊排好隊伍步伐一致地邁向拜仙場中。而由於陣王城的北城絕大部分地方都被葫蘆府佔去了。所以穀人之外的幾乎所有外來求仙草民都聚居在南城。

    當大家都在廣闊的拜仙場內找好自己的位置站好后,高大黃色崇仙柱前方威坐陣王棋頂的半空趙淑傑一個翻身踩落地面上。紅髮谷長緊隨之停在稍後方。接下去,趙淑傑臉部極度抬高仰視崇仙柱頂放出微弱金黃色亮光的仙靈之處三分鐘。之後身子緩緩低俯下去,兩膝面、雙手背面先後貼地,最後整個滿是硬肌肉的潔白面部也著地,兩片手心向天,虔誠地叩拜仙靈,表達他對仙界的極深嚮往,對仙人的極高崇敬和自己連同屬於自己的所有穀人、城民對成仙的熱切渴望。

    緊接著,趙淑傑身後的一切求仙徒包括半空飄立著的以及穀人谷中每位受傷但未亡的穀人全部落地跪下,延續仙人谷中最崇高的敬意。五面貼地,兩心向天,拜去。

    而那會兒同五須箭客交戰之時,受傷的和死去的穀人之所以均被近旁穀人拉去穀人谷乃是為了在谷中獨有的腐氣環境內療傷。但,還有另一種情況,那就是死去的穀人被放在穀人牆內側的穀人谷中可以被其他穀人用於吸收腐能和其爛化后的腐氣,練就更強大的腐術!

    當拜完仙靈后,大家都隨陣王緩慢起身,之後紛紛散盡。

    趙淑傑靜靜地立在崇仙柱跟前很長時間。感覺剛才已經由谷長帶領眾多穀人殺滅一大批同當年闖入仙鳥寨的那些手拿刀背上生有水紋狀波浪扭曲雪白大刀的一樣的欲搶奪仙靈之人,雖然還談不上報了仇,卻也算為十多年前死去的自己家父和數百求仙徒解了心頭之恨。因此,他心情一下子變得非常好。雙臂大張,頭部上揚瘋狂長笑,等笑完了對一旁的紅髮谷長說:

    「本王看是時候為衝破『仙門』探路去啦!」

    //

    有些深秋蕭瑟味道的此刻寂寞山外。煙霧繚繞的彎彎曲曲寬廣無憂河流淌依舊。河邊那塊黃綠色光亮大石頭除了被無憂女衣袖中藏著的寫意紙用於向世人傳示字語外,還有另一個重要用途。就是同寂寞山遠西方的沽園城上空靜靜浮動繞轉著的夜明環內環明燈一樣,用作「拒邪」。被稱為「拒邪石」!它是跟仙鳥寨中卜香葉一樣的,打破近千年中以「燈」作為拒邪物傳統的另一奇物。

    眼下的拒邪石西方即無憂河的正前方廣闊的大片平坦地方里沒有高大樹木,經歷了三季繁榮的小草們多已變成黃白色,枯萎,卻使得此時的這裡看上去似乎是一塊別有意義的用地。

    拒邪石正東方一條清涼無憂河隔開的對岸那小片兒略平的石地表面被那個佳人的輕盈腳步踩出了光亮,踩得自從寂寞山深處的大田到來之後那兒再也寸草不留,不生!

    這時的寂寞山深處那條有些寬闊的地勢顯低乾涸山谷邊兒南部,扁圓形的白石頭頂部盤腿面向北部直溜溜坐著的大田雙眼緊閉如舊,兩耳耳位高過眾神、佛祖,兩條筆直長眉**太陽穴之顛,天庭滿,地閣圓,黃白色的寬大衣裳在身體兩側安靜地垂著。他左手平伸肚前,掌心向天,右手拇指和食指緊捏住那顆璀璨珠狀物,其餘三指彈開在前。珠狀物底部生根,頂部冒芽,且此刻芽的端處已經朝左右各伸展出了一小片天藍色葉子,兩葉子中間新的嫩芽向上頂出。

    眼下大田頭部兩側濃黑長發逆旋出的兩個大旋度深渦內部正緩慢均勻地向外泛發一朵朵銀白色大旋光,其左手心正上方被緊捏著的寂寞子側面上三個金字閃閃發亮。

    大田努力禁忍著內心深處的寂寞,而雖然體貼溫柔又對他痴心要死的絕美無憂女每日都會到來身邊陪伴他,但大田一直將其視作陌生人,時間久了更覺得其就宛如一縷陽光、一陣翩風一樣,圍著自己繞得再久也不過心外之物,減輕不了他思戀李文芸的寂寞和孤獨。

    而每當寂寞山中黃昏時刻到臨,山內陰氣和陽氣衝撞最激烈不適合修鍊的時候,大田更是從未睜眼看過自己身旁真正貌美如花的俏麗女子,卻在此閑暇之餘時常想起和李文芸的點滴過去,一旦想到了傷心處,他盤坐著的扁圓形白石頭對面寬闊低洼的乾涸山谷上空便會淅淅瀝瀝地飄灑下綿綿細雨。(未完待續。。)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但等到大田重新投入修鍊中而不再憂傷之時,對面山谷上空的細雨便停,且谷中的水流很快散去,滲盡。

    眼下的寂寞山山內、山外正是秋陽普照,陽氣最盛,「強陽」的極佳時候,所以大田也最投入。他堅信李文芸依然活著,因此他百般苦心修鍊「寂寞仙術」,他一定要等到她回來,再向其表述真愛。

    清涼甜潤的寬長無憂河底部,淡紫色衣裳的無憂女正非常耐心地忙著自己的東西,縴手點動,身子滿河底跑著彎下又直起,做她認為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情,也是比銀木樹和銀木豆更能蘊含她情意的一件寶貴物品。

    一連幾座起伏綿延、青翠高幽的奇山深處,心臟形狀葉子的爬得滿處山石表面的忘情草還是綠油油一片片呢。而山的周圍稀稀疏疏地生長著天然銀白色樹榦的高大銀木林。

    秋陽偏斜的時候,平靜祥和的寂寞山外突然從遠西方天空里飄現一大群肌膚和頭髮多是冰藍色的穀人們,在他們的陣王和紅髮谷長帶領下,豪氣沖沖地朝無憂河方向飛來。

    「哈哈……果然是一塊奇美的地方!」

    黃色陣王棋棋盤上,衣著華麗的趙淑傑定睛遙望,一邊放聲盡情地高喊。

    當來到無憂河前方那片很大的平坦土地上空,趙淑傑一個縱身從陣王棋頂跳下,匆匆轉身向周圍環顧一圈,之後大步朝無憂河邊邁去。

    停在黃綠色光亮的「拒邪石」一旁,他低頭俯視急流緊繞寂寞山的河水片刻。忽地發覺那水很清,很澈。而雙手做成兜兒狀捧起一捧送近嘴巴一飲,還很甜。很涼!

    她養你呀 立刻,趙淑傑抬頭細望聞名天下的寂寞山上,不住點頭講:

    「看那山之奇,瞧那草方綠,瞅那木之稀,就可以肯定這是個藏寶貝的好地方!

    家父當初巧取無憂女體內的仙靈,真是聰明到了極限!」

    他的最後一句話剛剛說完,寬闊急流的無憂河水中煙霧繚繞之處突然飛出一個靚美的身影,穿入那深山之中!

    「啊!如此佳麗!居然可以賽過我囚色園中所有上千女子之美!」

    馬上。趙淑傑臉部硬肌肉倏地發軟,同時雙眼久久注視著無憂女飛進山林的方向,情不自禁地叫出:

    「無憂!她一定是無憂!傳言十多年前就無比迷人,想不到十年後依舊!」

    「她可是有著歷經三百年未衰的荷瓣兒般出水面容。」身旁的紅髮谷長提醒道。

    「是嗎——」

    趙淑傑一聽極力抻長自己脖子向寂寞山中,隨即萬分興奮地大展自己高傲的寬臉龐露出白牙笑呼:

    「小美人不要懷恨在心哦!家父當然是曾對你無禮,但你不就是想成仙嗎?本王可以滿足你的要求!只要你做了本王的嬌妻,那麼本王身攜仙靈衝破仙門后,便能帶著屬於我的你一同成仙!」

    話講完,趙淑傑扭頭對身後的所有穀人眨動眼睛徵得他們一致讚賞后。又轉眼望著青翠幽靜的寂寞山中高聲勸慰一句:

    「化干戈為玉帛!無憂姑娘何樂而不為呢?哈哈……」

    之後,他猛地跳起坐落陣王棋上,帶領眾穀人嗖嗖地飛往無憂河頂。

    但猛然間,寬闊的無憂河河面上鑽射出一顆顆銀亮的大珍珠。倏地從他們身邊擦過穿遠。

    「哎,哎珍珠!別跑啊!」

    半空陣王棋上威坐著的趙淑傑還以為那是無憂女為迎接他的求親特意準備給他的厚禮呢,揚臂搖身亂抓而喊!

    但猛然間。跟他一樣慶幸放慢飛速的穀人們一個緊接一個紛紛被水底飛上去的大珍珠射穿胸部掉落河中!且不管穀人們是死還是傷,掉進河裡后就再也沒浮上水面。

    「無情!刁蠻!狠毒!」

    頓時。陣王趙淑傑急眼了,每大呼出兩個字都長臂怒指深山內部隱藏不見的無憂。

    緊接著。他的黃色平穩陣王棋底部

    「乓乓!乓乓乓乓……」

    開始響起一聲聲,一陣陣,很快連續不停的劇烈衝擊聲!那衝勁兒老猛了,衝撞得他身下棋盤左擺右晃,晃得他渾身上下緊張失措,因為如同自己的穀人們,他現在的身子只要掉進下方的無憂河中就別想再上來了。

    而本以為所見的無憂河就是他們在岸邊感覺出的寬度,趙淑傑遠遠沒有想到此刻的他越是往寂寞山儘力飛,身下的河面就變得越是寬闊!眼瞅著自己威坐著的陣王棋就要被大珍珠衝擊得歪倒,趙淑傑趕緊使陣王棋棋盤向遠山邊上極速延展,伸長,好不容易才搭出一座黃色棋盤架空而出的長橋抵達對岸,隨後他腿腳慌忙倒騰瘋跑狂顛過去!而這時巨大陣王棋下方的大珍珠雖然仍不放鬆地撞擊,卻似乎撞不動了。緊隨趙淑傑,其餘半空飛飄著的穀人連同谷長紛紛踩落陣王棋的大長橋頂,追趕陣王的步伐逼近寂寞山,登去。

    當他們所有人都出現在無憂河東岸邊上的略平小片山地上且在陣王引導下欲快速衝進山中之時,他們左方的起伏不平山地表面突然現出一顆銀亮的光點,隨之附近不遠處又出現一顆!緊接著,這兩顆銀亮的光點位置里突然有兩群緊密無間、長著天然銀白色樹榦的茂密銀木樹從山石表面鑽出來,擋住了他們前進的路線。

    「太奇怪啦!這石頭上還會冒出參天大樹來!」

    趙淑傑寬臉龐上一股股凸起的硬肌肉繃緊,想不明白。

    緊接著,他帶穀人們圍繞寂寞山向北走過一段距離,又猛地坐上陣王棋朝山中飛去,穀人們亦同。但不料他們這會兒身下的石頭表面上也忽地出現幾顆銀亮的光點,接著又眨眼工夫從山石表面冒出更加高大濃密的銀木樹擋住去路!

    趙淑傑頓時惱怒了。

    「都給本王沖!」

    他一聲令下。

    隨後,紅髮谷長帶頭,領著所有別的藍膚穀人直接鑽進了高大茂盛的天然銀白色樹榦銀木林中,在裡面仔細尋找進入山內的入口。(未完待續。。)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穀人們在高大陰暗的銀木林中慢慢飛行,左顧右看,忽見前方一道道明亮光線射來,他們急著朝那邊飄去,可是一直飄過很久很久后,身旁擦過了數之不盡的粗大銀木樹,但前方明亮的地方卻越來越遠,當他們累得筋疲力無之時射進來的明亮光線都突然消失!

    穀人們詫異了,在陰暗的銀木林里東張西望,忽地又見明亮向外的類似出口地方,便再次不顧一切地飛去,直身不停,但在更加疲憊的時候那光線又消無了。

    谷長停留在銀木林樹隙間腐袍緩緩擺動,環望著附近的銀白色有圓紋的樹榦一棵棵,一群群,他藍色的面情失意。

    接下去,他們周身附近的銀白色樹榦們猛然開始滿山石表面移走,穿動,動得所有穀人綠眼睛茫然不清!

    在一個混亂不堪的突然時刻,每個穀人周邊的高大銀白色樹榦表面的圓紋狀樹皮變軟開動,張出巨大的黑口,一瞬之間將其紛紛吞食進樹中!

    緊接著,絕大多數穀人被寂寞山山石表面鑽出的參天銀木樹帶回地下,消失進山石里不見!

    但只有,紅髮谷長一人敏感力強,應變迅速,同樣發現身旁銀木樹銀白色樹榦上的圓紋開動之刻馬上動用強大的腐術,吹爛,而事實上眼下也僅有他強大的腐能能夠吹爛將他緊緊吞沒的銀木樹參天樹榦!伴隨一片木屑飛末被吹出,吹散,散盡,整個無憂河東岸附近的山石表面翠綠色的忘情草群都被覆蓋了。此時的來客們只剩山石上空旋身而起的紅髮谷長和山石邊際處低空威坐陣王棋頂吃驚不堪的趙淑傑!

    緊隨之,高高在空中的紅髮谷長臉表冷峻,紅須吹動,眼神滿含殺力地俯視下前方寂寞山中,他自己寬大的腐袍忽然放出一閃一閃很強藍亮。接著猛地朝上空力擺,又向後方延伸狂甩。

    沒多會兒工夫,一連幾座的、起伏連綿的青翠高幽寂寞山遠西方向再次飛現數百名身披全黑色寬袍、藍色肌膚的不長頭髮穀人,疾風一般直衝無憂河飄來!

    見之,陣王趙淑傑不禁手拍棋盤仰頭大笑,笑聲響徹整片寂寞山中!同時,在他手拍棋盤的一刻那盤面又一次向西岸伸過無憂河河面急速延展!當然,河水下方重新穿出密集銀亮的大珍珠,一堆堆,撞擊在棋盤底面又墜落河中。卻阻止不住穀人們平靜安然地從黃色陣王棋棋盤上空飛穿而過,到達寂寞山邊際,紅髮谷長的身後。

    這個時候,衣著華麗的趙淑傑威坐陣王棋頂也快速高升,趕到谷長前方,之後俯望下面山內,看到地勢偏窪處的寬闊乾涸山谷,又歪頭側腦地隱隱約約發現了谷邊銀木林淺處盤坐扁圓形白座石上部的長發、黃白寬衣大田,正專心修鍊寂寞仙術。

    緊接著。整片寂寞山周圍的山石表面同時顯現出雪白晶瑩的一閃一閃全部三百顆「光點」,滿山移動。轉瞬忽聽:

    「銀木豆!真情豆!護我山神左右!」

    一陣滿山回蕩的激昂甜脆純美聲音,立刻便見整個寂寞山中都眨眼工夫從山石表面鑽出密密麻麻、一絲縫隙不漏的高大粗壯銀木樹!使穀人們完全看不清了樹林下方是何物。

    就在趙淑傑連同谷長、穀人們感到迷茫、疑惑的時刻,清澈、急流的無憂河河面上突然起風。起了史無前例的大風,將寬闊的河中河水吹起一汪汪、一團團到深空,到穀人們的高處頭頂,又一瀉而下將一批批穀人拍落。拍進茂密無縫的參天銀木林中。那些穀人隨之又一次被天然銀白色的樹榦表面圓紋大口張開吞食。而且,一汪汪、一團團的威猛河水拍著穀人們砸進林中的同時也極力撞擊地表的山石,撞得其「嘡嘡」烈響。將有的地方石面還撞裂,撞碎!巨水濺得周圍大片樹榦、大群樹腰滿是水渣,發出躁亂的雜聲。

    當更多更大的無憂河河水一層層從河面掀起,浮升,沖拍往高空中直身飄停著的穀人們的時候,紅髮谷長將自己身後的寬大腐袍下垂一瞬,又猛地前擺正指剛才所見的寂寞山中大約低洼乾涸山谷邊際盤坐扁圓形白石頭上之人的位置,一邊張口力令:

    「捉情而入!」

    馬上,其後方高空所有的穀人頭部擠頭,圍成一個巨大的圓環狀「人圈」,之後群撲向下方,對準大田修鍊的地方,而其嘴巴周圍的紅色鬍鬚都被劇烈吹動,眾穀人嘴巴合在一起朝那個方向吹去一股強勁的雄風,隱隱可見,迷離變幻,那風颳得一陣蒼灰,一陣潔白,當刮到下方高高向上聳立著的茂密銀木樹樹梢位置時,徑直將一片片、一層層、一堆堆濃綠的葉子連同細小的枝莖刮爛,刮碎,刮成塵灰並不斷向下逼近,欲逼殺在苦心修造的大田之身!

    眼見著那「腐風」吹過了樹梢,吹削了天然銀白色的樹榦,已經吹下樹腰,整片豐滿的寂寞山深處所有由銀木豆鑽生而出的高大參天銀木樹轉眼消失,只剩原始之初的山間本有濃綠。幾乎同一時刻,完全顯露出來的寬闊乾涸山谷北岸的高山斷壁面上跳現如頑皮小孩子的上部拱形,兩側筆直,看似僅容一人通過的純白色門影,又猛地蹦離高山斷壁,趴在半空浮過乾涸低洼山谷的上空,平行著飄往更遠的山處,繼續一跳三躍奔跑。

    「哈哈!仙門!仙門——」

    突然,高高在上的威坐陣王棋頂趙淑傑彎刀形狀的寬眉大揮,煞白的牙齒齜出一臉驚喜而呼:

    「原來我可以提早成仙!」

    這一串歡聲過後,趙淑傑不顧一切地驅使著陣王棋沖向滿山遊走不定的輕盈仙門,同時他左手緩緩伸進懷兜,小心翼翼地掏出了金黃光亮、圓而熱乎的小太陽般仙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