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Ayala Langballe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2 weeks ago

    一聲嬌喝中,鸞欣衣裙之下竟然流動出無數纖細暗色紅光,手背上的牡丹刺青也是如同充血般無比艷紅,卻也是顯得分外詭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很快,抑制不住的暗色紅光直接透過了她的周身衣裙將整副刺青印在了外側,衣襟正中處是一朵盛開在無數骷髏血海之中的奇異花朵,分出的枝葉將無數小上一號的花瓣或是花蕾蔓延向她的四肢。

    那圖案的精美,仿若是一副大師之作,醞釀多年後大揮毫墨留下的傳世丹青。

    不過在此刻,更多的卻是妖異與一股不詳的恐怖氣息,以至於抵在雙劍交叉之處的星塵淚都在微微顫抖,也是引來風韌的暗暗一驚。

    這樣的詭異波動,他曾經感受過……湮世閣的變異物種,以及那些亡靈生物身上,都有著類似的氣息,來自亡者的死亡哀怨。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給我滾開!」

    雙眸里也是多出了一抹赤色,鸞欣雙劍一開,澎湃的勁力驟然咆哮,風韌連人帶劍一齊敗退,無數血色勁風緊隨其後,狂暴無匹。

    「似乎,比想象的要有些棘手。」

    風韌一嘆,手腕扭動將星塵淚劍刃側起,經脈中其實早已蓄勢完成的勁氣奔騰放出,璀璨星光凝聚於那支冰冷劍刃之上,就勢一削。

    亂舞星河劍,青刃橫空黯星宇!

    霎時間,星光收斂,留下的只有一弧空前凜冽的劍氣掃過長空,呼嘯中的一絲劍意仿若直接將空間切割成兩截。

    劍勢盡時,血色波動從中間裂為無數碎屑,也是將躲在遮掩后鸞欣不可置信的臉色重新暴露在風韌的視線之中。第一時間更新

    「本身就是兩戰之後的勞累之軀,被我微微一激出手如此沒有分寸,不計代價只用殺招。你就沒有想過,這種純粹進攻的招數一旦被破,是何後果嗎?」

    風韌淡淡說道,星塵淚再次爆發出一陣疾風驟雨般的攻勢,落下之刻劍氣激蕩。

    逆道劫劍,暴雨流星。

    「還用不著你來教訓我!」

    鸞欣冷冷一哼,兩柄刺劍在手中一轉,而後共同刺出迎向了風韌的這一劍。

    剎那之刻,她周身的刺青也是閃爍出一陣更加詭異妖艷的紅光,隱隱中好像看到其雙腕上血霧翻騰,盛開著滴血牡丹的枝葉纏繞在她手掌上一直蔓延到雙劍上,突如其來的詭異波動直接注入到劍尖之中。。。

    乒!

    刺劍的一雙劍尖破開所有劍影,直接抵在了星塵淚劍尖之上,分別爆發的兩股勁力瞬間竟然分庭抗禮,旗鼓相當。

    不過緊接著,刺劍劍尖上卻是將那滴血牡丹連同著它的枝葉一同繼續蔓延,纏在了星塵淚劍刃上。每繼續前進一寸,劍刃上的寒意與凌厲便是潰散一分。

    同時,風韌也發現他重新注入到星塵淚之中的勁氣卻如泥牛入海,再也釋放不了哪怕一絲一毫的鋒利劍風去斬開劍刃上纏繞的若隱若現的枝葉花瓣。

    很快,那血色的枝葉已是蔓延到劍柄處,風韌不敢繼續耽擱,猛然鬆開放開了星塵淚,抽身便退。不過似乎還是慢了一點,帶有著麻痹感的刺痛從他右手虎口處傳來,低頭一看,上面赫然多出了幾點細小孔狀創痕,好像是被什麼小動物咬過一樣。

    剎那之後,一抹淡色金光從雙眸里閃爍而出,風韌低聲一吼,渾身上下波動出一股淡色金光。

    滄海龍吟,金鱗映日破千邪。

    頃刻間,幾股血色霧氣從他右手的傷痕中冒出,被金光灼燒之後還留下一抹詭異暗紅在空中沒有徹底消散。

    不過,他手上的不適感卻是隨即消散大半。

    「不錯嘛,還有這種手段。但是我想看看,你究竟有機會動用幾次!」

    不知何時,鸞欣已是形如鬼魅般浮現在了風韌身後,右手刺劍倒持朝著他側頸惡狠狠一釘。第一時間更新

    至於被奪去的星塵淚,則是直接被她拋下了長空。

    不敢再去硬接,風韌晃身一避,很是極限地躲開了這一擊。同時在半空中翻身抬腿一踢,正中在鸞欣左腕之上,也是阻礙了她另一柄刺劍的追擊。

    趁著這個間隙,背後十片永恆自由翼就勢一振,風韌躺在半空后滑飛掠,瞬間將彼此間的距離重新拉開百米。

    而鸞欣倒也不去追擊,直接懸浮在空中遠處,那對刺劍也是消失在虛空中。十指攤開,如同孔雀開屏狀緩緩上揚,從她身上波動而出的暗紅色於身後凝為一對百米多長的巨型蝠翼,血光閃爍中一開,赫然裂為六片。

    緊接著,她雙手結成印結橫於胸前,一點猩紅於雙手掌心中迅速洶湧翻滾而出,在自身前面化為一朵巨大血色牡丹,花蕾末端的無數凝形枝葉將鸞欣的整具嬌軀以及背後的六片撕裂長空的暗紅色蝠翼全部連接為一個整體。

    天穹下,恐怖的詭異氣息更加濃郁,圈圈血色回蕩中隱有怪嘯哀嚎之聲。

    「就用這招九品下等武學,讓你徹底消失於天地之間,作為那樣惹怒我的代價!」

    鸞欣的整張小臉也是大半被枝葉附在肌膚表面,唯有兩點充滿著慍色的目光穿過層層遮掩,跨越百米距離直接鎖定在風韌身上。

    「你現在的這個樣子,還真是丑啊。血海盟的招數,果然有些古怪。不過,並不代表著我破不了。下一招,也到了分勝負之時。」

    風韌上前一步,右手於虛空中抽出一道赤焰火光,焚寂涅炎赫然握在手中。

    泛著赤光的炙熱劍刃朝天指出的瞬間,無數翻滾烈焰洶湧爆發,直接在半空中凝聚為一隻遠古巨獸,穿越了上千年時光的暴威再次降臨在這片天地間,與劍勢與赤焰融為一體,共同化為震天裂地的威嚴咆哮。

    鎖幽刑決劍,夢魘煞。

    那一刻,至尊樓的長老們又是一臉憂慮地懸浮而起,紛紛著手開始布下防禦結界,生怕這次的碰撞又能夠爆發出足以摧毀冰焰谷的波動。

    也就在他們剛剛將防禦結界完成了雛形之刻,風韌與鸞欣的最終碰撞也是轟然展開。

    六片蝠翼最大幅度展開,伴隨著血色牡丹的盛開,無數花瓣飛舞長空,但是一股陰冷的毀滅之意也是隨之爆發,無數道纖細血光破空擊出,好像從血海深淵中冒出的勾魂鎖鏈,一旦纏上任何生命體,都會將之徹底拖入到死亡的無盡之中。

    在她對面,風韌也是一劍刺出,受到感應的凝形巨獸渾身上下赤焰更加沸騰,澎湃的火海嘯出無數恢弘劍勢。

    那一刻,近乎天崩地裂,劇烈的碰撞爆裂出無數強橫波動,凜冽勁風席捲長空。

    就算是已經完成了初步結界防禦的至尊樓長老也顯得有些吃力,不得不使出全力去抗衡這樣的一次波動。

    轟鳴聲中,鸞欣大口喘息著,帶著獰笑望向前方的大片血海,縱使其中還冒騰著無數簇赤焰也根本不在乎。因為,她已經看到風韌喚出的那隻巨獸哀嚎著葬身在自己的這一擊之下。

    然而,一抹不詳的感覺迅速浮上鸞欣心頭,她下意識扭頭一望,雙眸驟然一陣劇烈收縮。

    「怎麼可能……」

    明天開始便是2014年的最後一周,也是2015年開始的第一周。一直被人吐槽更新太慢,索性在這個辭舊迎新的一周里雄起下。下周每天保底三更,9點,17點,21點。1月1號那天更有驚喜爆更,敬請期待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ads–> ?只見一道赤色劍氣將血海撕裂,風韌累累傷痕的身影竟然直接從中竄出,怒吼中手中焚寂涅炎一轉,炙熱的劍尖凌空刺下。

    「沒用的!」

    鸞欣哼道,震驚歸震驚,可是她動作並不慢。有些發麻的雙手再次化成印結一撇,依舊近乎枯萎的那朵牡丹方向一轉,很是勉強綻放放新噴吐出的三片血色花瓣,化為一灘暗紅色屏障攔在身前。

    「這句話,應該我對你說才對。」

    風韌冷冷說道,劍勢已然落下。

    鎖幽刑決劍,焚寂滅絕!

    鸞欣最後的防禦遇上這樣的一招,根本形如虛設。

    鋒利的劍尖輕而易舉貫穿了她最後的寄託,已經過分透支的軀體短時間內根本無法進行有效的後續反抗,只能望著那炙熱的赤色劍氣吻過自己的軀體。。。

    劍落,風韌已是錯身掠到鸞欣身後,一線炙熱的赤色流光從對方身形中穿過。

    剎那之間,赤焰洶湧,最後的枯萎牡丹連同著被斬裂的枝葉還有那六片蝠翼轟然破碎,潰散的勁氣直接在空中焚燒殆盡,化為虛無。

    但是,真正落在鸞欣身上的劍痕只有淺淺一道,雖然位於側頸上,卻是根本不足以致命。

    「你輸了。」

    收劍,風韌背對著鸞欣,抬手拭去嘴角流下的一抹猩紅。

    鸞欣臉上的表情也是凝固住了,不敢置信地立在原處。遠方,之前最後一擊碰撞的波動還在,明顯是她的招式佔據上風。

    不過,那已經與最後的結果無關了。

    「原來,那樣威勢浩大的一擊都不過是你迷惑我的虛招。真正的殺手鐧,只有最後的一劍……不惜把自己都弄傷。」鸞欣合上雙眼,無奈一笑,眉宇間的慍色倒是已經褪去。

    「很有意思的一場的比試,我輸了,無話可說。確實,平時的我有些託大自以為是,殊不知天外有天。興許,這戰回去之後,我幾年的瓶頸都可以有些動搖了。謝謝你,無論是最後的手下留情,還是這精彩的一戰。」

    鸞欣朝著風韌緩緩一躬身,臉上已是一片祥和,在無之前的驕橫。

    感覺到了對方的動作,風韌急忙轉身想要伸手去扶起她。。。

    卻不曾想到那一瞬間一抹狡黠的微笑挽起在鸞欣嘴角,她突然雙手一攪纏在風韌毫無防備的雙腕上,同時身軀前傾,在對方完全出乎意料之下撅起櫻唇在他臉上輕輕一吻,笑道:「留下個記號,下次還有機會的話,一定會再來討教的。」

    說罷,她仰頭一笑,揚長而去,直接飛離了冰焰谷,只留下愣在原地的風韌不知所措。

    當反應過來之時,風韌也已經是看不到鸞欣的身影的,不過卻能夠感覺到周圍望向自己的目光中多少有著一絲羨慕以及……嫉妒。

    可是,感覺更為明顯的卻是一股熊熊燃燒的憤怒,而且就在他背後。

    「小風韌,你是不是覺得該和我解釋些什麼呢?」

    霍曉璇陰沉著臉,不知何時已是站在了風韌身後,口氣有些冰冷。第一時間更新

    風韌無奈搖了搖頭,轉身去捏了捏對方的小臉,回道:「過程你都看到了,事發突然,我根本來不及反應。還有,我不是說了不准你離開那個位置的嗎?」

    「不許轉移話題!無緣無故怎麼可能一個女人當著這麼多人面吻你?
    妖寵天下無雙 老實交代,這些天你不在我身邊的時候,是不是去找她了?」霍曉璇一把扯著風韌的衣領將他的臉扯到自己臉前,壓低著聲音說道。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自然也不像把事情鬧太大。

    「若是早有交情的話,剛才怎麼可能打得那麼拚命?」風韌挪開了霍曉璇的手。第一時間更新

    而在這個時候,關昀卻是如同幽靈般飄了過來,幽幽插了一句:「那是血海盟的規矩。如果女弟子在外歷練時輸給了一個男人,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殺了他,要麼嫁給他。從剛才那一吻來看,這次應該是後者。」

    「你來添什麼亂啊!」風韌咆哮道,可是也感覺到一股寒意正在無形中蔓延。

    「看樣子,只有殺了那個女人才是唯一辦法了。」霍曉璇冷冷嘀咕道,可是腦袋上卻被風韌猛然一拍。

    「你的小腦袋裡整天到底都在想著些什麼呢?中域這麼大,說不準以後再也見不到她都可能了。再說,實在不行我躲著她還不行嗎?」

    聞言,霍曉璇抬手指著風韌的鼻尖說道:「記住你說的話。」

    一把抓住將霍曉璇的手握在自己掌心裡,風韌笑道:「那當然。再說了,她又哪裡比得上我家曉璇呢?」

    「咳咳咳,你們要秀恩愛換個地方行不?這裡的人似乎有點多啊。」關昀急忙提醒道,也是讓風韌與霍曉璇迅速放開了對方的手。

    「等著,我把這裡的事情料理完再說。」

    風韌轉身離去,腳踏虛空走向了至尊樓的那位副宗主。而後者此刻也是懸浮到了同等高度,林零已經站在了他面前。

    現在,是宣布這場盛典比試最終結果的時候。

    不過就在副宗主開口前,風韌卻是突然抬手示意自己有話要說,得到同意后隨即開口道:「我想問一下,最後的獎勵是獲取進入冰焰池的資格,合計兩個,但是並沒有明確規定是兩個人吧?」

    聞言,副宗主詫異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只想知道,這場盛典的最終比試,應該還不算結束是嗎?如果我把他也擊敗了,那麼兩個名額都是我一人的了,對嗎?」風韌抬手一指身側的林零。。。

    頓時,林零與至尊樓副宗主都是眼神一變,不敢相信風韌的提問。

    過了好一會兒,那位副宗主才反應過來,回道:「確實如此。不過以你現在的狀況,竟然還想接著繼續挑戰他嗎?」

    「當然。第一時間更新」風韌瞥了眼下方正望著自己的沈月寒與霍曉璇二女,接著笑道:「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對你們第三個據稱是早已內定給自己宗派弟子的名額也感興趣。若是勝出了這一場,能不能約個時間,與他再斗一場。以各自手上的全部冰焰池名額作為賭注!」

    此言一出,全場震驚,唏噓一片,不過大部分都是在嘲笑風韌的自不量力。

    而副宗主卻是點頭道:「可以。」

    他心裡一陣暗喜,如果真如風韌那麼說的話,就連之前想要奪回冰焰池名額的后招都無需使用了。為了不失信於這些在場之人,想要奪回來,就只能靠著正規的手段。

    那名內定的弟子,他可是絕對放心的。

    對此,林零終於開口,說出了他來到冰焰谷后的第一句話:「若是我贏了,兩個名額也用不了,還是還你一個好了。也就是說,接下來的這場比試,你輸了也不會失去什麼,權當是作為現在你我狀態的不公平的一些補償。」

    「多謝。」風韌拱手作揖道。

    緊接著,他一把掀去身上那件累累創痕的長袍,重新從儲物戒指里抽出一件嶄新的披在身上,修長的下擺在烈風鼓動下獵獵作響。

    然而,林零卻是抬手一擋,回道:「等會兒,我終究還是不想勝之不武。既然要打,就好好打。明天中午,再分勝負,給你一天時間休息。到時候,無論你恢復得如何,我都不會再讓步的。」

    鳳逆天:殺手狂妃 說罷,他轉身便走,落回到了廣場上,穿過人群朝著客房而去。

    一路上,儘是敬佩的目光望來。

    「倒是一個坦蕩的真漢子。」風韌也忍不住贊道,同時反而對於自己這個狂妄的請求多少感到一絲悔意。

    「小子,為了自己的紅顏做到這一步,你倒是個性情中人。這份年少輕狂,真讓人懷念。」那位副宗主自然也是留意到了風韌之前的目光望向何處,不由淡淡一笑。

    「其實,這樣的結果目前來看,不也合了你意嗎?」風韌也是淡淡一笑。

    副宗主饒有興趣地回道:「這麼說來,你是猜准了我一定會答應?」

    風韌笑道:「當然。本以為手到擒來的獵物最後便宜了別人,無論如何都想搶回來不是嗎?只是,最終的結果究竟怎樣,還不一定。」

    「我倒希望是我預想的那樣。」副宗主也是微笑一直掛在嘴邊,不曾散去。

    「到時候,一切讓事實來說話吧。」

    風韌揮了揮手,落回到廣場上,看著迎上來的霍曉璇與沈月寒,攤手笑道:「這下好了,我們三個都有名額進入冰焰池了。」

    誰知,霍曉璇直接雙手叉腰喝道:「你到底想做什麼?本身已經到手了,你卻要把它扔掉嗎?萬一輸了的話……」

    話未說完,風韌的手指已是按在了霍曉璇柔軟的雙唇上,聳聳肩道:「你就這麼不放心我嗎?即使是剛才的一戰,我也沒有動用全部實力。」

    霍曉璇一哼,回道:「你總是這樣自作主張,根本不考慮自己!」

    而沈月寒則沒有這麼大反應,只是輕聲說道:「謝謝。不過,最後一場還是算了吧。若你能夠與霍曉璇一人一個名額,已經夠了。沒必要再為我冒險去搶最後一個。至尊樓內定的唯一名額,那個人註定實力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