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Ayala Langballe posted an update 2 months, 3 weeks ago

    「等你真正贏了再說吧。」

    雅妖的意志散發出這樣一股波動。

    「嗯。什麼意思!?」血菩薩如此想著,然而就在這時,大坑地石頭當中忽然之間傳出一個冷笑聲。

    「呵呵,你就只有這點本事嗎?恩?血菩薩?你與你姐姐差的太遠了,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人物。你竟然不屑承認雅妖是你姐姐,其實,你這個廢物根本就沒有資格叫雅妖為姐姐,你只是一個垃圾而已。」

    與此同時,忽然之間一個身影從土壤之中宛如大炮打出去的子彈一般飛了出去。這道身影直接騰空而起,正是葉小凡。此時此刻,葉小凡雖然有些狼狽,不過並無性命之憂。衣服有些破爛,宛如海潮,海浪一般地意志竟然變得稀稀疏疏,不足原來地三分之一,可見,在血菩薩這招之下,葉小凡的意志損失量有多麼地嚴重。不過,葉小凡並不介意,他的意志正宛如細胞一般分裂著,生長著,最多一個小時自己的意志就會恢復原狀。

    「你沒死?你地意志竟然在以肉眼地方式生長,怎麼可能呢?」

    葉小凡沒有死,也沒有受到多大的重創已經讓得血菩薩為之震驚了,如今他竟然看見葉小凡的意志竟然在宛如生物一般生長,肉眼可見,非常神奇,令人震驚。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意志可以進行分裂,增長呢?

    人們嘩然——

    「喂,你看見沒有那個少年在這一招之下,竟然一點兒事情都沒有,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厲害,太厲害了。」

    「最重要的是事情是,這個少年的意志竟然在分裂,增長,這也未免太——」

    「意志怎麼可能會分裂增長呢?!那豈不是說對於傷害意志,這個少年根本不會在意咯。」人們倒吸了涼氣,這實在太令人震驚了,甚至高台之上地莫長老,以及西南北三門長老,還有一些仙獄學院的長老,以及仙獄學院的學員都從位子上站了起來,沒有辦法,因為,這個消息,實在讓得人震驚無比。眾人都知道意志是什麼東西,一旦意志受到傷害后,很難恢復,畢竟,意志這種神奇地東西太複雜了。

    《不死不滅錄》太神秘了,即便在戰門當中也是最最最神秘莫測地存在,這些人不知道《不死不滅錄》的效果很正常。而且,由於葉小凡具有很強大了隱蔽能力,所以,即便宛如莫長老一般地老怪物也絕對沒有辦法對他進行探查,自己他的底細。《不死不滅錄》是可以讓得意志不死,雖然只有三分之一,效果與完全地《不死不滅錄》相差很大,但是也足以令人震驚。其實,這個意志宛如可以直接生長恢復地。

    但為了保險起見,葉小凡將生長變化為細胞分裂地形式,掩人耳目。但即便如此,也令人震驚萬分。

    「你——」血菩薩咬牙著,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小看了這個外表平平無奇地人物。

    「嗯,你不是說要斬殺我嗎?來嗎?蠢貨,垃圾!」葉小凡淡淡地說著,其實,是在激怒血菩薩。果然,血菩薩怒了,完全怒了,作為天之驕子的他何嘗被人這麼對待過,這是不能原諒,容忍地事情,絕對不能。

    殺!殺!殺!殺!

    一股從未有過地殺念在血菩薩心中升騰而起。在火山爆發一般地憤怒當中,他悍然出手,血液般地意志化為一輪血色月亮蓋壓過來,威勢驚人,這輪血色月亮足足有一百多丈長,十分寬大,氣勢如虹,帶著無盡地威嚴殺過來。葉小凡神色未變,單手一揮黑冰大山驚現在空氣當中,直接與這輪月亮撞擊在一起,這輪月亮雖然比黑色冰山威力大,但也大不了多少,只是將黑色冰山撞擊得四分五裂,並沒有粉碎。從這裡可以看出,剛才那招惡魔雨對於血菩薩的消耗也十分驚人,如今意志地力量大大減弱,以他蟄伏之境巔峰地是實力打一個半步踏入蟄伏之境的小子竟然只是略微佔了上風而已。

    即便葉小凡的屬性有問題,非同尋常,比一般地半步踏入蟄伏之境的修士強大很多。那血菩薩也太丟人現眼了。

    血菩薩怒火衝天,這輪月亮威勢大增,他不斷催動自己的力量直接將黑冰給粉碎,可是,碎粉不久,卻又衝上來一塊比剛才還大的黑色冰山。奇大無比。直接*住血菩薩的攻擊,葉小凡的力量雖然比全盛時期若,但也弱不上多少。畢竟,他修鍊有戰門的無上寶典《不死不滅錄》,恢復速度驚人,在同階當中,無人能及。而血菩薩則遠遠不能與他相比,隨著時間地推移,血菩薩早晚會力量耗盡,輸掉這場比賽。

    血菩薩當然很清楚這一點。

    「喝——」血菩薩大喝一聲,這輪月亮血光大盛,化為一輪血色陽光力量再次增加,直接粉碎黑色冰山,不過他卻並未攻擊葉小凡,而是直接飛到血菩薩的身體當中來,似乎血菩薩也知道這樣下去,拿葉小凡沒有絲毫辦法,還不如先退一步。

    「嘩,不會吧,血菩薩竟然被那個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少年給壓制的沒有絲毫的辦法,反擊一點兒用都沒有。」

    「那個少年的意志沒有一點兒威壓的感覺,平平淡淡宛如涼水,想不到威力竟然這麼大,連血菩薩的血液意志對於那黏黏地黑色浪花意志都沒有辦法。厲害!!這個少年果然不是蓋地,敢來仙獄學院,還帶來這麼美麗地絕色美女來。」

    「嗯,看來這個人物不是什麼小人物啊?」

    「完了,萬一,血菩薩真滴輸了的話,怎麼辦?我的家當可完全壓在血菩薩身上。」

    「嗚嗚,我也是。該死,不會來大翻盤吧!!!哦,上帝,難怪,那個少年敢下重注,押注自己十億天階捲軸,看來,這次仙獄學院虧本虧大了。按照匯率來算,這次仙獄學院或許得拿出百億左右地天階捲軸,作為賠償。」人們驚呆了,葉小凡完全壓制住了血菩薩,血菩薩根本難以還手。這是在場都沒有想到地事情。即便對於葉小凡有多了解的雅妖也有些震驚,本來她還以為一開始會是平手,看來她低估了葉小凡的意志,死亡之力,與不死之力,不是好惹地。

    即便修鍊太古時期的法訣《血液惡魔經》也難以抵擋,媲美。

    《不死不滅錄》,《擎天冰黑蓮》也是太古時期的東西,不過,這兩樣東西即便在太古時期也是鼎鼎大名,驚天動地的東西,而《血液惡魔經》在太古時期不過是平平凡凡,普普通通地東西罷了,根本難以與其比較。

    殺!

    一個字殺!血菩薩竟然宛如一個鬥士一般直接衝過去,他的速度比葉小凡快,竟然想以肉身打敗葉小凡。不過,這是痴心妄想罷了。當初,幕雪,觸摸到修鍊界第四個境界——破繭之境的人物的速度都不能拿他怎麼樣?更何況是血菩薩呢?

    這一來!!葉小凡滔滔江水一般的黑色浪花意志,衝擊過來,浩浩蕩蕩,直接將血菩薩的身體給包裹住。沒辦法躲避,這個浪花意志太多了,根本難以躲開。其實,用**攻擊是最沒有用地攻擊,只要是理智稍微冷靜一點兒的人都會知道。此時此刻,血菩薩已經完全被人給氣瘋了,當然會出錯,干出這種白痴一般地事情咯。

    黏黏地黑色浪花意志蘊含強大的死亡之力與不死之力,直接肆虐過來,要將血菩薩給粉碎。血菩薩大驚,他當即,用意志隔開這兩股可怕地力量,可是這種力量怎麼可能會隔開呢?他的意志被死亡之力與不死之力侵蝕著,每侵蝕一分,葉小凡就會吞噬一分,力量大增。

    血菩薩被包裹在黏黏地黑色浪花當中。

    閃婚嬌妻:權少難伺候 如果這樣下去,他必死無疑。

    這時,葉小凡開口了:「使出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吧,這才是你真正地力量,讓我瞧一瞧血液惡魔一族的赫爾墨斯血脈之力有多強大。是什麼樣子!」 赫爾墨斯血脈!被上天所眷顧地血脈,力量強大,威力驚人。被人們廣泛認可地血脈,是世界上最神秘地力量之一,比傳說當中地遠古古龍更加珍貴異常,極其少的人見過。但名氣卻很大,珍貴至極。血脈當中,**當中蘊含著堪比神葯地力量,如果用意志奪舍一個擁有赫爾墨斯血脈地擁有者的話,那這個人的實力就會大大增加,甚至受到上天地祝福,運氣加身,厲害莫測。

    但是也正因為如此,很多大勢力的人都對赫爾墨斯血脈家族感興趣。這也使得凡是赫爾墨斯血脈地擁有者時時刻刻都有著危險,他們就像是人體寶藏,人人眼饞。這也使得血液惡魔一族不敢出世,只能隱世,否則的話,怎麼死都不知道。也只有帝皇一族那麼強大的赫爾墨斯血脈家族敢大搖大擺地走出來,而且,本來能夠覺醒地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從古至今,屈指可數。雖然人們對於赫爾墨斯血脈——帝皇神鎧化很眼饞,但是卻不敢有人下手。但凡帝皇一族,赫爾墨斯血脈的覺醒者全是怪物,擁有驚世之才,全部都是蓋世人物。尤其這一代,葉煌,葉煌地父親,葉帝,更是神鬼難測,擁有翻天覆地的本領,震驚諸天萬界。

    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得使出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這是血液惡魔一族的族長,他的父親,血劍給予血菩薩的警告,但是如今,血菩薩理智幾乎都快沒了,怒火衝心,他殺意凌然,誓要將葉小凡給五馬分屍,將之殺死。

    「呵呵!!」在黏黏地黑色浪花當中地血菩薩冷笑著,諷刺地笑著,旋即,低沉而兇悍地說:「既然,你想看看,那我就讓你看看吧,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能夠死在這赫爾墨斯學血脈的力量之下,這是你地榮幸。」

    一股邪惡恐怖地力量宛如炸彈一般從血菩薩身上爆發出來,浩浩蕩蕩。力量如山,恩威四方。這股力量地出現瞬間吸引了眾人地目光,心神。只見血菩薩雖然被一股暗紫色的光芒包裹住,這種暗紫色的光芒詭異無比,一種蘊含著一抹淡淡地天地威嚴似乎出現在在血菩薩的身上,血菩薩此時此刻的力量節節攀升,恐怖不已,力量彷彿無休止地提升著,升華著,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在裡面。當這股力量出現地瞬間,在場有一個人不禁失聲道:「天啊!!這是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

    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這是一句簡短的話,但後面所代表著地意義卻非同凡響。隨著這個人的失聲尖叫,這些人立刻回過神來,面面相覷,最後,在場之人一片嘩然。赫爾墨斯血脈是什麼意思呢?這是偉大,浩大,無敵的意思。每一個擁有赫爾墨斯血脈地人都是上天地眷戀者,力量強大,所以,這股威力喝詭異,帶著淡淡地天威,這是赫爾墨斯血脈特有地象徵。這些人基本上就沒有講過擁有赫爾墨斯血脈的人是什麼樣子,擁有什麼力量,只是在傳說之中聽說過。畢竟,鼎鼎大名,威震四方的赫爾墨斯血脈擁有者,太稀少了,稀少得難以形容,一個赫爾墨斯血脈家族覺醒者有十人就算相當相當相當不錯了。

    像帝皇一族——帝皇神鎧化一般地赫爾墨斯血脈更是受到法則地限制,有一人出現覺醒就算相當十分不錯了。

    人群沸騰程度在頃刻間達到了一種前所未有地高度。

    「嗯,赫爾墨斯血脈?剛才那個人說這是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兄台,你聽見了嗎?那種東西傳說之中又有一股淡淡地天威意志,看來,還真是是事實啊,我就感受到了一股淡淡地天威意志!!!天啊,想不到,我在有生之年竟然還能夠看到赫爾墨斯血脈。果然,今天沒有白來。」

    「仙獄學院從古至今,也不知道多少年了。擁有赫爾墨斯血脈來到這裡的人,絕對屈指可數,不超過五個。可想而知,赫爾墨斯血脈地擁有者實在太稀有了。這場戰鬥註定會被記錄下來。想不到血菩薩竟然是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嗯,看來,勝負已定,與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戰鬥,勝利地機會實在太小了。」

    「對,血菩薩實在太厲害了,難怪有恃無恐。竟然有著這麼厲害地殺招。他竟然是赫爾墨斯血脈地擁有者,是不知道是哪一鍾,傳聞當今世界上一共有四種赫爾墨斯血脈地擁有者。看來這個人應該是四大家族成員地人物。」

    「哎,好險。我還以為輸定了呢?血菩薩果然厲害,沒有錯,絕對沒有錯,我們押注血菩薩肯定是壓對地。要是輸了的話,就完了。」

    「暗紫色的光芒嗎?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嗎?這場比賽太精彩了。一個那麼小年紀地少年,在半步踏入蟄伏之境就可以逼得蟄伏之境巔峰地血菩薩使出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如果這個少年的境界一樣,進入到蟄伏之境巔峰地狀態,甚至可以與血菩薩戰成平手。可惜,時間不等人,如今,這麼小,這個少年就來到這裡,還遇到擁有赫爾墨斯力量地血菩薩。這次完了,全完了。」

    ————傳說之中令整個世界震驚地赫爾墨斯血脈擁有者,此時此刻,展現在每一個人眼前,這些人坐不住了。不能夠保持冷靜,畢竟,赫爾墨斯血脈地擁有者,名頭實在太大了,幾乎是每個人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都可以成仙。

    也就是說血菩薩以後地成就,至少也是仙級地級別。

    在人群當中,九幽殿地殿主浩宇神色也保持不住冷靜了,他握住雙拳,發出噼里啪啦地聲響:「嗯,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嗎?難怪莫長老說我不是這個人地對手,想不到對方竟然是赫爾墨斯血脈地擁有者。這種力量…」

    與此同時,碧荷閣的閣主,森潔,也目光緊緊地盯著擂台之上,對於赫爾墨斯血脈他同樣震驚好奇,雖然一早就有情報告訴他,血菩薩這個人物是赫爾墨斯血脈地擁有者,血液惡魔一族,當真要獨自面對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心驚,驚訝,好奇。本來,這次,碧荷閣的副閣主,戈蘭,米拉,竟然被一個新人打成如此模樣,丟進臉面,他是準備好好地懲罰一番,可是,就在他即將下決定之際,卻又是忍住了。

    森潔也是第一次看見赫爾墨斯血脈地擁有者。

    「碧雪姐姐,這是什麼力量?!」

    「你不是聽見了嗎?這就是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血液惡魔一族當中的無上力量。」仙女宮副宮主身後地藍衣少女目瞪口呆地看著擂台之上的被暗紫色光芒包裹著地血菩薩,而仙女宮的副副宮主臉色也不平靜,他看了看血菩薩,又看了看葉小凡,頓時之間眉頭皺了皺,此時此刻,基本上可以說全部地目光都注視在血菩薩的身上,並未看向葉小凡,他們被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震驚住了。同時,他們也都認為擁有赫爾墨斯血脈的血菩薩贏定了。

    葉小凡只是靜靜地看著血菩薩身體當中發爆發出來的力量,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

    「嗯,這就是血液惡魔一族當中地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嗎?呵呵,與帝皇一族的帝皇神鎧化相比太弱了。」葉小凡搖著頭說著,對於親自感受過帝皇一族帝皇神鎧化所帶來地力量衝擊是什麼感覺,葉小凡很清楚,對比之下,血液惡魔當中地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雖然強大,但也只是一般地赫爾墨斯血脈而已,與帝皇一族的帝皇神鎧化相比,根本算不上什麼。沒有多大的可比性。

    高台之上,莫長老看著天空之上的葉小凡,目光深邃,並未去看一下力量可怕地血菩薩,對於血菩薩是血液惡魔一族當中擁有赫爾墨斯血脈地人,他非常非常清楚地知道:「嗯,面對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你小子到底會怎麼樣做呢?」

    在莫長老眼裡,葉小凡是神秘地,不可探測地。

    這種學生,莫長老還是第一次遇到,對於葉小凡關注自然很重,畢竟,達到他這等境界竟然看不透一個學員,說出去的話,估計會被人笑話。雖然表面上,面對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葉小凡輸定了,但是強烈地感覺卻認為這個面相普普通通的少年會勝利,會贏得冠軍。

    狂暴地力量展現在血菩薩的身上,這種力量洶湧澎湃,力量無窮,帶著一抹天威地意志像是猛地降臨人界凡間,風呼嘯著,石頭飛濺著,整個斗台都在搖晃,顫動,無數裂縫在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之下龜裂,龜裂程度可怕無比,就好比密密麻麻地蜘蛛網。血菩薩宛如一尊神靈站在地面之上,暗紫色的光芒將他襯托得宛如神靈一般,慢慢地暗紫色的光芒收斂進入身體,血菩薩出現在眾人眼前,此時此刻的血菩薩根本變化沒有多大,只是眼珠子變成了暗紫色。眸子當中充滿著威嚴,天威地一抹意志,這正是血菩薩使出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后地模樣,跟先前相比,並未有多大的區別。

    與葉小凡使出帝皇神鎧化后的力量完全不同,帝皇一族的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大恐怖,一使出后,面目全非,完全變成一個怪物一般地存在。葉小凡聚精會神,凝氣屏神,雖然血液惡魔一族地赫爾墨斯血脈與帝皇一族的帝皇神鎧化相比,不足為道,但既然是赫爾墨斯血脈就不可能是垃圾東西,必然有著番茄地力量,他也不敢大意。要是出了事情的話,那就是丟掉性命地事情。

    「葉小凡,看著吧。我血液惡魔一族的赫爾墨斯血脈是什麼樣子。我們家族至高無上地力量——惡魔封印,就用來對付你。這還是我第一次用來對付年輕一輩人當中地人物,你足以為傲,就算死了也沒什麼了。」

    一股強大兇悍地意念傳遞給葉小凡。

    「來吧,我等著。」葉小凡毫不示弱。

    「嘿嘿,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成全你。」血菩薩升騰而起,彷彿一輪月亮悄然懸浮到星空之上,忽然之間他出手了,一大片暗紫色的光芒宛如劍光一般射擊向葉小凡,葉小凡當即不敢大意,黑冰意志化為一面足足厚有十多米地盾牌擋在這個身前。檔!!這片暗紫色的光芒直接粉碎黑冰,從暗紫色光芒當中,葉小凡頓時之間感受到一股絕大的力量,彷彿要將他吸入深淵煉獄當中一般。當然,這只是感覺而已,不能算作什麼。不過,這個暗紫色的光芒絕對不好惹,如此多的黑冰就算是全盛時期的北門霸主張狂一時半會兒也絕對不可能打成粉碎,但是在這片暗紫色的光芒當中卻不堪一擊。

    當即,葉小凡意志瘋狂地涌動,黑冰不斷地湧出來抵擋在他的身前,不但,面前這片暗紫色的光芒之時,卻不斷地粉碎。當然,隨著黑冰地粉碎,暗紫色的光芒也在變得暗淡無光。最後,終於,似乎暗紫色的光芒耗盡了動能,消失不見。

    「好厲害,這是這麼小小地暗紫色光芒就這麼厲害,足足消耗了我這麼多的意志。要是全部攻擊我的話,那情況就危機了。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果然不是吹地。這個暗紫色的光芒到底蘊含著什麼樣地力量呢?」

    葉小凡沉思著。

    「呵呵,不錯。」血菩薩對於葉小凡能夠當下這片暗紫色的光芒一點兒也不吃驚,他森寒地說:「這一次,不會讓你有還手地餘地,這場比賽我註定是贏家,沒有人能夠贏我,接招吧。看我地厲害!!!」

    「惡魔封印!!!」

    血菩薩終於施展出大招了,他雙手划動,全身被一股暗紫色的光芒籠罩著,力量強大。宛如神仙在世,威力無窮無盡。血菩薩一掌揮出,驚天動地,所有地暗紫色光芒宛如長鯨吸水一般在一瞬間集中到手掌之上,旋即,化為一道晶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飈射向葉小凡。速度宛如奔雷,烈馬,狂奔跑動。氣勢如虹,聲勢浩蕩,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是好?不過,不用說也知道這個東西不好阻擋,力量強大,該閃。

    可惜,速度太快了,從血菩薩開始動作起到這一擊瞬間完成。毫無拖拉。

    「躲避!」

    這一擊不能硬碰硬,葉小凡很清楚地知道,他身體一閃,可惜晚了,這道晶芒直接宛如監視一般射擊過來,葉小凡此時此刻被黑冰包裹著。就在眼看這道晶芒即將與黑冰撞擊著的時候,血菩薩臉上露出一抹冷笑,與此同時,晶芒在眾人驚異地目光當中,化為一片光幕籠罩著葉小凡。人們完全看不見葉小凡的身影了,只能看見一個立體地八邊形似乎包裹著葉小凡的身體,條線分明,人們頓時之間知道這是決戰地時候了。

    這是血菩薩的大招,赫爾墨斯血脈力量極致——惡魔封印!

    所謂,惡魔封印,顧名思義就是以惡魔地力量封印敵人,然後慢慢縮小抹殺掉,這種力量非常強悍。即便老一輩當中的人物,也很難是血菩薩的對手,血菩薩很相信,待會兒,葉小凡就會徹底消失在這片天地之中。什麼跡象都不會留下!惡魔封印就是如此恐怖。以惡魔之名義命名不是沒有道理地,據說,這個封印可以汲取虛空萬界當中惡魔地力量加持在這個封印之上,封印之中地意志蘊含惡魔的意志。

    惡魔是什麼東西?那可是神魔的一種生物。神魔有多麼可怕,這是何等地恐怖。

    封印住葉小凡后,封印便開始收縮,裡面一點兒動靜都沒有傳出來,非常安靜,甚至可以用恐怖來形容。人們心中猜想著——

    「這個少年應該完了吧!這個叫惡魔封印的絕招好厲害,上面似乎蘊含著一種神魔地意志,太厲害了。一旦被這種東西封印住,要出來的話,就難了。幾乎不可能打破。這場比賽到此為止,終於結束了。」

    「嗯,的確!可惜了,這個天才少年,就這麼厲害,可惜遇到了傳說當中赫爾墨斯血脈地擁有者,否則的話,將來定是一位高手人物。」

    「太好了,血菩薩果然贏了,我的眼光果然沒有看錯。血菩薩不愧為東門地超級霸主,力量深不可測,竟然還有傳說當中的赫爾墨斯血脈擁有者。」————對於出現這種情況,基本上所有人都認為葉小凡難逃一劫,輸定了,但是唯有莫長老,火傑,雅妖,浩宇,碧雪似乎並沒有下肯定地答案。

    雅妖一直微笑著,他相信葉小凡一定能贏。因為,她了解葉小凡的真實實力。

    「呵呵,雅妖小姐,難道,還不出手嗎?萬一,小凡兄弟死了怎麼辦?血菩薩可是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力量深不可測,輸了是小事,就怕丟去性命。」這時,火傑說話了,他不懂,為什麼雅妖會如此冷靜。 聽著火傑的話,雅妖微微一笑,道:「我相信小凡一定會贏地。」其實,她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如果血菩薩沒有使出惡魔封印的話,那,或許,他還有贏的機會,但如果他使出惡魔封印的話,那贏地概率幾乎就沒有了。

    葉小凡肯定能贏,別忘了,他也是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而且還是赫爾墨斯血脈地王者——帝皇一族的帝皇神鎧化。其威力驚天動地,根本不是惡魔一族的惡魔封印能夠媲美地東西。

    在暗紫色的惡魔封印當中。

    葉小凡拚命的反擊,可是沒有用,惡魔封印的暗紫色光芒太厲害了,黑冰地攻擊只能夠讓得它泛起波光粼粼,除此之外,並未有任何的實質性地作用。惡魔封印既然是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自然不可能這麼容易被打破。隨著時間地推移,惡魔封印開始收縮起來,不斷收縮,照這麼下去就會將葉小凡給抹除。沒有辦法,葉小凡牙一咬,雙手划動,波紋不斷,瞬間所有地黏黏地黑色浪花化為一顆晶瑩剔透地黑色蓮花,美麗異常,璀璨奪目。搖動之間散發出一種非常美麗的味道,不過,若是修士看到的話,就沒有這種心情了。這顆蓮花彷彿披著一層神秘的面紗!

    擎天冰黑蓮!這正是這顆蓮花地名字。

    暗紫色的光幕不斷地收縮著,頃刻間與擎天冰黑蓮撞擊在一起。在面對血液惡魔一族的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黑冰瞬間出現裂縫,可是這個黑冰一股不死之力在流轉,想要將黑冰的縫隙給合攏,但是還沒有來得及修補,就陡然之間出現一股強大地力量,直接將黑冰當中的縫隙給不斷地擴大,擴大!這個力量愈來愈大,擎天冰黑蓮根本抵擋不住,只能不斷地潰敗。如果這麼下去的話,最多三分鐘,葉小凡就會被碾壓得消失,歸於虛無。

    「這就是惡魔封印嗎?不愧為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厲害無比,非比尋常,我在這個暗紫色的光芒當然竟然當然到了惡魔地力量,難怪這個東西連擎天冰黑蓮都抵擋不住。」看著眼前的情況,葉小凡不禁皺了皺眉頭。

    惡魔乃神魔之中地一種,那可不是說著玩兒地存在。

    「既然這樣的話,那也沒有辦法咯。不過,呵呵,血菩薩也真倒霉,竟然將我關在這麼一個什麼人都看不見地地方,正好我可以施展出帝皇神鎧化。」葉小凡心念一動,一股龐大地氣勢以他為中心散發而開,浩浩蕩蕩,巍峨如山嶽。頭髮飛漲,幽黑色的火焰印宛如從海水中破面而出的小魚浮現在他的皮膚上,詭異森冷,可怕無比,黑色的幽黑色火焰葉小凡從雙瞳當中旋轉之間滾滾涌動而出,鋪天蓋地。

    這就是帝皇神鎧化的力量,葉小凡的力量幾乎以倍數增長著。

    **********************************************************************************************************************************

    與此同時。

    「看來,那個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少年完了。」

    「可惜啊,誰讓他面對的人是血菩薩這個怪物呢?」

    「還好,血菩薩贏了,要是輸了的話,那也不知道多少人會輸得幾乎褲子都不會剩下。」外面的觀眾有幸災樂禍的存在,有可惜地存在。血菩薩站在虛空之上,面帶冷笑看著這一切,子啊他的感知當中,最多十秒就可以將葉小凡給抹殺掉。惡魔封印,可不是吃醋地東西,那可是能夠從虛空當中汲取惡魔之力地封印,封印住敵人後,那個暗紫色的光芒難以打破,而且,這個封印會自動收縮,速度很快,即便有著神秘地黑冰抵擋。

    血菩薩也完全可以肯定,葉小凡會被蘊含著惡魔之力的暗紫色光芒所碾壓得灰飛煙滅,什麼都不會留下。畢竟,惡魔封印到底有多強大,血菩薩自己很清楚,那是修鍊界第四個境界——破繭之境的修士也難以抵擋地東西。

    曾經,憑藉惡魔封印,血菩薩就輕易地殺掉了兩個修鍊界第四個境界——破繭之境的修士。

    鏘鏘!!!忽然之間,異變陡升——一聲足以驚得人震耳欲聾的聲音猛然響起,赫然這個聲音正是從惡魔封印當中傳出來地。在人們震驚地注視下,惡魔封印宛如一顆巨型炸彈一般忽然之間爆炸開來,威力驚人,暗紫色的光幕不斷膨脹,不斷膨脹,最後宛如一個氫氣球一般猛地破裂而開。暗紫色的光幕瞬間消失無蹤,幾乎就在惡魔封印爆炸的時候,裡面傳來一個爽朗的笑聲。

    「哈哈,血菩薩這就是你地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嗎?弱!弱!弱!實在是太弱小了。」

    不用說,也明白,這個聲音赫然是葉小凡的聲音。隨著這個聲音的響起,一個宛如擎天黑色手掌直接抓過來,這個手掌晶瑩剔透,目標赫然是血菩薩。速度極快,快若閃電,厲害無比,驚人之極。宛如洪水猛獸一般地氣勢襲擊而來。

    就在這一刻人們的心中霎時間激起一片驚濤駭浪。

    「嗯,怎麼可能呢?血菩薩的惡魔封印竟然碎了?天啊,那可是赫爾墨斯血脈地力量,這種力量那個少年竟然將之打破了,他是怎麼樣辦到地。」

    「對,這是怎麼回事呢?血菩薩的惡魔封印完完全全將那個少年封印住了,為什麼那個少年這麼輕易就破開封印了呢?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在半步踏入蟄伏之境的時候,這個少年竟然會有如此的力量。」

    「天啊!惡魔封印竟然爆炸了,我沒看花眼吧!!」

    「惡魔封印太恐怖了。」人們震驚了,傻眼了,即便莫長老也從位子上站了,他根本感應到任何情況,葉小凡就打破了惡魔封印,這是怎麼會呢?這個到底是如何做到地,難道與血菩薩一樣隱藏著實力,封印著實力,還是說身上有什麼厲害的兵器?

    九幽殿的殿主,浩宇,碧荷閣的閣主,森潔,仙女宮的副宮主,碧雪,都全神貫注地盯著場地,他們也徹底驚呆了,太直接了。直接就將惡魔封印給打爆,說明葉小凡的實力有著絕對的力量可以瞬間將惡魔封印給破壞,不會出現一絲一毫地僵持時間。

    在場人當中,最震驚地人莫過於血菩薩。

    「不可能!!」

    血菩薩不敢置信地大吼著,他不相信一個半步踏入蟄伏之境的少年竟然能夠瞬間打爆惡魔封印。 逆羽記 對於惡魔封印到底如何,威力在什麼檔次,血菩薩很清楚,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按照邏輯思維來推算,根本就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就在血菩薩剛剛吼出來的時候,葉小凡發出的攻擊驟然臨身,由於來地太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擊過來,血菩薩只是來得及剛好護住自己的身體,而且由於自己的力量已經被消耗得七七八八,因此,根本不可能擋得住這一擊。

    一個黑色的擎天巨掌蓋壓而來,血菩薩立時被打得遍體鱗傷,吐血不止。

    太恐怖了!

    血菩薩身受重傷,難以再有力量維持站立在虛空之上直接從高空當中做自由落體運動一般摔下來。呼——宛如一顆巨石從天上砸落下來,蓬的一聲,鑿出一個人形小洞來。可見傷勢不輕,若是一個普通人的話,這一摔早就死了。

    很明顯,葉小凡放水,若是他狠心一點兒的話,完全可以一招將血菩薩搞得完全站不起來,昏迷過去,甚至將血菩薩殺死。

    不過,這顯然不可能,畢竟,血菩薩可是雅妖的弟弟,雖然這個人人品極其有問題,不過,就算這樣也不能將之怎麼樣?!雖然能傷,能打,就算不能殺死,或是打成殘疾,落下什麼不可治癒地傷勢。如果那樣的話,那就不好向雅妖交代了。

    見狀,台下的雅妖心中也微微鬆了一口氣,還好小凡沒有下殺手。

    葉小凡雖然看起來白白凈凈,像是一個思想健康地中學生,但清楚葉小凡的雅妖卻不這麼認為。如果到了必要時刻,葉小凡絕對會不介意用雙手了解血菩薩的性命。身為帝皇一族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不可能是弱者,不可能是優柔寡斷地存在。

    這時,葉小凡在暗紫色的光芒當中飛了出來,他此時此刻毫髮未損,只是換了一件衣服,由於剛才進行帝皇神鎧化,將衣服給全毀了。對於帝皇神鎧化的力量,自然沒得什麼好說地,強大!強大!超級強大。但唯一令人鬱悶地是,由於進行帝皇神鎧化后,身體會發生巨大的變化,這種變化會直接將衣服給毀掉。當然,可以先將衣服脫了,然後,再來進行帝皇神鎧化,但危機關頭,哪有時間脫衣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