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ssen Haaning

  • 尤其是最近,公司的事情又多,她更是心力交瘁。

    說實話,如果沒有林辰這幾次力挽狂瀾,她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下去。

    來到客房,沐婉晴簡單的洗了一個澡,便穿着一款薄紗睡衣,鑽進了被窩裏。

    新房被林辰佔着,她總不好意思睡在那裏,所以只能睡在客房。

    而這客房,之前卻是林辰休息的地方。

    鑽進被窩裏,嗅着被窩裏,淡淡的男人氣息,沐婉晴小臉立刻通紅。

    心說,我睡在他牀上,這算不算是變相的同牀啊!

    畢竟這牀是他之前睡的。

    一想到這,沐婉晴忽然覺得渾身燥熱,丹田好像生出了一團火一樣,身體竟然出現了反應,這一…[Read more]

  • 顧玖和蕭姑娘被安排在偏殿廂房。

    兩個人相顧無言,場面一時間很尷尬。

    坐了會,蕭姑娘有些不耐煩,乾脆起身,徑直離開。

    宮人並不阻攔,而且還和蕭姑娘有說有笑。

    果然,蕭姑娘對長春宮和熟悉。

    廂房只剩下顧玖和青梅主僕二人,顧玖長出一口氣,自在多了。

    總算又過了一關。

    青梅關心地問道:「姑娘,沒事吧?」

    顧玖搖頭,「沒事。你在門口守著,公子詔來了,記得提醒我一聲。我先眯一會。」

    她都快累死了,從大早上進宮到現在,一直緊繃著。這宮裡的日子,當真不是人過的。

    青梅意外,「公子詔也進宮了嗎?」

    顧…[Read more]

  • 「笨蛋,等真元不足時候,看你怎麼飛!」有幸災樂禍者開始偷笑嘀咕。「是親傳弟子又怎麼了,不就法器丹藥比我們好嘛,要有好法器,誰不能贏啊……」

    沒等他把說完,更多光圈在秦夢琉身側出現……十三,十四,十五……整整二十個紫色光圈浮現,它們於起伏呼吸間慢慢膨脹,形成無比規則的球體,彷彿一枚枚熟透紫葡萄,美味而誘人。

    「這不可能!這怎麼可能呢?」竊笑者臉上瞬息凝固,瞳孔中散出無法置信的光。

    「為什麼不可能?…[Read more]

  • Thyssen Haaning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2 months, 1 week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