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dersen Valdez

  • Brodersen Valdez posted an update 1 month ago

    花子說道:「這是真的,誰讓你哥是個超能力者呢?……」總之花子在加上夏美的「現身說法」還有小智自己找到的破綻,讓小智相信了這個事實。

    小智知道了一切后對李欣說道:「哥…不對,姐,你幹嘛沒事變來變去的,還一直瞞著我,耍我好玩嗎?」

    李欣回答:「開始倒是覺得好玩,後來是怕你知道真相后討厭我就一直拖下來了。」

    小智說道:「算了,看在你不管什麼樣子都一直幫我的忙我就不追究這事了。現在你變回來吧,雖然這個樣子漂亮但我還是喜歡平常的星哥哥。」

    李欣苦笑著搖搖頭,花子立刻把小智拉到旁邊說了事情始末,接著小智接著看看李欣,嘴唇顫動就是不說話了,他是不知道說什麼了,好像說什麼都不合適。

    李欣倒是很淡定,她知道這個副作用只會持續一多月,但是她不能說,所以只能去和自…[Read more]

  • 聽了扎伊的話,王詡扭頭看著扎娜,微微搖頭后,用傳音符在意識中對她說道:「我努力了,也勸了好幾句了,可是,你親哥哥不聽我的,我沒辦法了,要不這樣,你去北邊惹出點兒動靜來,把他的注意力轉移到北方,這樣的話,他就不會再去幽暗森林找你了!」

    聽了王詡給自己提的主意,原本一臉凄然之色,低頭暗自垂淚的扎娜,猛的抬起了頭,眼中發亮的看著王詡,興奮的用意識回答王詡道:「我怎麼沒想到這種方法呢,你真聰明,你說的對,我可以在這附近不停的惹事,吸引他的注意,讓他忙於應付我故意留下的線索,他就不用去南方送死了。」

    「沒錯,一直讓他疲於奔命,說不定,連他話嘮的毛病都能給治好了!」王詡調侃了扎伊一句。

    「嘻……」扎娜嬌聲一笑。

    一旁的扎伊,看到王詡的那名套著一身黑色術士斗篷的法聖妻子,在…[Read more]

  • 「得令!有事打我電話!「李國傑嬉笑著離去。

    「厚臉皮~!開車注意安全。」李文琪怒罵。渾渾噩噩就又關心上了。(感情戲就囫圇著抹過去了!上架了,再寫就有水字之嫌。所以,這情節,大家就不要較真了。以後的感情戲我也馬虎寫了.) 「卧槽,怎麼就只有一座傳送陣啊!」感覺到理想與現實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於是葉問吐槽般的說道。=.

    接著,葉問直接就飛到了這一座小荒島的上面,然後利用神識打量起了這一座巨型的傳送陣法。

    大約過了一刻鐘之後,葉問終於把這一座巨型傳送陣的設計原理給弄清楚了。

    而經過葉問的分析得出,這一座巨型的傳送陣是一個雙向的傳送陣法,也就是說,只要雙方陣法能量足夠的話,那麼葉問就可以憑藉著這一個傳送陣,傳送到未知的…[Read more]

  • ……

    星空封印水面般波動起來,莫語身影邁出走出,就像是經過了一次簡單的傳送,他便已經進入了罪惡之地。

    濃郁的黑暗將所有事物籠罩,就像是化解不開的大霧,但對莫語而言卻沒有任何影響,他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切。

    這是一片從未到來的陌生星域,覆蓋於黑暗之下,冰冷、死寂,沒有任何一點的生命氣息。

    但一股莫名的熟悉,卻在此刻湧上心頭,似乎此處每一寸空間,都與他有著深刻的聯繫。胸膛中心臟突然大力的跳動起來,推動著血液在血管中快速流淌,讓它開始不斷的升溫,就像是那炙熱的岩漿。

    眉心處星域神紋浮現,血脈的力量覺醒發出一聲聲的咆哮,就像是在呼喚著什麼,卻沒有得到半點回應。它聲音漸漸低沉下去,多…[Read more]

  • 這件事讓秩序之主勃然大怒。從世界之環的正面擲出了幾支投矛,每一支都準確射中了一個參加這次圍攻的深淵君主。被投矛射中的深淵君主們頓時陷入了凝滯,一動不動地呆立在它們各地的世界裡面。直到今天依然凝固在那裡,不僅動彈不得。甚至就連想要攻擊和傷害它們,都根本做不到。

    這就是高居於整個世界之上。被尊稱為「神主」的至高者的力量。

    強大得無法想象,也強大得毫無道理,強大得讓諸位深淵君主們完全不敢與之對抗。

    此後又發生過神祇闖入深淵的事情,但深淵君主們再也不敢聯手圍攻,只敢一個接一個地打車輪戰。而秩序之主便再也沒有出過手——或許在祂看來,只要是一對一的戰鬥,無論誰勝誰負都是符合規矩的,所以不用管吧。

    其實,諸如地牢守護者等幾位實力在其它深淵君主之上的老牌強者之所以一直不肯出手…[Read more]

  • Brodersen Valdez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ago

    看著張鵬飛笑了,張森心裡也就有了底,他是很希望張鵬飛能夠代表發改委在這個在國內很有影響的經濟論壇上發出聲音的。

    「下面,邀請國家旅遊局政策法規司劉志發劉司長為我們講話!」漂亮的女主持人在台上笑道,說完之後拍手。

    下面也響起了掌聲,只見劉志發從座位上站起來,面向會場鞠躬,然後才穩步走上台前,他的手中沒有拿著稿件,但大家都明白演講稿早就放在講桌上了。劉志發一臉微笑的站在講桌後面,伸手動了一下話桶,又整理了一下演講稿,這才說道:「在座的各位領導,朋友們,大家下午好,鄙人曾經在基層主抓過經濟工作,因此就想以親身經歷談談對國內明年經濟發展的看法。」

    說到這裡,劉志發有意停頓片刻,彷彿在等著眾人的掌聲。下面在兩秒鐘以後發出…[Read more]

  • Brodersen Valdez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ago

    喵了個咪的,是葯三分毒,千萬不能多吃啊!

    「咦,怎麼了?」

    當蘇寧轉過頭去準備喝葯的時候,發現歐陽妮娜正張著小嘴,驚訝的望著自己。

    「你,你是這裡的老闆?」

    「對啊。」

    「哦。」歐陽妮娜有些失神,隨後又小心翼翼的問道:「那,那些店鋪?」

    「都是我的,你沒看到我沒給錢就走了嗎?」

    「對哦!我都沒注意!」

    「呵呵,放心吧,說請你吃飯,你就盡情的吃就好了。」蘇寧看著歐陽妮娜保證著,隨後端起小碗準備

    「嗯……」

    「又怎麼了啊,我臉上有花嗎……」…[Read more]

  • 三叔公這才安靜下來,看著羅晨,「你小子,是想證明,你們確實是有把握把這個草藥種植弄成功的吧?」

    「主要是想為你們減輕一些病痛,其次嘛,如果我們對中醫很精通,那麼,對草藥自然就有點本事了,這也能讓你明白到,我們不是在玩過家家,是真的想做點實事。

    對我,對我的公司,對村子,對大…[Read more]

  • Brodersen Valdez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3 months, 1 week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