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rmsen Linde

  • 這份寧靜被打破,石昊終究是要離去。

    「不急,這只是選進『仙古』的人,還有時間。」石昊說道,他看著那雙眼睛,感到了那種不舍,以及擔心,還有晃得患失。

    的確,火靈兒很擔心,她怕石昊一去后,再也回不了頭。

    三千州天才大戰,誰能言,一定可以獨佔鰲頭,一定勝出。

    漫長歲月以來,葬下了太多強者,有些曾被譽為「第一人」,但依舊不幸身殞。

    就是有些曾經奪魁的古代怪胎,當中不乏三冠王,甚至四冠王,後來再次出世,卻也遇到可怕對手,最終逝去。

    而今,留下來的、活著的、雪藏冰窟中很多世不出的,相對來說只是很少數,但卻是最頂尖的,是最強大的!

    這樣的怪胎,絕對是自古至今最強…[Read more]

  • Gormsen Linde posted an update 2 months ago

    到了第七日,莫丑再也忍不住了,一上來劈頭就問:「師兄,我覺得您教的有問題。」

    朱凡心頭一顫,這小子難道看出來了?表面卻狀若無事的道:「哦?說來聽聽。」

    「一天一個劍陣的速度換,是不是太快了?」他質疑道。

    朱凡自有對策:「快嗎?你應該都掌握了吧。」

    「掌握是掌握了,可是……」

    朱凡及時打斷道:「你看,都會了就沒有繼續浪費時間的必要,等我把所有的增幅劍陣全都交給你,就可以自己練習了。」

    「這……,好吧。」莫丑勉強認同了他的觀點。

    其實朱凡和幾位師兄都是暗自吃驚,他們的本意是讓這個傢伙先記下來。

    可沒想到的是,他不但記了下來,竟然真的一天一個的速度全部掌握了…[Read more]

  • 「沒事,只要你沒事就好,對了,你吃午膳了嗎?」

    鳳銀雪抬頭看了鳳聽雨一眼,「我……晗心剛剛給我找了些乾糧。」猶豫了一下,「二姐姐,剛剛聽他們說,這是知道錦妃娘娘安排的,你是不是知道?」

    鳳聽雨愣了一下,隨即一臉歉意,「五妹,都是姐姐不好,忘記告訴你了。姐姐跟你道歉……」

    「哼!」坐在鳳聽雨隔壁的鳳聽水冷哼,對鳳銀雪諸多不滿,「憑她這種廢物也配知道。」

    「三妹!」

    鳳聽雨厲聲呵責鳳聽水,這個三妹沉不住氣,「你還不快把位置讓出來,五妹是未來太子妃,理應坐在前面。」

    鳳聽水聞言,怒目看向鳳銀雪,想說些…[Read more]

  • 「我追得上你們!」

    蘇摩越發沒有耐性:「尼克尤斯的軍隊出發了嗎?」

    法萊特爾急忙稟報:「是的,俊風將軍率領大軍已經向著迪文城火速進發,應該會先我們一步到達聖城廢墟。」

    「你真是耽誤事!我們必須拚死趕路了,不然不能保證星淚之夜到達!即便如此,可能我們將是最後一批到達的隊伍了!」

    蘇摩下令進軍,北王關傾巢而出,直奔東北方的教會聖城迪文而去。

    ?

    曾經的教會聖城,世界信仰之都。恢宏的迪文城如今已是一片荒涼的廢墟,殘垣斷壁毫無生氣,距離那場屠城慘劇,已過了二十五年。…[Read more]

  • 「……」來人!把這個智障給我拖下去!

    雲瑕走後,夏初縈一個人看著海里跳來跳去游來游去的魂魚,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怎麼感覺身後有股怪怪的視線一直盯著她……

    小尾巴僵硬的回過頭,她的視線先看到一雙黑色的綉著暗銀色雲紋的靴子。

    還好還好,秦蒼夜的衣服一向都是黑色綉暗金色蟒紋的,雲紋,還是銀色的,那肯定不是他……

    呃不對……今天自己把大姨媽弄到他身上了,他好像換了衣服了……

    然後視線再往上,熟悉的腰,熟悉的胸膛,熟悉的臉……

    那張緊抿的薄唇表現了他此時的心情——很不好。

    夏初縈心裡咯噔了一下:我完了。

    又咯噔了一下:不對啊,我沒殺人沒放火,為嘛這樣看著我!

    「王爺?……」

    「本王不行?」他淡淡打斷…[Read more]

  • 器華宗的人和依附著器華宗的勢力也紛紛起身,向成飛見禮。

    成飛向眾人致意后,笑著說道:「天色已晚,咱們就不必再玩什麼虛禮了,大家各就各位,我要按著各桌的人數分配酒食了。」

    成飛先在長條桌子上擺滿了熱氣騰騰、香氣四溢的美食和酒罈子、酒碗,又在周圍順時針轉著圈兒挨桌分配,最後是自己營地里映華門、挽青派、鐵魚幫、旗斧幫的留守人員。

    沒有入席的只有十一個人。

    鐵魚幫幫主於天梭、前堂堂主崔浪、海賜在瞭望點執勤。

    旗斧幫幫主袁崇海、副幫主夏侯擎在營門當門神。

    項昆依然在照顧曾留…[Read more]

  • Gormsen Linde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 ago

    「哈哈,子謙好眼力!後生可畏啊!」

    要說佐藤敗的有些蹊蹺,這盤棋的玄妙之處就在原先的殘局上,白棋進退維谷,卻仍抵禦了黑棋的進犯,如此局勢已是罕見,然而附加在棋局上的陣法才是這盤棋真正的的精妙所在。

    原先的白棋和黑棋分明是在一個小小的棋盤之上擺出了一個微型的迷陣,佐藤在甫一落子就臉色大變時,就是因為入了迷陣,任何一顆棋子的插入都會啟動本來存在的陣法。

    所謂迷陣就是依靠環境的布置擾亂入陣之人的視線,佐藤在發現眼前的布局已不是先前看到的景象便知道自己著了道,他極力回想本來的棋局,奈何眼睛傳輸進腦海中的情形讓他始終沒辦法冷靜回想。

    眼前擾亂人心的景象,不斷增加的棋子,這…[Read more]

  • Gormsen Linde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 ago

    蕭怒聳了聳肩,而接下來幾人又在這星雲殿內說了一會兒才各自離開。

    蕭天也是迫不及待的回去自己的院落,他可不放心楚雲的狀況。

    …………

    轉眼兩天過去,整個天域中都傳開了蕭家公布出去的消息,令得天域震蕩不休!

    蕭家三長老蕭沐為血月左使,潛藏在蕭家足有數十年之久。

    這個消息,令得天域中各個家族或者勢力都開始了自查,畢竟血月的人既然能夠隱藏在蕭家數十年時間而不被發現,那麼他們之中會不會也有這樣子的人呢?

    要知道,蕭家可是天域五大巔峰家族之首,論實力幾乎沒有多少家族和勢力能夠比得上的。

    連蕭家都被血月之人滲透了,那麼他們的家族或者勢力也未嘗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至於血月…[Read more]

  • Gormsen Linde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 ago

    男子知道靈犀理解錯了,便解釋道:「是呼延亂已,不是胡言亂語。」

    「恩,好吧,胡言大哥。」靈犀根本不管那麼多,只管自己叫的順口而已。

    男子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於是他的名字便從呼延亂已變成了胡言亂語,若是旁人這樣說,恐怕他早就暴跳如雷了,不過對於靈犀,男子是怎麼也發不起火來的,畢竟當初自己把她從魔王嶺帶出來,卻沒有能好好的保護她,讓她被山賊搶走,這件事情一直令他耿耿於懷。

    「胡大…[Read more]

  • 「師父……夢辰因為鴻烈才身負重傷,我只是想要關心……」

    「關心?她?哼!先關心關心你自己吧!」

    「徒兒……」鴻烈猛然間覺得一陣暈眩。

    「一炷香……」李凈天抬頭看了看日頭,「應該快到了吧!」

    「師父!」夢辰顧不得虛弱的身體幾步膝行到了近前,「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歡夢辰,討厭我這個魔族的女子。可是……可是鴻烈一直不都是你最喜愛的徒弟么?你一定要救他啊!」

    「哼!需要你來重情重義么!」李凈天怒道,「鴻烈我自然會……」

    「師兄!」

    李凈天那個「救」字還沒說出口,就看鴻烈全身劇烈的抽搐起來,片刻之後軟綿綿地倒在了地上,彷彿全身的骨頭都…[Read more]

  • Gormsen Linde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4 months, 2 week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