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Gormsen Linde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 2 weeks ago

    「師父……夢辰因為鴻烈才身負重傷,我只是想要關心……」

    「關心?她?哼!先關心關心你自己吧!」

    「徒兒……」鴻烈猛然間覺得一陣暈眩。

    「一炷香……」李凈天抬頭看了看日頭,「應該快到了吧!」

    「師父!」夢辰顧不得虛弱的身體幾步膝行到了近前,「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歡夢辰,討厭我這個魔族的女子。可是……可是鴻烈一直不都是你最喜愛的徒弟么?你一定要救他啊!」

    「哼!需要你來重情重義么!」李凈天怒道,「鴻烈我自然會……」

    「師兄!」

    李凈天那個「救」字還沒說出口,就看鴻烈全身劇烈的抽搐起來,片刻之後軟綿綿地倒在了地上,彷彿全身的骨頭都融化了一般。想要說話,卻只能動嘴但發不出一個音。

    原來之前李凈天給鴻烈所吞服的綠色丹丸名叫「回魂丹」。這個名字聽著普普通通,但它卻另有一個可怕的別稱——「迴光返照丸」。

    服用了這丹藥之後,尋常之人會在一瞬間爆發出幾十倍甚至是上百倍的神力。但是,這一瞬間的強大實則是將自己體內的潛能毫無餘地地一次性爆發出來。完全是一種透支生命的自殺式做法。

    所以這藥丸的功效最多不過一炷香,甚至更短。它的用處只是在於情急之下脫困。但若是落單,沒人會去使用,因為藥效一過無人救援只有死路一條。

    李凈天對於自己的徒弟太過了解。

    他自己揮手之間就可以斬落亢金龍和尾火虎的腦袋,但是他明白這樣會大大損傷夏鴻烈心中那近乎瘋狂的傲氣,哪怕是他今天當面不敢發作,今後必定會以別的形式爆發出來。

    更別說鴻烈心中原本就抱著要親自手刃二獸的念頭,不讓他好好發泄一番,那和殺了他真沒什麼區別。

    知徒莫若師,同樣鴻烈也完全明白師父的用意。所以他也義無反顧地吞下了藥丸,此刻默默地等待師父能給予自己一個重生的機會。他的喉嚨發不出聲音,口型卻始終反覆著「感謝師父」的字樣,並不提救命一事。

    「你們原本準備去哪兒?」李凈天問夢辰道。

    「回師父,原本想去倚天峰,聽說太師父在那裡,想讓他……」

    「胡鬧!」李凈天喝斥道,「你太師父在倚天峰上身負重任,難道你不知道么!」

    「徒兒明白!」夢辰嚇得瑟瑟發抖。

    「算了,你起來吧!」李凈天雖然不喜歡柳夢辰,不過這老頭子也並非是一個太過固執的人。終究是自己的徒弟,為了救自己最愛的徒弟而傷成這樣,再要訓斥她也實在有些過分。

    他來到鴻烈面前,俯下身子,又給他服下了一枚藥丸,鴻烈還沒來得及比劃一下感謝的口型便昏死了過去。

    「師……」夢辰強行克制住激動的情緒。

    「別擔心,只是讓他好好睡一覺,不過能不能醒來,就看他自己造化了!你坐好了,」李凈天沖夢辰道,「替我護著他!」

    說罷就看李凈天念了一個劍訣,那巨劍當即調轉了方向,奔著人界而去。 三天後,悠悠的蟬鳴把鴻烈從沉睡中喚醒。他看了看窗外,覺得景緻很眼熟。

    「你醒了?」夢辰欣喜的語氣里掩藏不住的是無比的倦意。

    「師妹,你好些了么?這裡是哪兒?」

    「還是鏡湖,師父說與其另找一個地方,不如還回到這裡。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

    「師父考慮的極是!」鴻烈點了點頭,「他老人家人呢?」

    「躺著別動,師父在外頭,心情很差。」

    「難道說發生了什麼事情么?讓師父的心情這樣差。」

    「你知道……他都不怎麼和我說話,不過如果我猜得沒錯,可能是老主人出事了吧!」

    「老主人!」鴻烈驚道,「老主人出了什麼事?」

    「我離開天界的時候,這件事只是有點端倪,但是我看師父的神情,恐怕事情又有了新的進展,但無論怎麼說,恐怕都和魏三陽還有……還有傲然脫不了干係!」

    鴻烈還想繼續問,屋門開啟,李凈天走了進來,面色一如夢辰所說的那樣凝重。夢辰趕忙退到一邊,默不出聲。

    「好點了沒?」李凈天在鴻烈的床榻邊坐下關切地問道,在鴻烈面前,老爺子顯得很是慈愛。

    「好多了,我真沒想到還能有醒過來的一天。」鴻烈看著師父也有些倦意的面容心裡很是自責與擔心。

    「你以為師父給你吃的是毒藥么?」

    「鴻烈不敢!只是請恕孩兒愚鈍,師父後來給我吃的究竟是什麼?」

    「那是昴日洗髓丹。」

    「原來是季天河大人的看家神丹。」

    「不錯!」李凈天站起了身子長嘆了一聲,「這丹藥煉製一顆就需要三千年的心血,我們真是欠了季大人好大一個人情。」

    「師父……請恕徒兒愚鈍,我聽說這洗髓丹乃是用來清除所中的劇毒,同時對傷口的癒合也很有幫助。但徒兒的傷,師妹已經替我給醫好了,為何還要……」

    「尋常的傷自然無礙。可你是被鎮天刺傷,雖然夢辰幫你癒合了傷口,但是鎮天的邪毒卻已經深入了你的骨髓。那東西不清理徹底,你白天練功晚上它就把你所練的東西給吞個乾淨,如同一個無底洞。」

    「這鎮天竟然這樣可怕!我原來一直以為它只是一把吞噬力量的邪劍而已!」

    「只是吞噬力量,難道這還不夠么!」李凈天的臉上露出了嫌惡的表情,顯然對鎮天厭惡到了極致。

    「是!是徒兒失言了!」鴻烈原本還想向師父打聽為何傲然會得到鎮天,可是看到師父的這個神情就把話又給吞了回去。

    「沒什麼,」李凈天擺了擺手繼續說道,「所以我讓你先服下『回魂丹』,是為了讓你自己體內的潛能把所有的餘毒都給浮到表面上,再讓季大人的神丹祛毒那就是事半功倍了。否則恐怕是九千年的洗髓丹都清理不幹凈!」

    「那師父,我現在體內鎮天的邪毒已經乾淨了?」

    「嗯!一點不剩。而你這一次也算是從死亡邊緣走了回來,我們練功原本就會遇到一些難關,如果破了便可大大精進,破不了很可能送了性命。所以現在來看,上天可還沒拋棄你!」

    「是師父,和老主人沒有拋棄我……啊對了!師父,剛才夢辰說老主人出了事,到底發生了什麼?老主人他怎麼了?難道真的是那魏三陽有什麼不軌舉動么?」

    李凈天瞥了夢辰一眼,眼神有些迷離,並沒有之前看她的時候那樣銳利的目光,彷彿倒是有一種「什麼事都瞞不過你」的喟嘆。

    可是沉默了好久李凈天也沒有答覆,只是微微搖了搖頭道:「你先安心養傷,等你能下地走動了再說不遲。夢辰,你跟我來!」

    夢辰小心翼翼地跟在後頭出了屋子,兩人來到了湖邊,鴻烈遠遠地看著,卻聽不見兩人在說什麼,心裡很是焦急。

    「把你們這段時間經歷的事情一件不落地告訴我。」李凈天面朝大湖背對著自己的女徒弟。

    夢辰不敢有所隱瞞,就將從魔族山洞搭救鴻烈開始一直到三天前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講述了一番。

    「按照你說的,那亢金龍和尾火虎半年以來一直在追蹤你倆?」

    「離開中土一直到西江鎮,我始終有一種感覺,自己被什麼人在盯梢。但那個時候一門心思照顧師兄,所以沒有多去留意。之後它們找上門時所說的話,前後推斷極有可能就是它們。」

    「半年……」李凈天沉默了一會兒,「我離開奎星宮的時候天上還一切太平。」

    「師父!」夢辰顯然強行壯了壯膽,小心翼翼地問道,「孩兒知道你不喜歡我,可是夢辰從小承蒙師父和老主人養育,大恩從未報答。倘若老主人真的出了什麼事,還望你能夠告訴我,如果我能為老主人做什麼,夢辰絕無二話!」

    「絕無二話!哪怕要你去死?」

    夢辰咬了咬嘴唇把心一橫堅定地答道:「是的,只要能讓老主人平安,就是去死,夢辰也絕無二話!」

    李凈天微微閉上眼睛抬起頭,長長舒了口氣。

    「孩子……」

    夢辰一激靈,李凈天幾乎從來不用這個親密的字眼稱呼自己,而對於鴻烈卻從來不會吝惜這個字眼。當年她因此而暗自嫉妒師兄,甚至說只要李凈天叫自己一聲「孩子」,那就是要她去死都可以。

    「死兩回了……」夢辰眼中含淚,暗自解嘲道。

    而李凈天的話語極其誠懇,並無丁點兒嚴厲的口氣:「為師一直對你有些成見,這些年來委屈你了。這次鴻烈能夠活命,沒有你,做不到,為師這裡謝過了!」

    說罷李凈天沖夢辰抱拳欠身微施一禮。

    「師父!」夢辰哭拜在地,她原本還想多說些什麼,可是心中多年的委屈被師父這幾句話就給徹底引發了出來,頓時直哭得伏地不起。

    鴻烈在屋裡還以為師父又嚴厲訓斥了夢辰,心騰騰直跳。

    「起來,」李凈天將夢辰攙扶了起來,「為師把對魔族的成見強加在你身上,真是過了!你猜得沒有錯,天界如今是不太平。但是兄長究竟出了什麼事我此刻還不能和你說。我現在就要趕回去,鴻烈就交給你了。我知道你的心思在傲然身上,但這一次鴻烈卻需要你好好費心了!」

    「孩兒……孩兒……遵命!」

    「只要鴻烈能夠下地,就可以讓他像從前那樣修鍊,雖然無法和在天界修鍊相比擬,但只要持之以恆應該也能有所收穫。先讓他儘快練到乾級第十層吧!」

    「是!夢辰一定竭力相助!」

    「讓他不要太過心急,練功急不來。另外這信箭你拿著,再遇到敵人千萬不要硬撐,我剛才看了,你的傷也挺重,不過只要好好調養假日時日便能恢復。」

    「多謝師父掛心!」

    「如果有強敵,你只要覺得敵不過就給我信號。記住了么?」

    「是!夢辰記住了!」

    李凈天託付完一切便在鏡湖之上又設立了一道更為強大也更為隱蔽的屏障,他沒有去和鴻烈作別,便獨自一人飄然而去。

    離開鏡湖獨自飛到空中,老人顯得感慨萬千:「但願不會出事!」

    說起李凈天對於柳夢辰的成見最早是因為她的出身。

    因為魏三陽的關係李凈天幾乎恨透了魔族,而當年挑選弟子的時候夢辰是他的兄長親自決定。

    那時並不是沒有其他人選,李凈天因此不知和哥哥爭吵了多少回,但最終還是拗不過哥哥,而夢辰也沒有辜負李倚天的眼光撐過了天火的歷練。

    夢辰入門后,練功刻苦同時又善解人意,加上李倚天時不時為弟弟開導,漸漸地李凈天也就淡化了昔日的成見,直到他發現傲然與她墜入愛河。

    三個弟子里,鴻烈天資雖然最高,但這僅限於練功,待人接物方面多少有些遲鈍。所以圓滑的傲然原本最招李凈天喜愛。

    可忽然有一天他發現這個愛徒漸漸因為夢辰的關係怠於練功,不思進取,心中的震驚可想而知。

    雖然很是憤怒,不過那時李凈天還存了一個僥倖:是你夏傲然自甘墮落,可我還有夏鴻烈!可誰想到不久后他又發現鴻烈竟然單戀起了自己的師妹。

    如果不是李倚天及時攔阻,恐怕柳夢辰早就命喪在李凈天的劍下。在那以後,夢辰便到處受到李凈天的冷眼,練功方面也得不到師父的指點,於是修為便與夏氏兄弟拉開了差距。

    同時,李凈天又將魔族無善類的說辭時時掛在嘴邊,並始終對夢辰十分嫌惡。這些事情,夢辰完全明白。

    鴻烈入住北辰宮,最高興的是李凈天。而當他被哥哥刺殺的消息傳來,老人幾乎在一夜之間白了所有的髮絲,他覺得這一生無論付出何種心血都得不到應有的回報。

    如今,總算徒弟找到了;命也保住了,雖然神功盡廢,但李凈天終究沒有絕望。

    他自知身為奎星之主無法時時刻刻在下界陪伴鴻烈,所以最後他才那樣委屈自己的內心,竟然破天荒地用「孩子」來稱呼夢辰。沒想到這一下果然起了奇效,最終讓他得以放心地離開。

    夢辰並沒有被「欺騙」太久,很快便明白了李凈天的用意。但有時候,人總是願意被一些東西欺騙著,並渴望多欺騙一會兒。就好像鴻烈對於夢辰的情愫一般。 李凈天乃是奎星之主,鴻烈的授業恩師,而他的二哥便是如今的白虎監兵神君李倚天。原本他還有一個更加強大的大哥,名喚李擎天,只可惜此君英年早逝。

    在天界之下共有五方大陸,原本其上各族混居,不過經過千萬年的變遷如今每一方大陸上都有它們最為主要的住民,於是便有了:

    東方魔界大陸、南方仙界大陸、西方人界大陸、北方鬼界大陸,至於中土則是妖獸的天下,不過如今魔族的爪牙已經染指了大部分的領土。

    在每一方大陸之上,皆有一座直達天界的山峰,五座「天柱」支撐起了整個天界。而李氏三兄弟的名字便是得自中、西、東這三座山峰。

    而此刻,離開了鏡湖的李凈天正在空中沉思,究竟該如何才能快一些讓鴻烈恢復原來的樣子。最終他的目光落在了西方的那根天柱之上。

    「對啊!」李凈天喃喃道,「夢辰那丫頭之前提及了倚天峰,為什麼不去找找他呢!」
    完全犯罪需要幾隻貓? 東川篤哉 拿定了主意李凈天急忙調轉了方向,向著倚天峰疾飛而去。

    李凈天口中的「他」不是別人,正是他與李倚天的師尊葉歸鴻。

    葉歸鴻的生性很是淡泊,原本被推舉為白虎監兵神君也是因為他刺殺了寒月,可謂眾望所歸。但他總希望能夠快一些找個接班人,而他也的確很快就遂了願。

    李倚天接任白虎神君后不久,老爺子就飄然隱居,在倚天峰上一邊守護這根神界西方的天柱,一邊安度晚年。

    距離倚天峰還有兩三里地的樣子,李凈天隱約看見在雲霧之中有一個巨大的白虎虎首。來到近前才發現,原來這是一座倚著絕壁而建的神廟,那廟門便是白虎的血盆大口。

    在這廟門之前,有一個不大的平台,方圓不足百丈,除去廟門的那一邊外全部挨著絕壁,當真踏錯了一步便萬劫不復。

    他來到廟門口,整了整衣冠正準備進去,忽然間廟門左右的一對白虎石像突然活了過來。就看左邊的那一隻咆哮一聲,聲震雲霄:「來者何人?此乃倚天神峰,擅闖者,殺無赦!」

    李凈天打量了這對石虎一番,頗是輕蔑地一笑,繼而沖那說話的石虎朗聲道:「進去告訴你家主人,就說我李凈天前來拜訪!」

    那石虎聽到了李凈天的名字不禁就是一驚,一旁的那隻石虎沖李凈天咆哮道:「我家主人有過吩咐,這白虎神廟誰都可以來,唯獨你李凈天,一步都不能踏足!」

    對於右邊那隻石虎的話,李凈天似乎絲毫都不感到意外,只見他冷冷一笑道:「葉老頭還是這麼固執么!」

    「放肆!你這目無尊長之輩!我家主人乃是你的師尊,你前來拜訪竟無半點尊敬的口氣么!」

    「尊敬?他!」李凈天很是不屑,「這麼說你們是不願意為我通報了?」

    「難道我們的話還說的不明白么!天底下誰都可以來這裡,唯獨你不能來!」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請葉歸鴻自己出來當著我的面說這句話,而不要找你們這兩個石頭怪物鸚鵡學舌!」

    「你!」那兩頭石虎氣得全身發抖。

    就在僵持的當口,忽然間就聽得從那「巨虎」的口中傳來了一個蒼老卻又洪亮的聲音:「凈天,進來吧!」

    說罷,只見那巨虎的獠牙緩緩升起,為他讓出了一條入廟之路。李凈天微微一笑,都不再看上這兩頭石虎一眼便闊步走進了神廟。

    雖然這廟在外頭看起來並不很大,但裡頭卻著實幽深,彷彿真的如同來到了一頭猛虎的體內一般。

    大約走到了「虎心」的位置,李凈天遠遠就瞧見了一座三丈來高的神像,從身上的神衣來看乃是白虎監兵神君,而它的臉隱藏在黑暗中瞧不真切。

    神像的腳下有兩盞長明燈,燈前一位白髮老者正盤腿而坐,背身向外,似乎正在閉目冥思。

    李凈天來到他身背後,將劍匣取了下來,往地上狠狠一戳,餘音在巨虎的體內回蕩不息。可那老人似乎依舊沒有起身甚至沒有說話的意思。繼之而來的沉默將兩人籠罩。

    就這樣僵持了約有一個時辰,兩人誰也沒說話,誰也沒動身。到了最後倒是那位老人先開了口。

    「你的涵養功夫倒是沒有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