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Gormsen Linde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 ago

    蕭怒聳了聳肩,而接下來幾人又在這星雲殿內說了一會兒才各自離開。

    蕭天也是迫不及待的回去自己的院落,他可不放心楚雲的狀況。

    …………

    轉眼兩天過去,整個天域中都傳開了蕭家公布出去的消息,令得天域震蕩不休!

    蕭家三長老蕭沐為血月左使,潛藏在蕭家足有數十年之久。

    這個消息,令得天域中各個家族或者勢力都開始了自查,畢竟血月的人既然能夠隱藏在蕭家數十年時間而不被發現,那麼他們之中會不會也有這樣子的人呢?

    要知道,蕭家可是天域五大巔峰家族之首,論實力幾乎沒有多少家族和勢力能夠比得上的。

    連蕭家都被血月之人滲透了,那麼他們的家族或者勢力也未嘗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至於血月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蕭家更詳盡的列了很大一部分的資料出來,甚至還包括了上古時期那血月的部分信息,讓整個天域眾人更是為之覺得可怖……

    和蕭家同樣列為天域五大巔峰家族的端木家族,皇甫家族,秦家以及趙家這四個家族也同樣開始自查,不過相較於其他一些家族或者勢力,他們的各個家主都是開始親自與蕭震聯繫,了解了之前在蕭家族地中發生的一切,讓這每一位家主的神色都變得很是凝重……

    反正總而言之,因為蕭家事情的主動公布,不僅讓天域震蕩,更是讓血月成為了絕對的眾矢之的。

    短短時間內,血月便成為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爸爸……爸爸……」

    護法的專屬院落中,靈兒跑到蕭天面前,撅著小嘴一副快要哭出來的可憐樣子。

    「我的小妮子這是怎麼了?」

    蕭天彎腰將靈兒抱著坐在大腿上,道,「誰惹你了?告訴爸爸,爸爸幫你報仇!」

    「媽媽到底怎麼了呀?為什麼還沒醒呢?」

    靈兒咬著嘴唇,淚花都在她那雙靈動的大眼睛中縈繞。

    而此刻,芷晴也牽著離兒走了過來,這姐弟倆雖然沒有說話,但卻也滿滿的都是對楚雲的擔憂!

    的確,這都過去五天時間了。

    楚雲仍舊是處在昏迷狀態,可偏偏不管她的身子還是精神都已經恢復到了最佳狀態,但就是醒不過來,不管大家如何在她身邊呼喚,根本就一點反應都沒有……

    別說靈兒他們了,蕭天也都是擔憂萬分。

    他幾乎所有能用的辦法都用過了,可就是沒有起到任何效果!

    「放心吧,你媽媽肯定會好的!」

    蕭天抱著靈兒,柔聲道,「難道你們不相信爸爸嗎?爸爸向你們保證,行嗎?」

    「真的?」

    靈兒眨著大眼睛,問道。

    「當然!」

    蕭天重重點頭,將靈兒放在地上,笑呵呵的道,「好了,小妮子,讓芷晴姐姐帶著你和離兒去外面玩兒吧!乖乖的哈,別跑遠了!」

    「好!」

    有了蕭天的保證,靈兒放心一些,便是和離兒手拉著手,一起與芷晴一同朝外邊跑去,不時的便可以聽到他們清脆的笑聲,讓蕭天不禁一陣莞爾……

    可是很快,蕭天的臉色也沉了下來。

    他雖然答應了靈兒,可實際上他自己仍舊是毫無辦法。

    如果再這麼下去,就算楚雲的身子已經恢復最巔峰,可也一定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不斷垮掉……

    「天哥……」

    不知過去多久,蕭天仍舊坐在椅子上,靠著椅背閉上雙眼不斷思索中,耳畔卻是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睜開微闔的雙眼,便見得凌月靈,林裳和林怡三女並肩而來。

    稍微坐直了一下身子,蕭天笑道,「你們怎麼來了?不是在後面陪著雲兒嗎?對了,雲兒好些了?」

    「還能怎麼好?」

    凌月靈苦笑著搖搖頭,與林裳和林怡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嘆聲道,「家裡幾乎能夠看的人全部都讓看過了,可雲兒姐還是昏迷不醒!我們甚至連是什麼原因都找不到!」

    「是啊!」

    三梳 七寶酥/馬甲乃浮雲 林裳也是輕聲一嘆,「我在想是不是要請師娘來看看,畢竟師娘在這方面有著很大的優勢!」

    她口中的師娘,值得自然就是莫若水了。誰讓林裳也跟了蕭天呢?

    蕭天的師娘,也自然是她們三女的師娘。

    「哎……我昨天就聯繫過了,可師娘沒有任何回應!」蕭天苦笑著搖搖頭道。

    「那我們現在能怎麼辦呢?」

    一時間,這『怎麼辦』三個字縈繞在幾人心尖,弄得他們真心不知該如何去做。

    所幸,至少有蕭天他們每天為楚雲梳理身子,倒也不必擔心會因為昏迷而導致身體機能下降。

    咚咚咚……

    就在這時,那院落的大門被敲響了,蕭天他們微微一愕,在將院門打開后便見得蕭鵬從外面快步而入。

    「護法,嫂子們好!」蕭鵬欠身行禮。

    「是你啊!」

    蕭天點點頭,問道,「有事嗎?」

    「星雲鎮上的人傳來消息,說是有人要見護法,具體的情況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兩個女子!」蕭鵬也不遲疑,直接回道。

    「有人要見我?」

    蕭天聞言一怔,與三女交換了一個不解的眼神,又道,「有沒有說是什麼人?」

    「沒有!只是據那傳信的人所說,那兩個女子應該和護法您很熟悉,而且對我們在星雲鎮上的布置也有些了解,她們一下子就找到了那人傳消息回來!至於其他的,那年齡稍長的女子說您去了就知道了!」蕭鵬如是說道。

    「……好,我這就去!」

    蕭天沉吟片刻,起身道。

    「天哥……」

    凌月靈叫住了蕭天,眼中滿是擔憂。

    血月左使死了,而這幾天時間中,蕭家族地內雖然揪出了幾個血月之人,但誰也不敢保證會不會還有,所以必須要防備血月的報復。

    「放心,沒事的!」

    蕭天擺擺手,笑道,「你們就留在這裡照顧雲兒!我去去就回!」

    說完,他不等三女拒絕,便招呼著蕭鵬一起朝外走去。

    自從蕭鵬向他表示忠心以後,蕭天雖然並未怎麼用他,但對其也算是照顧有加。

    蕭鵬是護法之人的這個消息,在蕭家族地內幾乎沒有多少人不知道的,平時候哪怕就連家主都會偶爾召見問問情況,也讓蕭鵬的名氣在族地內日益增加。

    而蕭鵬自身也算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他明白自己的一切都是蕭天所給,所以在各個方面都努力為蕭天考慮,也能夠為蕭天解決不少族地內的小事情。

    …………

    「人在哪兒?」

    幸運鎮上,蕭天和蕭鵬來到這裡,卻是問道。

    「就在前面不遠處的那間酒樓!」蕭鵬指著前面街角處,回道。

    蕭天點點頭,笑呵呵的道,「對了,那是客來居吧?我記得我和慧兒第一次見面就是那裡,當時我還差點揍了那丫頭一頓,哎……現在都過去那麼幾年了!」

    蕭天的話,蕭鵬並未回應。

    蕭慧在族地中的地位比他蕭鵬可是高了很多,他也自然不方便發表任何意見。

    來到客來居,蕭鵬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徑直引領著蕭天去了上面二樓的雅間。

    顯然,他已經做足了功課,也是為了避免蕭天去等,算得上是盡職盡責了。

    「護法,我在外面等候!」

    來到雅間門外,蕭鵬如是說道。

    「不必了!」

    蕭天笑呵呵的擺了擺手,道,「這樣吧,你去下面吃點東西,要不然到處走走,我想你也沒多少機會出來玩兒的!等離開的時候,我再叫上你一起便是!」

    「這……不好吧?」蕭鵬有些意動,可卻顯得頗為猶豫。

    「沒什麼不好的!聽我的!」

    「是!」

    蕭鵬點點頭,這才下樓離開。

    而蕭天正要準備叩響房門的時候,那房門竟然自動打了開來,蕭天微微一愣,卻也是沒有絲毫猶豫的跨步走入。

    房門被重新關上,蕭天這才古怪的望了一眼這個有這兩個房間的雅間,正要準備開口說什麼之際,一個熟悉的聲音自內間傳了過來,「天弟弟,怎麼還不進來?難不成害怕姐姐我吃了你不成?」

    「水姐?」

    蕭天一怔,這聲音正是水漣漪的!

    「咯咯……不就是姐姐我嗎?」

    水漣漪那嬌媚的笑聲讓蕭天哭笑不得,而後蕭天也是邁步走入了內間,但當他看清楚另外一個女人之時,蕭天卻是徹底愣住了,近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紫姨,您怎麼會在這裡?」

    沒錯,這內間中除了水漣漪之外,還有一個身穿紫色連衣裙的中年美婦,正是紫姨,紫竹夫人!

    紫竹笑吟吟的望向蕭天,「天兒,見到紫姨很奇怪嗎」

    「咳咳……是啊,還真的有點!」

    蕭天訕訕一笑,旋即拉來一把椅子坐在旁邊,道,「紫姨您想要見我直接進去族地不就行了?還非得讓人來通知我一下?」

    「這不是守點規矩嗎?」

    紫竹夫人翻了一個白眼,沒好氣的道,「怎麼,讓你這小子走幾步路就覺得不舒服了?」

    「不是不是!我可沒那個意思!」蕭天連忙擺手,那樣子讓水漣漪看的更是咯咯直笑。

    「對了,紫姨您和水姐怎麼會一起來的?你們認識嗎?」蕭天又問道。

    「咯咯……」

    紫竹夫人輕笑不語,而水漣漪則是笑得更開心了。只是在她笑的過程中,因為穿的是低胸的衣裙,她那對飽滿似乎隨時都要蹦出來似的,若是在外面不知道要吸引多少男人的目光了。

    「怎麼?我的問題有什麼奇怪嗎?」蕭天很不解,撓著頭問道。

    「好了,我和你說吧,弟弟!」

    笑過之後,水漣漪挽著紫竹夫人的手臂,嬌聲道,「現在和你正經的說一說哦,她可是姐姐我的師父呢!」

    「什麼?師父?」

    蕭天聽了這話,陡然一驚,他還真的沒想到會是這樣子的師徒關係。

    「好了,這些都不重要!」

    紫竹夫人擺了擺手,隨即面色一肅的凝聲道,「天兒,這次我帶著漣漪一起過來,是有兩件事情!」

    「紫姨請說!」蕭天也是重重頷首,應道。

    「第一,我會帶著漣漪去一個地方修鍊,等她的實力差不多了才會讓她出來!東域水家那邊已經說清楚了,這是要告訴你的第一個消息!」紫竹夫人如是說道。

    「能夠跟著紫姨修鍊,這是水姐的福氣!」蕭天笑呵呵的道。

    雖然他直到現在都並不知道自己這個神秘紫姨的來歷,但卻可以保證的說她沒有任何惡意,且實力必定是在神域!能夠有神域高手作為師父,這也是無數人想破頭的事情。

    「對對,天弟弟說得對哦!」水漣漪也是在旁嬌笑著應道。

    「你們不用拍我馬屁了!我又不是馬!」

    紫竹夫人沒好氣的朝兩人丟出一個白眼,隨即再次道,「至於這第二,我是來看雲兒的!」 「我是來看雲兒的!」

    這句話,讓蕭天心裡一驚,他第一時間反應的便是楚雲。

    只是,紫姨怎麼會認識雲兒呢?

    蕭天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說,她們之間應該沒有任何交集才對。

    畢竟楚雲乃是混元大陸并州楚家的二小姐,而紫姨雖然來歷極為神秘,但卻也應該與混元大陸沒什麼關係。

    「莫非是雲兒出去歷練的時候認識的?」蕭天很是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