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Gormsen Linde posted an update 5 months, 2 weeks ago

    「哈哈,子謙好眼力!後生可畏啊!」

    要說佐藤敗的有些蹊蹺,這盤棋的玄妙之處就在原先的殘局上,白棋進退維谷,卻仍抵禦了黑棋的進犯,如此局勢已是罕見,然而附加在棋局上的陣法才是這盤棋真正的的精妙所在。

    原先的白棋和黑棋分明是在一個小小的棋盤之上擺出了一個微型的迷陣,佐藤在甫一落子就臉色大變時,就是因為入了迷陣,任何一顆棋子的插入都會啟動本來存在的陣法。

    所謂迷陣就是依靠環境的布置擾亂入陣之人的視線,佐藤在發現眼前的布局已不是先前看到的景象便知道自己著了道,他極力回想本來的棋局,奈何眼睛傳輸進腦海中的情形讓他始終沒辦法冷靜回想。

    眼前擾亂人心的景象,不斷增加的棋子,這些不斷加大的信息量讓他的腦袋處理起來越來越困難,直到他的白子落在禁著點之上,如此明顯的錯誤!

    倭國皇儲放在身側的手快速的做了個手勢,而一個黑衣武士似是接到什麼命令悄悄退出大廳。 章節名:第三十七章暗夜波濤

    話分兩頭,王紫早早離了拍賣場,尾隨血族幾人穿梭在夜晚的城市間,血族的夜行能力很強,而王紫跟蹤的血族顯然輩分也不低、警覺性很強,王紫只得遠遠跟著。

    晉入築基期后除了源源不斷的靈力,關於修真的功法王紫根本不會,好在有做殺手時藏匿的身法和慧遠方丈給的斗篷、這也是王紫後來發現的,斗篷輸入靈力后的隱身!

    地方越來越偏僻、逐漸遠離了市區,最後停在東郊一所廢棄的尾樓,空曠的四周、兩個手下謹慎的掃過四周后低頭站一個血族身後。

    王紫不敢大意、遠遠隱在一顆繁茂的樹枝間,凝神小心的掃向為首的血族,之前跟蹤時不覺得,此時卻震驚於那人的氣勢!不是什麼排山倒海的壓迫、卻像是讓人望而生畏的獸性,暴戾、兇殘!隱隱可見身後的兩個血族有些發抖的身軀!

    撤下了徘徊在男人身邊的神識,王紫靜觀其變。

    三人似乎是在等什麼人,漸漸傳來草木扇動的聲音,不一會一個渾身漆黑的男人急速而來、穩穩停在男人身邊。

    「沃爾夫伯爵。」來人頷首道,一口地道的義大利語。

    魔道祖師 墨香銅臭 「說」

    「末上維公爵行動了。」

    「呵,繼續。」男人冷笑一聲,身上似乎透出更強烈的獸性。

    「末上維公爵聯合諾菲勒家族、狼人從旁協助,聲稱要佔領血潭,驅逐血統不純正的王,在王的覺醒儀式上發動叛變。」

    「哼、狼人,引狼入室?那個老東西果真是活得太久了么?」聽到狼人二字,男人身上猛然釋放的殘暴氣息震得面前三人不自覺退兩步。

    這邊隱匿的王紫也暗自心驚,如此獸性!怎會是一個人散發出來的?!腦袋中急速過濾著血族的派系,有了!Gangel族氏!傳說這一族的人最接近自然,擁有自然賦予的獸性,外形甚至思想在特定的環境下可以獸化,而不得不說的是他們族內每一個人都是最優秀的戰士!他們的戰力就是來自於與生俱來的獸性!

    可是,Gangel族人喜歡身居自然,寧願漂泊流浪也不願和血族的人們打交道,聽起來現在血族內部有了不小的混亂,而且他們似乎扮演著一個很重要的將角色啊,這次衝突的對象拉伙了狼人,狼人可以說得上是Gangel族人的宿敵,怪不得那男人如此激動。

    「血潭如何,王呢?」男人繼續問道

    「已經有八位領主前去護衛,王仍在沉睡。」

    「我父親呢?」

    「老親王已經組織了族內的戰士,昨天動身前往血潭,老親王吩咐您速回,聯絡中立家族,王的覺醒儀式、應該會很漫長,老親王囑咐不惜一切代價,保護王安全!」

    「……我馬上動身回去,你回到我父親身邊,我一定帶著中立家族的人趕到,不惜一切代價、護王周全。」男人稍作思考後沉聲道,復又吩咐:

    「你們兩個留下追查1號下落,不可放過任何線索!」

    「是!」

    王紫一驚!追查她?前世她死後Enmity封鎖了消息么?為什麼?血族又為什麼追查她?她確信、前世並沒有跟血族有過任何牽扯!

    「還有、盯住殺手聯盟的人,但不要動手,這是在東方的地界,不要惹事,清楚了?」

    「是」

    殺手聯盟?這麼說他們的目的也是她王紫嘍?可是,Enmity不是親眼看到她死么?他這樣做到底什麼原因?王紫那現在腦子裡亂糟糟的,為什麼這兩個毫不相干的勢力會因為她而出現在華夏?

    以前不知道,重生后漸漸知道前世華夏被設了結界,而且就在她死去的地點華夏與T國的界碑處,她萬萬想不到導致她二十多年漂泊在外的經歷居然是哪位神通廣大的人刻意而為!

    1號不接華夏的任務,這是行內眾所周知的事情,血族和殺手聯盟又怎麼會一致的把目標鎖定在這裡?!

    兩個血族接到任務已經快速閃走了,留下後來的血族和為首的男人,想不通原委,王紫也不打算繼續待下去了,身形一閃躍出十幾米。

    「轟!」一聲突兀的爆炸在王紫藏匿的樹上炸響!快速奔跑中王紫迅速回頭看了一眼,只見為首的血族渾身暴戾之色站在樹旁,已經血紅的眼睛快速的掃向周圍,周身戰力充斥,一觸即發!

    好敏銳的洞察力!她只是稍微移動便被察覺到!看著男人掠過的眼神、彷彿下一刻就會鎖定獵物撲將過來的狂暴,王紫暗自感嘆、自然界創造了一個什麼樣的族氏?人類的外表、野獸的靈魂!

    幸好有斗篷、不然王紫不認為她可以躲過那人的洞察,一旦被他們定為獵物、定會不死不休!

    王紫影在黑暗中的墨眸沉了再沉,還是不行、她的戰力、還是不能與之一戰,重生一回,先是慧遠方丈、再是騰蛇、如今又是血族戰士!前兩次是她僥倖了,甚至因禍得福,如今的血族、卻再一次讓她嘗到了力量懸殊的無力!

    接下來面對的修真界,陌生的生存規則,陌生的力量,時刻潛伏的危險,前世作為殺手幾乎無所顧忌,可是以後呢!她要一直這樣躲下去么?!一直這樣默不作聲的積攢力量么?!她不敢想,這樣下去、她還有什麼資格找到母親,有什麼資格對抗對她下結界的人?!

    緊緊地攥著手中的斗篷,王紫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修真境界不漲,天極圖又遲遲翻不開下一章,今天又遇到血族,她有些急躁了,會員方丈說過,修真境界跟心境有很大關聯,心不靜了,境界也難漲,是她不冷靜了……

    王紫快速的穿過城區,往西郊城區衛家而去,現在這個時間,他們應該已經回去了吧,剩下的兩個關卡他們應付根本不會有問題,軒轅劍應該已經拿到了,真想看看那把劍。

    進入郊區,王紫疑惑止步,怎麼回事?有人在打鬥?神識探去,有一方、居然是衛自謙他們?!王紫調轉腳步、飛身跑進路旁的茂林,打鬥聲漸漸清晰起來,近了、才發現是一群黑衣武士,那就是倭國派來的嘍,而另一方,赫然就是幾個暗夜下依然難掩風華的公子:衛子謙、衛子楚、衛子方、李戰、慕千、慕千夜。

    衛家尤其是衛子楚的武功王紫還是很清楚的,李戰的攻擊很犀利、猶如他的人一般,出鞘之劍、招招必殺,不斷折在他手下的武士,讓他在對戰中看起來像個不可侵犯的神!而慕千,身上的邪佞之氣不受抑制的散開、出手狠辣、一擊必殺,慕家的攻擊有點類似殺手,只講求取人性命,不管套路如何。

    王紫止步在不遠處,這場沒什麼意義的戰鬥快結束了,幾位公子明顯是在貓捉老鼠,先玩玩而已,倭國派這些人來攔截、意義何在?

    果然,不過一刻鐘,倭國的武士已經死傷殆盡,幾位公子毫髮無傷。

    「哼哼,為什麼要陪著群討厭的死士周旋?浪費本公子的時間,本公子還想早點回去見王紫殿下!」衛子楚踢了踢腳邊的屍體,抱怨道

    「呵呵,說的是啊,人家也很想小紫紫呢~這麼久不見,我就知道小紫紫也是想人家的,要不然也不會來這裡啊~」

    慕千手中拿著不知道哪裡來的潔白手帕擦了擦手,整理整理西服,繞過遍地的屍體走向王紫,方才戰鬥時邪佞氣息早不見了蹤影,嘴角妖冶的向上彎起。

    今天第一次早上發文、如果大家覺得這個時間合適的話,以後就這樣~ 章節名:第三十八章驚變【求收藏啊親】

    幾人隨著慕千的動作看向這邊,卻發現王紫身披黑袍站不遠處,不知來了多久。

    「啊啊~王紫殿下你什麼時候來的啊?我剛剛打架的時候有沒有很帥啊?你過來也不說一聲,我可以更帥的啊!」衛子楚可不像慕千那麼騷包,發現王紫在場后三步並兩步越過慕千跑到王紫身邊,嘰嘰喳喳的說了起來。

    「王紫殿下去哪裡了啊?小銀都沒有開,還好我發現了,這群倭國癩皮狗,搶不過就打,打也派點有檔次的好么,派一群烏合之眾過來這明擺了看不起本少啊!更看不起王紫殿下這段時間來的寶貴點撥啊!」

    衛子楚裝作憤憤然的說道,順道『不經意』的投了個眼神給身後的幾人,哼哼,他就是要讓他們知道他跟王紫的關係很好,他的功夫就是王紫點撥的,尤其是李戰,早就好奇了吧!

    「原來小楚楚今天這麼爭氣是因為小紫紫哦~呵呵~」說話的慕千已經停在王紫面前,雙手插兜只笑的妖冶至極。

    「那是……誒?!死妖精本少什麼時候不爭氣了!本少哪次不是衝鋒陷陣一馬當先啊?誰像你就知道耍帥燒包無節操!」

    「小楚楚這是嫉妒人家風華絕代、迷倒萬千少女么?這個是天賦所致,小楚楚就不要自怨自艾了好么?」慕千自顧自的扭曲衛子楚的意思,毫不在意的玩笑道。

    「誰會嫉妒你啊死妖精!本少堂堂男兒、鐵骨錚錚!腦子秀逗了嫉妒你這個死妖精啊!」聽到慕千扭曲自己的意思,衛子楚瞬間炸毛了,跳起來吼道。

    慕千依舊笑著,陸續離開戰場的幾人看著兩人又在這耍寶,都搖頭失笑,衛子楚從小就被慕千吃的死死的,慕千隨便幾句話就能讓衛子楚跳腳。

    王紫心裡也覺得有些好笑,這就是朋友吧,吵吵鬧鬧,表面上相看兩厭實際上默契十足,餘光里屍橫無數的背景,面前淡淡的溫馨氛圍,李戰巍峨的身形站在王紫身後,衛子謙細心地觀察了幾人並無負傷也靜立一旁,溫潤的雙眼看著王紫,慕千夜站在哥哥身後卻也看著王紫,似乎對王紫身上的黑袍很是感興趣,衛子方在一旁看著手中的幾塊令牌思考。

    這樣的一場戰鬥,能在結束後有這樣的朋友相伴身側,應該、是件幸福的事吧,不自覺的想到自己,每一次的戰鬥,似乎都是孤軍奮戰,除了九幽,她的身邊,從未出現過別人。

    衛子楚還在炸毛中,慕千越是不動不說話,衛子楚越是惱火,眼看這就要撲上去咬幾口了,王紫看夠了,伸出藏在黑袍下的手,扯了扯衛子楚的袖子,說道:

    「唔,你剛才很帥。」

    衛子楚的表情很精彩,其餘幾位公子的表情也很精彩。

    理論上衛子楚應該高興的跳起來,因為能讓王紫主動碰觸的人那絕對是少之又少,能讓王紫主動開口說話那也一定是難得之極了,更何況還是誇他的話,可是、可是王紫明顯安撫小孩子的話,墨黑的瞳仁在月光下依舊深沉卻怎麼都透露出來『你乖乖的,別炸毛了』的訊息又是怎麼回事啊啊魂淡!

    他的英明偉岸呢?他的鐵骨錚錚的?他的玉樹臨風呢?在王紫殿下眼中那其實是小孩子在鬧脾氣么?!啊啊!衛子楚心裡一陣那什麼馬咆哮而過,渾身豎起的毛似是被潑了冷水,瞬間泄了氣。

    王紫看著衛子楚低垂著腦袋,以為自己的勸說起了作用,心裡相當滿意,以前她就是這樣安撫九幽的,果然對衛子楚也管用啊!

    幾人思緒幾轉,看著衛子楚和王紫之間詭異的磁場交流,除了同為面癱的李戰,其餘幾人心裡都笑翻了,奈何不好笑出來,一個個扭頭掩唇、肩膀顫動不已。

    卻在這時,漸漸轉暗的四周,讓方才還瀰漫著溫馨的氛圍漸漸破裂開來,王紫疑惑抬頭,卻見樹林上方原本玄月倒掛甚是清明的天空漸漸被絲絲浮浮黑霧遮擋,轉瞬間遮擋的嚴嚴實實不見一絲月色。

    王紫眉心微擰,這黑霧來的不尋常!

    才這般想,周身突然泛起絲絲寒氣!幾位公子默契的兩步上前圍攏在王紫身旁,神情肅然,幾人都不是泛泛之輩,黑暗的環境並沒有阻礙視力,只見越來越多的黑霧自四周蔓延而來,剛剛經歷過戰鬥的樹林霎時被陰森的氛圍籠罩。

    這是、煞氣?!王紫心下有疑惑、有震驚!如此濃烈的煞氣!煞氣是來自幽冥地府的東西,是諸如魑魅魍魎此等鬼怪的養分,人間界只零散分佈,陰氣極重的墓地陵園也只是輕微而已!

    王紫已是蛻凡之體,這等煞氣並無威脅,而還是凡人之軀的六位公子,雖是陽剛之軀,但在陰氣如此之重的環境中戰鬥,絕不是如方才對戰武士般輕鬆的事情!

    王紫看看圍在自己身旁的幾人,眼眸愈加深沉,她早已習慣戰鬥,更習慣了獨自面對戰鬥,而如今,這幾個毫不猶豫挺身向前的男子,卻讓她有片刻的不知所措。

    魑魅魍魎王紫並不看在眼裡,但是要帶著幾人一起離開這裡,今晚、會是一場惡鬥!

    操縱這些東西的幕後之人遲遲不現身,煞氣越來越重,王紫凝神掃向四周,試圖找到突破口,可四周均是被濃濃煞氣封鎖,密不透風,幾位公子神情也愈加凝重起來,身在古武世家,雖不像王紫能夠與鬼怪正面接觸,卻也知道這世上不幹凈的東西向來有之,如今如此陰森的氛圍幾人心中有了猜測。

    衛子謙分神看了看王紫,卻見王紫眼眸深深,望著前方的黑霧一言不發,衛子謙心裡沉了沉,今日是他們魯莽了,把家族的護衛盡數散去,如今陷入險境,此刻他只希望、能護王紫周全!

    突然王紫眼眸一轉,定定的望著不遠處大片的屍體,只見黑霧瀰漫的屍體,像是被召喚了一般,僵直著身體爬將起來,空曠的雙眼偶爾跳過一簇瑩綠的火光,越來越多的屍體僵直的豎立起來,不過片刻便是森森一片,黑暗的環境中大片的瑩綠色火光跳躍在不遠處,讓彼此的對峙詭異之極。

    一陣煞氣激蕩而來,似是接到什麼命令般,大隊的死屍張牙舞爪的朝王紫幾人走來。

    王紫面上平靜,腦中卻極快速的過濾著可能的解決辦法,這些還是低等級的殭屍,行動遲緩攻擊能力低下,卻沒有痛覺全靠本能驅使,被咬到後果不堪設想。

    對了!神聖的東西!王紫快速的掃視了慧遠方丈給他的儲物戒,果真找到了一些佛家符,是慧遠方丈親手所繪,不予多想,王紫往幾人手中各塞了一枚,示意他們收好,幾人照做。

    此時殭屍群已然迫近,幾人挑起腳邊的武士刀率先殺過去,手起刀落,一顆顆滾落的頭顱,瑩綠色的火光撲閃著熄滅。

    情形似乎回到了王紫剛來的時候,幾乎無反抗之力的武士們,任由幾位公子宰殺在地,可這一次,王紫卻絲毫不覺得輕鬆,暗處的人還沒有出現,真正的魑魅魍魎還沒有現形,這些殭屍只是頭陣。

    王紫暗暗凝神觀察,陰森的壓迫逐漸出現在四周,砍殺聲中突地摻雜了陣陣桀桀的怪笑,殭屍群中的幾人聽到異動,揮手斬落了大片殭屍,飛身落在王紫身邊,警惕的盯著四周! 章節名:第三十九章鬼煞

    怪笑聲此起彼伏的在四周響起,所剩不多的殭屍停止了攻擊獃滯的立在不遠處,濃重的煞氣又一波襲來,夾雜著迫近的怪叫現出烏拉拉一片虛浮的黑影!

    仔細看去卻是一個個醜陋之極的怨鬼!幾人暗暗倒吸一口冷氣!今晚見到這許多殭屍已經是意料之外了!如今面前貨真價實的鬼怪,他們又不是道士如何捉得了這許多鬼!

    許是見到了新鮮的血肉,黑壓壓的一群惡鬼張牙舞爪的想撲過來,爆發出一陣強過一陣興奮的怪叫,奈何似乎忌憚著什麼遲遲不敢上前!

    王紫垂眸,隱去眼中的戾氣,居然是怨鬼!如此多的怨鬼明顯是被人圈養起來的,這看似風平浪靜的京都如今居然出現了鬼修!而且是鬼修中的禁忌修士!沒想到她踏入修真路的第一場遭戰遇居然是鬼修!

    「呵呵~這是哪位閣下?還不現身么?排場夠大了吧~」慕千性感的聲線不急不緩的響起,面上的笑絲毫沒有受到怪異氛圍的影響。

    「桀桀……你就是慕千吧~桀桀……長得的確好看的很啊!不知道練成了怨鬼、還能不能這麼美呢桀桀……」一個尖銳難聽的聲音響起,話音剛落一群怨鬼前已然出現一人,佝僂著腰,凌亂的長發,烏黑的道袍,左手執一架獠牙鬼面三角魂幡。

    「桀桀……看看我的孩子們多麼高興啊~今天要能吃得下他們,你們統統晉級!桀桀……」那人亂髮下詭異的綠眸掃過幾人,對一群怨鬼說道,引起一片桀桀怪笑。

    「呵!好笑了,你這噁心的老頭兒異想天開了嗎?能動的了你楚爺爺的人還沒出世呢!就憑這群跟你一樣噁心的鬼?也不照照鏡子都丑成什麼樣子了,說這話不會笑死人么?」衛子楚嫌棄的話絲毫不落下風。

    「桀桀……脾氣真是不小呢!敢這麼說,桀桀……孩子們,一會兒他的靈魂就給你們分食了桀桀……」老頭兒因怒氣明顯更加尖銳的聲音說道,而得到這個突然地獎勵的怨鬼們詭異的綠眸登時死死地鎖定在衛子楚身上,恨不得馬上撲上來啃噬!

    「桀桀……你們還在等什麼,享用吧!」老頭兒左手一揮鬼面魂幡命令道,一群怨鬼接到指令一個個興奮的撲向幾人。

    「嗷……桀桀……」這是痛苦憤怒的聲音!首先撲上來的幾個怨鬼,一近幾人的身便被一道金光彈出,發出憤怒的尖叫!

    「桀桀……沒想到你們還有這個東西!有意思有意思!那你們更要死了!」老頭兒看到幾人居然有佛家符護身,斬草除根的心思更重,狠狠的一揮魂幡,黑壓壓的怨鬼不顧一切的重新撲上來。

    這符的防禦能力有限,面對怨氣如此重的鬼怪,金光一點點黯淡下來,鬼怪包圍中的六人雖然著急卻有條不紊的應對著,直到符完全失去效用,幾人卻是將內力灌輸在武士刀上斬殺起來!

    幾人修習的都是古武,陽剛的內力剛好可以抵禦陰森的鬼氣,但是對方畢竟不是血肉之軀,槍棒武器都派不上用場,他們這樣也只是拖延時間而已,內力再深厚也有耗盡的時候,到時候不用這些鬼東西,光是周圍的煞氣也夠幾人受的了。

    只見六人背對背呈圓形戰圈,四周不斷湧上黑壓壓的鬼怪被密不透風的內力阻擋在外,這場拉鋸戰、似乎怎麼看都不樂觀。

    果然不過多久,六人的內力已經支出大半,內力組成的屏障晃動不已,讓迫不及待的惡鬼們更加醜態百出的攻擊起來。

    「桀桀……孩子們你們還在玩什麼?還不快加把勁,浪費這麼多時間!」那邊的老頭兒似乎看夠了這場『無意義』的拉鋸戰,命令怨鬼全力攻擊!

    「嗷……」出乎老頭兒的預料,原以為會看到幾人被撕咬的絕妙表情,沒想到聽到的卻是怨鬼們的慘嚎!撲上前去的一整排怨鬼竟只來得及留下一聲聲慘嚎便化成一縷黑煙魂飛魄散了!

    老頭詭異的綠眸暮地睜大!不可思議的瞪著此刻出現在李戰手中的劍軒轅劍!

    怎麼可能?!那是把法器?!他收到的消息不是這樣的啊!而且李戰並非修士怎麼能夠使得了法器!

    李戰突如其來的一擊震懾到了不斷上前的怨鬼,畢竟那是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雖然他們也沒了投生的可能,但也不代表他們願意魂飛魄散!默默地與李戰為首的六人拉開距離,忌憚著他手中的軒轅劍。

    再說軒轅劍,在黑乎乎的環境中竟依然清晰可見銀白色流暢的劍身、金色紋路蜿蜒直上,森森劍氣似將環繞周圍的煞氣也隔開老遠!李戰執劍而立,渾然天成的正氣竟將虎視眈眈的眾鬼堪堪逼退幾步!

    「桀桀……這軒轅劍竟真是個好東西呢,但你們以為憑一把破劍就可以逃過本道手下怨鬼無數嗎?別妄想了桀桀……」老頭兒尖銳的聲音肆意的嘲笑道,蔑視著六人,嘲笑他們的『天真』

    「桀桀……還不快給我動手!給我撕碎他們!把他們的靈魂呈上來!」老頭用力揮舞著魂幡,濃烈的煞氣一陣陣湧出,怨鬼似乎忘了方才的忌憚,不要命的撲了上來,卻一排排化作黑煙消散在軒轅劍劍下!

    看到自己辛苦圈養的怨鬼跟切豆腐似的消散在李戰劍下,老頭兒亂髮下的臉隱隱扭曲起來,不斷晃動的魂幡仍散發著濃濃煞氣,他這是想困死六人!六人沒有足夠的內力支撐,在煞氣中行動會越來越遲緩,似乎預見到幾人悲慘的下場,老頭扭曲的臉更加怪異起來,口中發出一連串怪笑。

    可事實證明老頭今天出門絕對沒有看黃曆!黑壓壓的樹林中突現強光!一眾怨鬼紛紛抱頭哀嚎!

    「臨」

    「兵」

    「斗」

    「者」

    「皆」

    「陣」

    「列」

    「在」

    「前」

    清脆堅定的聲音似乎從四面八方傳來,伴隨著每個字落下的是無形的咒印,狠狠砸在眾鬼身上!一陣大過一陣的哀嚎,噗噗聲陸續響起,已經有一些鬼怪支撐不住魂飛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