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Gormsen Linde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3 weeks ago

    器華宗的人和依附著器華宗的勢力也紛紛起身,向成飛見禮。

    成飛向眾人致意后,笑著說道:「天色已晚,咱們就不必再玩什麼虛禮了,大家各就各位,我要按著各桌的人數分配酒食了。」

    成飛先在長條桌子上擺滿了熱氣騰騰、香氣四溢的美食和酒罈子、酒碗,又在周圍順時針轉著圈兒挨桌分配,最後是自己營地里映華門、挽青派、鐵魚幫、旗斧幫的留守人員。

    沒有入席的只有十一個人。

    鐵魚幫幫主於天梭、前堂堂主崔浪、海賜在瞭望點執勤。

    旗斧幫幫主袁崇海、副幫主夏侯擎在營門當門神。

    項昆依然在照顧曾留鶴。

    韓寶和冷峻峰在營地內的一些死角巡視。

    姚書音在成飛的營帳外圍巡視。

    凌俏初在營帳內守著小金。

    柳翠瑤在酒席桌間穿插照應,負責協調各桌不同的需求。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成飛難免就要說到今天的主題了。

    「各位都知道,我成飛被火鳳吞了下去,但你們不知道的是,如果我當時竭力反抗,她是不可能把我吞下去的。」

    北烈派掌門聞遜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我知道了,成副掌門是為了給火鳳來個肚裡開花,讓那魔獸死於非命!」

    成飛哭笑不得,「聞掌門,你想多了,我只是沒有辦法穿越這大蛋殼,想試試能不能出去了大蛋殼再想辦法對付火鳳,或者逃走搬救兵。我便故意裝作一時大意、疏於防範,火鳳就中了計,以為她連日來沒有攻擊我,才使我放鬆了警惕,所以一口把我吞了下去。」

    剛才就走到近前的柳翠瑤出聲了,「公子也不提前打個招呼,害得我們好不擔心。」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王覺仁 成飛搖了搖頭,「那火鳳老奸巨猾,如果你們沒有猝不及防的神態,她怎能安心帶我出去?但我想不到的是,她的食道竟然是一個強大的煉化爐,讓我險些丟了性命。」

    器華宗宗主程運奇忍不住插了一嘴:「煉化爐?用來做什麼?」

    成飛輕嘆了一口氣,「其實火鳳並非嗜殺成性,也並非吞食人身用來修鍊的惡魔,一切都是咱們咎由自取。由於我們擅自闖入了邪鷲嶺,並在集中攻擊時破壞了她的鳳卵,相當於小火鳳早產了,她才把我們困在這裡,每天煉化一些修鍊者給她的小火鳳補充營養,可憐天下父母心呢!」

    成飛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日後小火鳳有現身幫助自己的可能,如果火鳳母子被烙上了食人惡魔的標籤,自己也會飽受詬病。

    一聽成飛提到了鳳卵,立刻就有一些看到過那耷拉腦袋小火鳳的人出聲了,紛紛發表著原來如此、咎由自取之類的感言。

    成飛接著說:「雖然我現在形象全無,但火鳳始終沒有辦法煉化我,可我想盡了辦法也逃不出去,勉強算是打了個平手,最後見天色已黑,我就向火鳳說明要繼續衛護那些靠攏我的隊伍,火鳳便讓我返回了大蛋殼。」

    馬上想起了一片讚譽聲和拍馬屁的聲音。

    陣華宗的大長老曲傲岳有些遺憾,「看來成首席不是自己進來的,而是火鳳用了自己的手段把成首席送了進來,成首席也沒有找到穿越大蛋殼的方法。」

    「不錯,我自己無法穿越,是火鳳一腳把我踹進來的!」

    舉座嘩然!誰也想不到成飛是以這種方式進來的!而且還毫不避諱地說了出來!

    但大家隨即想到這也已經很了不起了,成飛可是唯一一個被火鳳吞了還能夠全身而退的人!

    符華宗的四長老保渙彰卻露出了微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成長老一定是提出了什麼要求,火鳳覺得有些過分,才一氣之下把成長老踹了進來。」

    大家的耳朵一下子都支楞起來了。

    成飛也微微一笑,「保長老還真是心思敏捷,一語中的!小火鳳的狀況一直沒有好轉,終日里奄奄一息,說明這十一天來被煉化的八百來人幾乎沒起作用,我勸火鳳不要做無用功了,直接放棄吧。結果就把火鳳惹毛了,爆發了一場大戰,險些要了我的小命。」

    馬上就有不少人驚呼道:「難怪之前覺得大蛋殼外玄氣波動的厲害!」

    龐樹魁和蓋猛更是懊悔不已,早知道那是成飛大戰火鳳引起的,自己還出來蹦躂什麼?

    待到下面安靜了下來,成飛接著說:「火鳳把周圍兩百里內毀得一塌糊塗,卻始終收拾不了我,只好停止了攻擊,接受了我的條件。」

    許暢恆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火鳳把周圍兩百里內毀得一塌糊塗,卻收拾不了你!你究竟是什麼修為?只怕這雷氣境也不是你的真實修為吧?」

    成飛不緊不慢地回道:「目前來說,是的,我就是雷氣境的修為。只不過,我有一些特殊的保命手段,才得以在火鳳的肆虐下生存下來。」

    「目前來說?好吧,我明白了。」

    許暢恆是明白了,程運奇和郜名勛也明白了,項昆和柳翠瑤早就認定成飛的修為在一步步地恢復,其他人卻都是一頭霧水。

    映華門門主皇甫訓憋不住了,「成公子,你快說說向火鳳提了什麼條件。」

    成飛展顏一笑:「這是今天召集大家來的主要目的。討價還價的過程我就省了吧,直接告訴大家結果好了。火鳳母子會在後天中午離去,大後天日出的時候,困住我們的大蛋殼就會消失。」

    這一下,近五百人的大聚餐猶如狂歡一樣!

    終於可以脫困了嗎?當然是真的!因為是成飛親口說出來的!(未完待續。) 狂歡時間長達一刻鐘才漸漸平息,但隨即有人提出了一個問題,火鳳母子會在後天中午離去,那豈不是明天、後天還有被火鳳吞噬煉化的可能?

    當議論聲傳到成飛的耳朵里時,成飛動作極為明顯地看向了錦華宗、驚羽派、斷山教、仙都府的差役官兵所在的營地,慢悠悠地說道:「火鳳明天、後天當然還會進來,這我可干涉不了了,能忽悠著火鳳帶著奄奄一息的小火鳳遠去另尋它法,我已經儘力了。」

    絕大多數人都看明白了、聽明白了成飛潛在的含意,接下來的兩天里,火鳳只會吞噬煉化沒被成飛衛護的四支隊伍,在場的人是絕對安全的。

    成飛之所以一再強調小火鳳奄奄一息,是為了斷絕某些人的非分之想,沒人會對一個奄奄一息的魔獸崽子感興趣。

    各位當家人和實權人物輪番向成飛敬酒,輪到了曾留鶴的時候,曾留鶴竟然推開了項昆,高舉酒杯,跪倒在地!

    一時之間,聚餐的現場陷入了沉寂,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曾留鶴的身上。

    曾留鶴目不斜視,只盯著成飛一個人,氣沉丹田,忍著身上的傷痛,朗聲說道:「多蒙成公子出手,救下了我這個老頭子。曾某的傷勢有些重,只憑這裡的條件難以痊癒,只怕要留下不可逆的頑症,甚至於境界大跌。沒想到成公子只手擎天,竟然能讓我等脫困,曾某有救了!成公子當受曾某這一跪!」

    曾留鶴是有名的硬骨頭,還是一百零八個教派中排名第二十二的吟古派的掌門,卻不顧形象地跪倒在成飛面前,讓眾人無不對這個老人家心生敬佩。

    隨後,吟古派的七長老俞耿也在曾留鶴旁邊跪了下來,一起答謝成飛對自己的救命之恩。

    成飛猛然覺得裝逼的時刻到了,開玩笑似的問道:「曾留鶴,俞耿,我不是只救過你們兩個人的命,可在大庭廣眾之下跪倒的當家人和實權人物只有你們兩個,你們不怕對吟古派聲名有損么?」

    成飛一邊說,一邊笑眯眯地環視著周圍,似乎是在看有沒有人下跪似的。

    曾留鶴並沒有因為成飛直呼姓名而不悅,正色回答:「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師長跪恩人,乃是天經地義。」

    俞耿回答說,成飛保住了他們的掌門人,就是保住了吟古派的中流砥柱,吟古派就不會因為精英受損、靈寶被毀而一蹶不振,只要曾留鶴在,吟古派就有希望。

    成飛知道曾留鶴是教派之中少有的盪氣境高手,還是參悟蘊世塔最有心得的人,吟古派的功法就是由蘊世塔參悟而來,曾留鶴功不可沒。

    成飛的腰板一挺,舌綻春雷:「好!你們既然有此胸懷,我就送你們一場大造化!我問你們,你們最大的遺憾是什麼?」

    曾留鶴一下子神色黯然下來,「蘊世塔被毀,再也不能參悟蘊世血象訣了,曾某此生的遺憾不過如此了!」

    成飛的眉頭微微一皺,蘊世血象訣?應該是大衍血象訣才對,但轉而一想就明白了,必定是因為功法殘缺,他們沒有推演出原來的名字,只知道是某某血象訣,就和蘊世塔的名字連在了一起。

    俞耿也把蘊世塔被毀引為平生憾事,以後再也沒有機會參悟了,只怕修為難以寸進了。

    成飛故作不解地問他們:「之前聽你們吟誦口訣時,時有間斷,不知是何意?」

    曾留鶴苦笑道:「其實蘊世塔並沒有表面上那麼光鮮,內部刻印的口訣多有殘缺,若是能吟誦出完整的口訣,吟古派早就不是現在這等模樣了!」

    成飛笑道:「我是否可以這樣理解,你們只憑著蘊世血象訣的殘缺口訣,造就了一個吟古派,一個在東華國一百零八個教派中排名第二十二位的吟古派!」

    「公子慧眼如炬,正是如此。只可惜蘊世血象訣不但殘缺,而且那些上古文字難以辨識,能被我們參悟出來的不足十分之一。都知道曾某酷愛古書,卻不知道曾某為了明晰上古文字的苦楚。」

    成飛笑得嘴角都咧開了,「我還是小看了蘊世血象訣,原來你們只掌握了不足十分之一的殘篇。」

    這時,程運奇提醒成飛,「曾留鶴、俞耿都有傷在身,曾留鶴還偌大年紀,不如讓他們起來說話吧?」

    程運奇的聲音不大,成飛的聲音卻不小,「讓他們起來說話?起來再跪下多麻煩啊!我都說了要送他們一場大造化!我要填補他們最大的遺憾!到時候,他們還不得再跪下?」

    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中,成飛面對著曾留鶴、俞耿舌綻春雷,「你們二人的頭腦可還清明?」

    曾留鶴急忙回答:「曾某重傷在身,不敢多飲。」

    俞耿說自己不勝酒力,也沒有貪杯。

    「既然如此,開放意念海,本公子送給你們完整的蘊世血象訣,聽清楚了,是完整的蘊世血象訣!」

    曾留鶴、俞耿如同五雷轟頂!

    他們當然聽清楚了,成飛說的每一個字都聽清楚了,完整的蘊世血象訣!成飛怎麼可能有完整的蘊世血象訣?

    成飛當然得留給他們驚訝和消化信息的時間,順便享受一下別人的驚訝。

    趁著這段時間,成飛先在自己的蓮池上用造化玄氣凝結出了大衍血象訣,並把和大衍魔尊相關的字句全部替換掉,然後又複製了一份。

    待到曾留鶴、俞耿壓抑住激動的心情,做出了恭謹之態,成飛就知道他們準備好了,心念一動,一個個文字飛進了曾留鶴、俞耿的意念海。

    曾留鶴、俞耿立刻內視意念海,卻隨即疑惑起來,不是上古文字?

    緊接著,他們看到了自己熟悉的片段,立刻激動起來,沒錯!絕對錯不了!真的是蘊世血象訣!是沒有殘缺的蘊世血象訣!是每一個字都認識的蘊世血象訣!

    他們不由得淚流滿面,痛哭失聲,再也不用一個字一個字的琢磨是什麼字了!再也不用徹夜研究缺失的字句是什麼了!

    兩個人無視了所有的一切,如饑似渴地在玄氣口訣里尋覓,每當確認了一處曾經推敲不出的字句是什麼,就不由自主地連連點頭,甚至興奮得手舞足蹈。

    就那麼跪在那裡手舞足蹈,難度夠高的。

    關注著他們的人怎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毫無疑問,成飛真的把完整的蘊世血象訣送給了他們!

    問題的關鍵在於,成飛竟然有完整的蘊世血象訣!而且是隨手送出的!那麼,成飛是否還有其它的超凡口訣?

    蘊世血象訣不足十分之一的殘篇,造就了一個吟古派,一個在東華國一百零八個教派中排名第二十二位的吟古派!完整的蘊世血象訣意味著什麼?

    這個問題,根本就用不著多考慮,只怕三十六玄門也擋不住吟古派前進的步伐,很可能用不了多少年,九大宗里就會有一個吟華宗!

    看向成飛的所有目光都變得熾熱起來。(未完待續。) 正在一些人糾結著想跪拜成飛得到機緣時,成飛已經招呼著大家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了,機緣想要就會有么?更何況,自己也沒那麼多機緣送給你們。

    一直到歡宴結束的時候,曾留鶴、俞耿才意猶未盡地被人拉回了現實。

    他們二人齊齊拜倒,願以成飛馬首是瞻,但有差遣,萬死不辭。

    此言一出,立刻就有一大幫子跟風表決心的。

    成飛也不多說什麼,只是和大家禮節性地告別。

    不一會兒的工夫,錦華宗、驚羽派、斷山教、仙都府的差役官兵的營地就不再平靜了。

    在成飛營地里歡宴的同時,他們想盡了各種方法想穿越大蛋殼,卻難以如願。

    等到成飛的營地里歡宴結束的時候,他們就想方設法地打聽來了消息,才知道成飛穿越大蛋殼並非因為大蛋殼的防禦力量減弱了。

    讓他們恐慌的是,明后兩天他們還要被火鳳襲擊兩次,保守估計也得被吞吃一百二十人以上,他們加起來也不過是一千兩百人而已,平均不到十個人就要被吞掉一個!

    恐慌的情緒不可遏止地蔓延開來,他們註定今夜無眠。

    凌塵派掌門司馬樂途的營帳里,司馬樂途和三位資深長老默然不語。

    他們的功力遠非那四支隊伍可比,他們也用了各種方法探測大蛋殼,根本就不可能穿越出去。

    剛才驚羽派和斷山教都派人送來了有關於成飛歡宴的消息,這讓他們喜憂參半。

    喜的是終於有希望脫困了,憂的是不知怎麼向真命神主交代!

    一萬三千多人被困在這裡面,一共被火鳳吞吃煉化了八百多人,凌塵派就佔了四百人!而且這四百人都是凌塵派的精英!

    同樣喜憂參半的,還有葯華宗的副宗主耿南。

    他喜的也是終於有希望脫困了,憂的是不知怎麼向宗主交代!

    他現在已經打聽清楚了,在俠隱峰的時候,宗主寧廣超、葯事堂長老和耀生就對成飛禮遇有加,甚至有送給成飛一個長老名號的提議。成飛也與寧廣超、和耀生的關係甚好。

    耿南卻把成飛「推」出了葯華宗的聯合戰隊,促使成飛投向了其它宗門教派的懷抱!

    耿南越想越後悔,葯華宗已經實力大損了,卻把成飛這個強大的助力也失去了,只怕自己萬死難辭其咎!

    這一夜,酒勁上涌的成飛卻睡的很香甜。

    該做的事都做完了,該達到的目的都已經達到了,只等著出去后大展身手了。所以,他在酒宴的後半段喝了個痛快,直接來了個和衣而卧。

    他醒來后沒有接著起床,躺在那裡卻有些無聊,就盤點起了蓮池上儲存的物資。

    比較顯眼的,是那堆黝黑黝黑的聚氣葫蘆。

    聚氣葫蘆原來有六百出頭,成飛剛開始的時候給了鐵魚幫四十七個人每人兩隻。後來於天梭從二十五個陣亡者的身上收回了十五隻,成飛沒要,讓他們回去后自行分配,反正鐵魚幫的大本營里還有好多人呢。

    成飛還給了映華門九十隻、旗斧幫二十隻,挽青派至此已經有一百三十四隻了。

    成飛還給過卞融璋兩隻,器華宗宗主程運奇、符華宗的宗主衛豪、陣華宗的宗主洪祐現身誘敵時,成飛給了三位宗主每人一隻。

    成飛自己的小夥伴們個個有份,現在手裡剛剛好二百五十隻……二百五!太吉利了,得分點出去才行,順便再籠絡一下人心。

    不過一隻聚氣葫蘆價值兩萬兩銀子呢,也不能隨便往外送。

    成飛覺得身兼的那些職位得來的有些太容易了,乾脆那些相關的頭頭腦腦們人手一隻吧,就當做自己花錢買官做了,等日後找他們的時候腰桿能挺得更直一些。

    成飛盤算了一下,符華宗的四長老保渙彰,凝霜派的掌門唐雲秀,北烈派的掌門聞遜,陣華宗的大長老曲傲岳、九長老陳凱非,墨州防禦使麾下的左軍統制魯瞻、后軍的副統制冼蓬勃、中軍第二將的準備將翟福慶,江台縣的縣尉竺趨源、慶松縣甲乙丙丁班的都頭鞠由、江余縣的副都頭仆佑家。一共有十一位。

    成飛忽然想起了器華宗甘願讓賢的原五長老許暢恆、六長老郜名勛,也應該送給他們一人一隻。

    成飛又想到了和自己交情不錯的殘槍門門主公孫合、聚林派掌門荊毅和六長老桑寬,以及歸臨神教的掌教任力行和妹妹任綺蕊,也給他們一人一隻吧。

    對了,旗斧幫算是自己人了,鐵魚幫的精英們都有了,也得對旗斧幫照顧一下。那二十組衛護葯華宗的已經人手一隻了,剩下的包括幫主袁崇海、副幫主夏侯擎在內的十個人都來上一隻算了。

    成飛累積了一下,一共二十八隻,乾脆挽青派的高層、凌俏初和表現很好的一共發放二十二隻吧,這樣的話自己正好剩下二百隻,好算賬。

    朝霞映照的時候,火鳳如期而至,吞下了六十六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