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Gormsen Linde posted an update 5 months ago

    「……」來人!把這個智障給我拖下去!

    雲瑕走後,夏初縈一個人看著海里跳來跳去游來游去的魂魚,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怎麼感覺身後有股怪怪的視線一直盯著她……

    小尾巴僵硬的回過頭,她的視線先看到一雙黑色的綉著暗銀色雲紋的靴子。

    還好還好,秦蒼夜的衣服一向都是黑色綉暗金色蟒紋的,雲紋,還是銀色的,那肯定不是他……

    呃不對……今天自己把大姨媽弄到他身上了,他好像換了衣服了……

    然後視線再往上,熟悉的腰,熟悉的胸膛,熟悉的臉……

    那張緊抿的薄唇表現了他此時的心情——很不好。

    夏初縈心裡咯噔了一下:我完了。

    又咯噔了一下:不對啊,我沒殺人沒放火,為嘛這樣看著我!

    「王爺?……」

    「本王不行?」他淡淡打斷。

    呃……!卧槽!雲瑕說的話被他聽到了!!

    「沒有沒有,王爺你很行,你最行!」她慌忙擺手,口不擇言。

    說完之後自己也楞了一下,又慌忙解釋,一臉窘迫,「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不行你不行……」

    也不對!夏初縈急了,「我的意思是,王爺你最棒!你很行……啊也不對,你……」

    「本王到底是行還是不行?」

    「……」小尾巴一退再退退無可退,她被他禁錮在胸膛與牆壁之間,他微微俯身,兩人的臉只相差一寸距離。

    夏初縈一閉眼,「行!你最行!」

    「……是么?」秦蒼夜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而後放開,若有所思,「本王怎麼不知道……你對本王這般了解?」

    靠!說不行又不對!說你不行又不對!瑪德鬧哪樣!

    「咳咳……還用了解嗎!想想就知道了!秦王殿下威武勇猛,怎麼會不行呢~」

    聽著她諂媚狗腿的話,秦蒼夜滿意,「看來你在心裡想過無數次了,本王是不是應該滿足你?」

    滿足?

    他指的是什麼?

    不會是那個吧?

    NO!

    NONONO!

    夏初縈一臉驚悚,「王爺,有話好好說,有飯好好吃,不要開玩笑,人家還小,還未成年,你這樣是犯法的。」

    。 「十五了,不小了。」秦蒼夜淡淡道。多少女孩子十五歲都已經嫁人了。

    誰知道夏初縈整張臉都垮了,「王爺,人家今年十六……」

    秦蒼夜差點被噎到。

    夏初縈:「就知道你不愛我,你愛的只是我的身體,你連我的年齡都記不清,還說喜歡我,騙紙騙紙!」

    愛她的身體?

    秦蒼夜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她一樣——小籠包,小短腿,小身板。

    ……本王到底圖她哪裡?

    覺察到秦蒼夜的目光,夏初縈險些一口氣提不上了噎死。記錯她的年齡就算了,還鄙視她的身材!

    「滾蛋!不要出現在我眼前!滾滾滾!」

    秦蒼夜扶額,無奈的搖搖頭,果然……這幾天的女人都很暴躁。

    見秦蒼夜轉身,夏初縈怒了,瞪大眼睛,「我叫你走你就走啊!滾回來!我累了!抱我回去!」

    秦蒼夜見她一臉炸毛的樣子,忍不住彎起一抹笑意,「好,本王抱你回去。」

    「這還差不多~」

    兩人的動作全都落入容深的眼裡,他雙拳緊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那種無力之感遍布全身……初縈啊……

    ——

    一進入從極之淵的範圍內,司南和導航都有了動靜。

    也就是說,原本壞掉的司南和船上的導航,現在能指示方向了。

    眾人不再是雲里霧裡的了。

    夏初縈看著司南蹙眉,司南指的方向是北,也就是說他們正在往北航行。進入從極之淵的範圍,但是還沒有到達從極之淵,此時的司南往北,說明他們在從極之淵往南的方向。

    而碼頭鎮……是在東邊。

    好奇怪,看來這個從極之淵的位置很奇怪,就算現在能看到從極之淵是在北邊,依舊無法判斷這個從極之淵,到底是在碧落海的哪一處。

    「我們到了那裡之後,有一個水下棧道。」林潯給眾人解釋,「棧道通往從極之淵,那下面像是龍宮似的,豪華無比,我們可以在那個住個七八天的,那裡也有房間,是貝殼的那種床,反正很有意思。」

    聽著就很好玩,像是遊覽了水下樂園一樣。

    夏初縈越來越感興趣,「這段時間,水下就好像陸地一樣,眾人能夠呼吸,有房間住,有吃的?」

    「嗯,不過從極之淵里本就沒有水。」林潯答道。

    夏初縈點頭,往秦蒼夜身上一靠,「哦,王爺,我想去看林潯說的貝殼床~」

    雲瑕頓時兩眼發光,床啊!夏二想看床啊!

    容深心裡發緊,「到了從極之淵后……該如何行動?」

    「這個你不用擔心,到達之後完全是自由活動,想找什麼寶物就找什麼寶物,在這七天內你可以隨便找,然後在最後一天決定帶走哪一樣就行了。」林潯道:「我是沒什麼想要的,你們想要什麼?」

    夏初縈自然是要找鏡月琉璃了,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但是總要去碰碰運氣。

    秦蒼夜和容深的目標都是殘陽玄砂,雖然他們二人手上各有一小塊,但是誰都不知道是否夠用,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多找一些好。

    但是……

    。 夏初縈已經和秦蒼夜商量過了,只一次無論找到什麼,他們都不帶出去。

    因為這個從極之淵太古怪了。

    如果真的能找到鏡月琉璃和殘陽玄砂,他們也不會帶走,只要確定從極之淵有這兩樣東西就行了。

    夏初縈覺得,從極之淵的寶物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或許是因為這些寶物根本不是從極之淵的!

    有句話叫做羊毛出在羊身上,這些寶物,她覺得……應該就是從盛京來的!

    所以這一次還有一個任務,那就是好好調查從極之淵!

    「行了,大家都別想那麼多了,好好睡一覺,明天該吃吃該玩玩,後天我們就到從極之淵了。」

    林潯說完,眾人也覺得有道理,便各自休息去了。

    夏初縈靠在秦蒼夜身上不願意起來,「王爺,我們去看會海吧。」

    「好。」

    ——

    與此同時,其他船上。

    皇帝蹙著眉頭:「確定?秦王帶了兩個外人來?」

    紫嵐點頭:「確定,屬下看的清清楚楚,那兩個人不是秦王府的人。」

    皇帝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我這個秦皇弟啊……做事總是太過大意,哈哈哈……」

    若是被天下人知道,盛海節時,秦蒼夜帶了兩個沒有名額的外人來,那麼……

    可是,皇帝實在是想太多了。

    他想得到,秦蒼夜不會想到么?容深和雲瑕的身份就算皇帝和紫嵐查到了又怎麼樣,秦王殿下照樣有辦法,把『不是』變成『是』!

    到時候,皇帝就知道什麼叫做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想給秦王府難堪,那也得看看對象是誰啊,秦王府……是那麼好欺負的么?

    就算沒有秦王府,皇帝只是要找容深麻煩?……那麼,天醫谷繼承人,容氏集團的首席,又是那麼好欺負的么?

    這一次一共有六艘船,另外一艘船上,白凌霜惡狠狠的咬著牙!

    她和阮千夢、夏月影被分到了一艘船上,難免會在吃飯的時候遇到。

    夏月影就罷了,阮千夢這個平日里跟在她身後搖尾乞憐的賤人,居然也敢給她臉色看!

    她的容貌和戰氣都已經恢復,她現在不是廢物!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她這一次恢復了戰氣之後,居然晉階了!也就是說,她現在和夏月影是一樣戰階的了!

    這艘船上的人都聽說過在萬魔森林裡發生的事。

    他們既對白凌霜鄙視,又覺得夏月影可怕。

    白凌霜和夏月影都想殺了夏初縈,但是白凌霜受到了懲罰,而夏月影沒有,更加可怕的是,聽說那天在萬魔森林裡,夏初縈居然還好心的救了夏月影!

    這就說明了夏月影的心機有多深啊!把一切罪名推給了白凌霜,自己安然無恙!

    但是眾人雖然知道這一點,卻也不好說什麼,畢竟夏月影是紫嵐尊者的寶貝徒弟,這一次的盛海節,又是紫嵐尊者的靈力維持著。

    所以眾人都冷落了白凌霜,卻也沒有對夏月影表現出什麼不滿。

    白凌霜自然不高興了,明明要殺夏初縈的不止她一個人,結果夏月影這個罪魁禍首什麼事都沒有,反而是她被毀容被毀去了戰氣!

    。 這仇!怎能不報!

    但是她也不是傻的,她知道現在沒辦法對付夏月影,所以只能忍著!

    ……其實,這才是夏初縈的目的啊哈哈。故意放過夏月影,讓白凌霜記恨夏月影,毀去了白凌霜的臉和戰氣,讓白凌霜更加記恨夏月影。

    在白凌霜恢復戰氣之後,她的戰氣變高了,而此時她又對夏月影身懷恨意……一旦有機會下手,白凌霜是不會放過夏月影的!

    什麼叫做狗咬狗?這就是!

    其實此時的阮千夢心裡是複雜的。

    她跟了白凌霜那麼多年,不可能一點感情都沒有。但是知道了白凌霜只是利用她,覺得她傻,她便對她一點感情都沒有了。可是這一次看到白凌霜這麼慘,她居然沒有欣喜,只有慶幸……

    還好那次煉丹比賽之後,自己沒有對夏初縈再做出什麼過分的事來,不然……她只怕是會比白凌霜更慘……

    ——

    在船上的時間是漫長而無聊的,夏初縈趴在船邊看著腳下的魚,雖然魚很好看,可是這麼連續看了好幾天,也覺得索然無味。

    秦蒼夜也沒有閑著,雖然離開了盛京,但是還是需要處理一些奏摺的。

    他工作的時候,夏初縈一般都很乖的趴在一旁,要麼自己看書,要麼吃東西。

    吟詠風歌 陌上梨花 「尾巴。」

    「啊?」某隻尾巴放下手中的零食,抬頭,「叫我幹嘛?」

    「……你太吵了。」

    她在書房裡,他根本沒有辦法靜下心來工作,滿心滿眼都是她。

    夏初縈一張小臉頓時垮了,什麼叫她太吵了……她只是安安靜靜的吃個東西好嗎?

    小尾巴委屈的把零食放下,推到一邊,可憐巴拉的點點頭,「哦。」

    「……」秦蒼夜沉默了一下,繼續看書。

    夏初縈趴在軟榻上無聊至極,左翻翻右翻翻,沒過多久,秦蒼夜再次放下手中的書冊,「夏初縈,你太吵了。」

    某隻尾巴翻書的手頓時一僵,抬眼委屈的看著秦蒼夜,「我沒吵你啊……」

    「起來。」秦蒼夜放下書本站起身,雙手架在她的腋下,隨手將她一抱。

    「你不看書了?」

    「……」你在這裡本王怎麼看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