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Gormsen Linde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1 week ago

    「我追得上你們!」

    蘇摩越發沒有耐性:「尼克尤斯的軍隊出發了嗎?」

    法萊特爾急忙稟報:「是的,俊風將軍率領大軍已經向著迪文城火速進發,應該會先我們一步到達聖城廢墟。」

    「你真是耽誤事!我們必須拚死趕路了,不然不能保證星淚之夜到達!即便如此,可能我們將是最後一批到達的隊伍了!」

    蘇摩下令進軍,北王關傾巢而出,直奔東北方的教會聖城迪文而去。

    ?

    曾經的教會聖城,世界信仰之都。恢宏的迪文城如今已是一片荒涼的廢墟,殘垣斷壁毫無生氣,距離那場屠城慘劇,已過了二十五年。

    安靜了太久,忽然迎來喧鬧,頗感不適的穴居蜥蜴疑惑地從廢墟中探出頭來望向東北方的天空,應入眼帘的一切令小生物僵在了那裡……

    那是成千上萬列隊齊整的天使大軍,泛著微光的千萬羽翼,個個身披戰甲氣勢如虹!好似一片發光的雲幕鋪滿天空,緩緩向著廢墟的方向壓來!突然,大軍停在了半空之中,陣型隨之變化,漸漸擺出了戰鬥的架勢。

    蜥蜴也感到來自腦後的壓力,轉頭看向東南……瞬間又是愕然。鋪天蓋地的黑色巨龍!巨大龍翼幾乎遮蓋了西南方的整片夜空!龍騎士們同樣擺開戰鬥的架勢,雙方劍拔弩張,在這片廢墟兩端各持一方……

    眼看就要在這廢墟上方交手,蜥蜴識相的開始著手搬家……

    ?

    「這些天使來此何意?以為我們大軍向著東北方行軍是要攻打格蘭蒂斯,於是派兵迎戰?」龍王歐菲米疑惑的問道。

    「那他們應該守在邊境,主動出來可不是這幫縮頭烏龜的一貫作風啊……」天空斗神薩希派否定著。

    只見派去交涉的龍騎兵飛了回來。

    「那些個貨什麼意思?」薩希派問道。

    龍騎士稟報道:「天使號稱要迎接聖童降世,說如果我們阻撓,便不再客氣,希望我們退離。」

    「聖童?要降臨的不是七芒之主么?這種災星是天使族的聖童?哈!這些傻裡傻氣的天使在搞笑么?!」天空斗神笑了起來。

    「別這樣說,即便是死敵,畢竟都是應當尊敬的女性。更何況,那不是我們該操心的事情。」

    歐菲米問向身邊的中將:「魔族軍到了么?」

    中將聳了聳肩:「那些懶傢伙向來遲到。」

    歐菲米講道:「好吧,不管他們何時到,如果七芒之主降世,我們即刻動手!但凡天使阻撓,一併剷除!」

    天空的另一方,座天使長同樣命令道:「聖童降世,第一時間保護起來!但凡龍族阻撓,全力殲滅!」

    ?

    就在雙方僵持之際,夜空之中氣壓驟降!巨大壓力使得兩軍都被逼得降低了數十米的高度!

    所有人屏息望向聖城廢墟中央的天空,所有人也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就要來了……

    突然間,夜空程漩渦狀扭曲了起來,並且中央被吸向了頂端!剛剛成型的星淚異象瞬間破除,一道刺眼的光芒散發開來將夜空照得明亮無比!

    光芒過後,只見一顆發光的白色物體從漩渦之眼中以驚人的速度垂直墜落下來!

    「來了!」龍族和天使族的將領同時脫口,卻也同時發現了問題!

    可以勉強看到,發光的白色物體正是一個人形,除了泛有光芒的魂光圍繞,再無保護措施!以這樣的速度加速墜向地表顯然必死無疑!

    「這!?這要如何救下聖童!?」權之茵大驚失色!

    「這!?這還用我們動手嗎!?」龍王歐菲米也大感意外!

    正在眾人無措之際,變數再生!深埋於聖城迪文邊緣四角的神秘聖箱,受到天空降下壓力的感應,封印同時破除!內中沉埋近三十年的教會秘法衝出地表,匯向中心!

    只見這四股秘法之力聚為一體,瞬間組合為完整的教會秘法法陣,遮蓋整座聖城之大的圓形法陣垂直升向天空迎接墜下之人!

    雙方半空接觸,只見巨大法陣竟然像一張充滿彈力的大網一般,接住來者,並且被墜下之力從中心向下拉扯而去!

    法陣邊緣依舊保持上升之勢,而中心卻被越拉越靠近地表,就在與地表接觸剎那,墜下之人的下墜之力已被盡數卸掉,法陣突然撤銷了承載之能。

    內中之人透過法陣,『啪』的一聲,輕輕落在了地上,竟是毫髮無傷。

    「這!?」望著半空中還在緩緩升高的巨大法陣,不管是龍族一方,還是天使族一方,都無一例外的驚呆了……

    「這必然是已故的大主教奧托爾?泰提茨乾的!」

    權之茵思索著:「他不但知道聖童降臨的準確時間,而且在很早以前就將保證聖童平安落地的巨大秘法埋入了聖城的地下……不!不僅如此!他在建立聖城迪文之前便已經知曉了此事!正因為知道聖童降臨的準確位置,所以才將迪文城建立在了這個荒涼的遠古遺迹之上!」

    想到此處,座天使長已是疑問重重:「為什麼大主教奧托爾?泰提茨預知了這一切!?為什麼他要保護天使一族的聖童!?」

    一時間,座天使長陷入迷茫。

    龍族一方同樣不解,他們一樣搞不清楚這突然冒出的教會秘法法陣究竟是何來由,但他們卻率先拋開了諸多疑問。

    天空斗神薩希派雙刀出鞘大聲命令道:「殺掉七芒之主!如果天使動作,先殺天使!」

    龍騎士大軍涌動,座天使長即刻反應,佩劍出鞘下令道:「全力保護聖童安全!優先殺退龍族!」

    雙方大軍同時湧向中央,半空接觸,殺聲四起,場面瞬間膠著不堪!

    但凡有龍族人想要下落擊殺所謂的罪神,定有天使阻撓,與之糾纏在一處,同樣,但凡有天使想要降下接觸所謂的聖童,定有龍騎士前來阻攔……兩方誰也無法下落,很快便成為了純粹的空戰!

    ?

    漫天殺聲,光羽紛飛……一身潔白長袍,聖城中央的落下之人淡定的盤坐著,沉默著,似乎無所謂自己的生死……

    慢慢的,他抬起頭,面無表情望向上空。果然,此人正是擁有著辛拉爾軀體的七芒之主,自稱罪神?曼提斯的茵凡?安德維德! 這是……我所生活的世界?我穿越了多長時間?

    茵凡無從判斷,記得七罪魂遭到封印,被光陣吸入時空裂縫后,便進入了扭曲的未知時空之中。

    失去了一切感知,被黑洞漸漸吸過去,肉體不斷拉長分解,失去人形,靈魂幾近潰散……但是,就在實體與靈魂將要徹底被摧毀之時,光陣的力量漸漸衰弱下去,偏離了黑洞軌道,最終,又回到這個世界中來。

    對於他本人來說,由於失去感知,這段經歷宛如剎那,但經歷了那麼多的悲喜,得失,最後的真正絕望,如今的他好似變了一個人,似乎放開了一切,任由命運擺布,就那樣繼續盤坐著,對於頭上的火熱戰況不再理會。

    戰鬥進入白熱化階段,巨龍開始墜落,天使也已出現死傷,天使大軍第一第二陣皆已參戰,龍騎士軍團也僅剩少部分在後方待命。

    戰況越發激烈,龍王歐菲米和兩名斗神卻一個都未現身。

    座天使長心下不免起急:「非要讓在下先出底牌嗎?女士優先可不是處處適用的……」

    正在這時,只見夜空雲團之上光芒閃過,一條傲人白色身影羽翼齊展劃破夜空而來,頓時一股襲人的巨大魂能撲面而至,剎那間已沖入戰團!

    本已膠著不堪的戰局被這股突來宏力瞬間兩分!所經之處,巨龍血肉橫飛!龍騎士墜落無數!

    「熾天使!」終於看清來者身形,龍騎士們向著後方急退,擺起防禦陣型。

    「滅之代勒爾,禱告完成了?」戰局稍緩,座天使長湊過來招呼來者。

    六翼熾天使一身銀甲,褐色凌亂短髮下一張無瑕的俊秀面孔冷峻無情,凌厲目光直盯前方敵軍防禦陣線:「嗯,禱告已畢,現在是殺戮的時間,讓在下殺個痛快吧!」

    「記住!如果感覺自己的意識快被殺意吞噬,立刻放下手裡的戰鬥,給在下回來!明白嗎!」

    座天使長嚴肅的叮囑道:「你應該知道與卡門王雙生的沙侖劍聖的下場,如果……你也陷入了瘋狂,在下會不惜聯合龍族,優先將你抹殺!」

    「放心吧,權之茵,在下有分寸。」

    滅之代勒爾不耐煩的答道,隨後,他回過頭,望著權之茵面無表情的說道:「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在下真的失控了,聯合龍族抹殺在下,真的能做到嗎?」

    心中頓時一緊!權之茵寒毛直豎,她愣住了,根本沒能答話……

    緩緩抬手,滅之代勒爾將掛在脖子上的白色耳套和一面蒼白的骷髏面具同時戴上,劍舉胸前念道:「哀鳴無需聆聽,血腥無需嗅聞,看到爾等,看到爾等之屍,便是全部。」

    念罷,六翼天使羽翼震動,一道白光徑直衝入龍騎士的防禦陣!

    陣型瞬間告破!數百龍騎士中白光不停竄動,巨龍和龍騎士鎧甲紛紛解體,一下子亂作一團!

    座天使長面露愁容:「和御之卡薇爾比,這才是真正的殺戮天使……敵人的噩夢!但這般瘋狂怎麼可能掌控?如果可以,真是不願讓這對姐弟任何一人參戰……」

    正自感慨,突感身後冷刃襲來,瞬間化身開啟,身形放大數倍回身迎擊,看清眼前正是天空斗神薩希派!

    兵刃撞擊,驚天宏力爆發逼得兩人互撤數米。

    「若不讓熾天使參戰,單憑座天使長您一人,如何應付得了兩名斗神呢?」薩希派問道。

    權之茵笑應勁敵:「這正是夢想的美好和現實的殘酷不是么?」

    ?

    再觀熾天使,此時已是渾然忘我,完全成了一台瘋狂的殺戮機器!

    並不開啟化身形態,僅憑肉身在敵軍中穿梭來去,手中配劍瀟洒揮砍,所中之處盡都是巨龍頸項,對其上的龍騎士絲毫不感興趣。

    但早已習慣在戰鬥中保護坐騎周全的龍騎士們,明知對方目的,在熾天使神速面前竟是毫無辦法。

    只有越來越多的巨龍慘遭斬首,連帶其上的龍騎士一同墜落下去。局面混亂,眼看龍族崩盤,兩條巨大飛龍從天而降,延左右兩翼直撲熾天使衝來方向。

    滅之代勒爾只感前方頭頂兩側兩股巨大殺氣瞬間壓身,心中竟是只喜不憂,不退反進,六翼變向,向著左側之人加速撲了上去。

    初次交接,雙方看清的,竟都是一具面具!

    身份已經瞭然於胸,穩踏巨龍之上,手持雙刃巨劍的魁偉強者正是龍王歐菲米!此時另一側巨劍斬到腦後,滅之代勒爾飛速一劍砍在歐菲米鎧甲之上,借反衝力急向另一側閃開,巨劍落空,現出大地斗神泰奧烏的身影。

    「誰來?」三人對視,泰奧烏問向歐菲米。

    「讓在下來吧,你殺他估計會費不少時間。」

    說罷,歐菲米舉劍待戰,卻見六翼熾天使向他二人揮手示意:同來無妨。

    「狂妄!」盛怒之下二人齊上,滅之代勒爾轉身便沖入亂軍之中。

    亂陣!

    兩名龍族至強對滅之代勒爾圍追堵截,短暫接觸不過一兩下兵刃交接,滅之代勒爾毫不戀戰,轉身便走,在陣中游魚一般自如穿梭,所經之處依然無數巨龍被其斬殺。

    「難纏的傢伙!」兩名追逐者雖怒,竟是對熾天使毫無辦法!

    ?

    夜空之爭如火如荼,後方卻有一雙銳利金色雙眼緊張地搜尋著他的目標。

    「找到了么?」火之肯黛爾蓄勢待發,只等金眼天使指出目標。

    「切勿心急,這不像您所想那樣輕易。龍騎士鎧甲上的魔法正是為防止被金瞳透視而設,在下需要十分的專註……有了。」

    說話間,金瞳維德爾伸手指向戰團對面:「敵軍未動的第三陣,被四名龍騎士中將夾在中間,小龍上的,便是龍族王者之魂!」

    「目標鎖定,跟上!」火之肯黛爾一聲令下,紅甲天使軍團全軍出動,繞過主戰場直撲龍騎士第三陣而去。

    見到敵軍撲來,龍騎士中將急忙下令擺開防禦陣型,無奈紅甲天使軍來勢兇猛,化身瞬間勢如破竹,一下子衝破陣線直臨王者之魂!

    數名天使開道,巨大的火之肯黛爾化身衝到小龍面前。

    化身巨劍高舉,突聞面前小龍之上,少女之聲倉惶喊道:「父親大人!」

    一個錯神,一股巨力已經架開巨劍,火之肯黛爾被震得向後急仰過去,連翻數圈方才穩住身形!定睛觀瞧,竟是龍王歐菲米回救!

    「哼!果然那小龍上的金屬罐子便是王者之魂!護住女兒便是護住龍騎士不死之身,這確是省了不少事,但要看龍族第一戰力在人海戰術面前能否保住**了!」

    火之肯黛爾一聲令下,大批天使圍攻過來,前來支援的龍騎士盡都被擋在外圍無法靠近。

    但見龍王歐菲米在龍背之上傲然而立,手中雙刃巨劍左右翻飛,竟是護得王者之魂毫髮無傷!

    火之肯黛爾心下起急,見到龍騎士支援漸漸靠近,已無耽擱餘地,突然啟動,直撲王者之魂而去!

    歐菲米見狀巨劍橫掃,打散圍攻的天使,回身猛刺!卻見火之肯黛爾竟不招架,硬生生吃下這一擊,手中化身巨劍直取王者之魂!

    突然間,目標從龍背上消失躲過這搏命一擊,原來歐菲米魂力引動掌中磁石,瞬間將設有相同磁石的鎧甲吸到了自己手中!

    「該死!」一擊失敗,火之肯黛爾承受一擊已感乏力,急忙下令撤退,自己掩退,偷襲王者之魂計劃宣告失敗。

    「竟是這麼快就發現了王者之魂,看來金瞳的存在比預想中更為不可饒恕!」

    將女兒摟到身前騎在自己的龍上,龍王歐菲米輕笑道:「權之茵,你可是正中下懷了!你偷襲王者之魂之時,正是在下誅殺金瞳之刻!」 但見失了紅甲天使軍團保護的金瞳維德爾隻身一人停於半空,正自觀戰,突然感到危機臨近!抬眼,竟是多達六名龍騎士中將率隊向自己衝來!

    急忙轉身,想尋求天使軍團保護,無奈天使全軍皆已陷入苦戰!金瞳維德爾頓時心慌起來,見大批龍騎士已經來到近前,頭腦一熱,張開雙翼向南,直奔戰團遠方逃去,身後追兵見狀心喜,更是緊追不捨!

    「糟了!」

    這一變故被權之茵看在了眼裡,座天使長急忙大喊道:「閃電拉德爾!風之阿科薩爾!地之克萊爾!全力援救『主天使長』!」

    但見三名座天使得令,拋下手中敵人,率小隊向著金瞳維德爾方向急追而去。

    「呦!一下子派出四大天使中的三名,座天使長威武!這是事先周密的戰術部署嗎?」激戰之間,天空斗神薩希派不忘言語挑釁。

    「在下最先處決的,一定是你這張敗盡人品的嘴!」權之茵揮劍便砍。

    ?

    戰端開啟不過一小時,天使軍團已然感到有些吃力,這樣下去頹勢將慢慢形成,想要迎回聖童將是難上加難。

    天使軍傷亡加劇,王者之魂未能擊破,金瞳維德爾還被追擊,權之茵想到搏命打法先取聖童。

    剛要下令,天空中,那已被兩軍遺忘的巨大教會法陣突然起了變化!只見法陣光芒一閃,顏色驟然變深!
    離魂記 青青綠蘿裙 巨大的圓盤像鍋蓋一樣沖地面壓了下來!

    兩軍全部都在法陣下端,見頭上巨陣壓來,忙向下方及兩側轉移,少數部隊逃出法陣範圍之外,更多的,竟被壓到了五米左右的低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