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Gormsen Linde posted an update 2 months, 3 weeks ago

    「沒事,只要你沒事就好,對了,你吃午膳了嗎?」

    鳳銀雪抬頭看了鳳聽雨一眼,「我……晗心剛剛給我找了些乾糧。」猶豫了一下,「二姐姐,剛剛聽他們說,這是知道錦妃娘娘安排的,你是不是知道?」

    鳳聽雨愣了一下,隨即一臉歉意,「五妹,都是姐姐不好,忘記告訴你了。姐姐跟你道歉……」

    「哼!」坐在鳳聽雨隔壁的鳳聽水冷哼,對鳳銀雪諸多不滿,「憑她這種廢物也配知道。」

    「三妹!」

    鳳聽雨厲聲呵責鳳聽水,這個三妹沉不住氣,「你還不快把位置讓出來,五妹是未來太子妃,理應坐在前面。」

    鳳聽水聞言,怒目看向鳳銀雪,想說些難聽的話,卻被鳳銀雪給打斷了,「二姐姐,我坐後面就好,想來太子殿下也注意不到我的存在。」

    「這怎麼能行,不管怎麼說,你也是名義上的未來太子妃,即使太子殿下不曾在意你,但按照禮儀,你還是要坐前面的。」

    說完又拉著鳳銀雪到鳳聽水面前。

    鳳銀雪心裡冷笑,好一個鳳聽雨,說得句句在理,怪不得之前的鳳銀雪這麼信任她又這麼自卑,完全是因為鳳聽雨實在是太會指桑罵槐了。

    鳳聽雨沉下臉,「水兒,今天是什麼日子,別任性了。」說完還用眼神直指眾多臣子們。 鳳聽雨沉下臉,「水兒,今天是什麼日子,別任性了。」說完還用眼神直指眾多臣子們。

    即使不甘心,但是又怎麼能壞了她姐姐的好事呢。

    鳳聽水再怎麼看鳳銀雪不雙眼,也乖乖的起身。真的是便宜她了,廢物一個還霸佔著太子妃之位不放,太不要臉了。

    「哼!廢物的位置誰稀罕。」

    鳳聽水起身坐到後面去了,走前還特地意味深長的看了鳳銀雪一眼。

    心裡一咯噔,鳳銀雪知道這兩姐妹定是在打什麼注意。

    「來,五妹,坐這裡。」

    鳳聽雨熱情的拉著鳳銀雪的手,「五妹妹,不用怕,二姐會照顧你的。」

    「二姐,你對我真好。」

    「哪裡的傻話?」說完拿起桌上的桂花糕,「五妹,來,吃塊桂花糕。」

    「嗯。」
    南有嘉魚 長宇宙 喏喏的點點頭,鳳銀雪拿起桂花糕往鼻子前嗅了下,才把糕點吃下去,「好吃。」

    「好吃就多吃點。」接著鳳聽雨便把一整盤桂花糕都端到鳳銀雪的面前。

    鳳銀雪見狀,也拿起桂花糕,手指有意無意的摸上那塊桂花糕,「二姐,你也吃。」

    尷尬一笑,推拒了一下,鳳聽雨眼神閃爍,「不用了,姐姐不餓。你吃。」

    「來一個嘛,很好吃的。」瞪著大大的眼睛,鳳銀雪一臉無害的說,「是不是不喜歡五妹?」

    「沒有,怎麼會呢?」鳳聽雨見她那麼的真誠又那麼堅持,才猶豫著拿過桂花糕。

    誰知道鳳銀雪卻說,「二姐,我喂你。」說著完,拿著糕點往鳳聽雨的嘴裡塞,沒錯,就是塞,把她剛剛沒說出口的拒絕給堵了回去。

    「唔~」這樣,鳳聽雨就算不想吃,也得吃了。總不能把吃進去的吐出來吧?

    縱然鳳聽雨想吐出來,現場那麼多的人,也吐不出來了。

    「好吃嗎?二姐?」

    「好……好吃。」鳳聽雨用手捂著嘴巴,眼裡的笑意不達眼底,有些憤怒又有些慌張的意味。

    「哈哈~太好了,我也喜歡。」把一整盤糕點抱到面前,鳳銀雪一塊塊的吃,好像自己沒吃過一樣。

    不過,免費的為什麼不吃?

    吃了又不會怎麼樣?

    有便宜不佔非君子,雖然自己是個女子。

    鳳銀雪的乖巧,漸漸熄滅了鳳聽雨的憤怒,見她吃掉了一整盤桂花糕,也就放心了。

    「丟人!好像餓死鬼一樣。」背後鳳聽陽瞪了一眼鳳銀雪,優雅的拿起一塊糕點,「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都沒有,簡直丟丞相府的臉。」

    而鳳銀雪則是當沒有聽到是似得。

    但是晗心就看不下去,「小姐,她……」

    「晗心,來,你也吃。」挑眉看向晗心,鳳銀雪用餘光瞄了一眼鳳聽雨,拿過一塊糕點給晗心,「拿著。」

    聰明的晗心怎麼能看不懂鳳銀雪,乖乖接過糕點,「謝謝小姐賞賜。」

    這時,太監尖銳的聲音響起,「太子殿下到。」

    聲落,一身明黃色錦袍的身影,緩緩而來,偉岸的身姿,墨長的烏髮,俊美的神情,這就是當今太子殿下帝天宇。 鳳銀雪從聲落便開始觀察鳳聽雨的神情,自從帝天宇出現,鳳聽雨的眼神就沒離開了那明黃的身影,眼裡有著濃濃的愛意。

    這些神情可是以前只關注帝天宇的鳳銀雪所不知道的,所以才會被耍得團團轉。

    像自己猜測的那般,鳳聽雨絕對一開始就跟帝天宇是戀人的關係,至於為什麼對鳳銀雪這般的好,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驗證了自己的猜測,鳳銀雪才把目光落在帝天宇的身上。

    「二姐,果然是太子殿下,二姐果然沒有騙我。」

    鳳聽雨對於鳳銀雪的話,並沒有多大的反應,好像沒有聽到似的。

    帝天宇也不虧是當今太子,一身明黃的錦袍讓他如同浸在神明的光輝下。作為帝皇之子,容貌哪裡能差到哪裡去?

    縱然沒有無雲的絕美但是也算是迷倒萬千少女。

    光是那張臉就不在話下了,輪廓分明,線條恰到好處,仿若描繪了世界所有的美好。

    怪不得能拐獲以前的鳳銀雪和鳳聽雨的芳心,不過,現在的自己嘛?

    你還是靠邊站吧,喜歡無雲也不會喜歡他。

    不對..,什麼叫做喜歡無雲?我真是瘋了。

    不過,鳳銀雪心裡還是一震,為何見到太子,她的心裡還是升起了一絲絲的熟悉感,好似自己在哪裡見過跟他長得很像的人。

    就如同見到二王爺的時候,說不清的熟悉感。

    到底是為什麼?起先以為是因為以前的鳳銀雪芳心暗許帝天宇,所以對於帝天嵐才有熟悉感。

    現在看來可不是那樣的。

    帝天宇像是感受到鳳銀雪打量的目光,抬頭看去。

    鳳銀雪迅速把打量的目光換成深深的痴迷,跟鳳聽雨一個樣子,盯著帝天宇。

    像是知道鳳銀雪的痴情,帝天宇並沒有因此而開心,反而有深深的厭惡。

    當看到鳳銀雪的穿著時,眼神一寒,臉色陰沉的像是地獄的魔鬼,想把鳳銀雪撕碎。

    不過,如果你以為鳳銀雪會怕,你就錯了。

    她不單止不怕,反而更加痴迷的看著他。

    帝天宇一愣,沒想到鳳銀雪今天竟然這麼大膽,不但不怕自己,反而更加的痴迷。

    心煩意燥的拿起酒就喝,當目光觸及到鳳聽雨的時候,轉瞬就變成了溫柔多情的眸子。

    一旁的帝天嵐見他如此表情多變,疑惑道,「皇弟,你怎麼了?」

    「啊?沒,沒事,來,咱們兄弟倆干一杯。」

    「好,咱們兄弟倆好久沒痛快的喝一杯了。」兩兄弟碰碰手上的翡翠杯,一飲而盡。

    看著帝天宇豐富的表情,鳳銀雪心裡都快笑抽了,再看鳳聽雨的深情款款,真是簡直了。

    今天還真是有趣,開來好戲開始了。

    皇子們已經差不多到齊,只是還剩下五王爺,九王爺還有一個公主。

    九王爺不在宮裡,自然就不會出現,那麼就剩下五王爺和琉璃公主了。

    手有一下每一下的摸著銀小白,鳳銀雪此時在想著一個人,九王爺。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這個自己原本的未婚夫很神秘。

    【作者的話,皇兄皇弟傻傻分不清楚,把帝天嵐和帝天宇給寫錯了年齡,我也暈了,已經全部改過來,抱歉,親們繼續看】 還沒有想個通透,太監尖銳的聲音驟起,「五王爺,五王妃到!」

    五王爺和五王妃?鳳銀雪皺眉。

    好像五王爺一年前就娶妻了,娶的是一個叫做語曦的女子,此女子來自江湖,無人知其來歷,無人知其修為。

    晗心見她皺眉,壓低聲音在鳳銀雪的耳邊說道,「雖說五王妃來歷不明,但是五王爺卻毅然決然的娶了她,甚至違抗皇命,而且,自從五王爺嫁入槿王府後就很少面見世人。」

    「而且五王爺婚禮當場宣布此生不再娶妻,唯槿王妃終其一生。聽說槿王妃長得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如洛神出水,仙女下凡,不過,跟小姐比起來還是遜色了些。」

    在晗心的眼裡,小姐才是最漂亮的,其他人都靠邊站,特別是自以為是是鳳聽雨。

    鳳銀雪點點頭,看向那對璧人。

    她還是有些的震撼,鳳銀雪以為一生一世一雙人這樣的愛情世間少有,更何況是這樣的古代王朝,皇室貴胄。

    當觸及到槿王妃的時候,鳳銀雪也驚嘆了一回,這個女子長得真的如晗心所說,閉月羞花。

    恐怕還要再美五分。

    那盈盈如秋水的水眸,那白皙如牛奶的皮膚,還有那含丹般的櫻唇,一頭烏黑的髮絲飄逸而出。

    仿若九天玄女,美不可描。

    一身雪白的宮裝,盈盈一握的纖腰,凸凹有致的身段。

    著實讓人一驚,不單止是鳳銀雪,在場的不管男女老少,皆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臉色難看的屬鳳聽雨。

    五王爺帝槿,人中之龍,比太子要沉穩很多,也比太子要俊美上幾分,渾身一種歷盡滄桑的感覺,雖然臉上無表情,但是從他一開始對槿王妃的小心翼翼,保護周到來看,真的是一個有情之人。

    只見他的手攬著槿王妃的纖腰,一刻都不曾鬆開,是不是看向槿王妃注意她的一顰一笑。

    但是反觀槿王妃,她臉上一直保持笑容,但是笑不達眼底,倒不是說她的笑虛假,而是帶著濃濃的憂愁。

    沒錯,憂愁的槿王妃,何故如此憂愁,明明跟五王爺在一起,透著幸福,但是卻參雜著些許的憂愁。

    不對,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來了,真實奇了怪了。

    「晗心,真如你所說,槿王妃真的是閉月羞花。」鳳銀雪轉而看向鳳聽雨,「二姐,你說是不是?」

    「啊?」鳳聽雨從槿王妃的美貌中回神,「是……是啊,真是很美。」

    鳳聽雨表面附和,心裡卻嫉妒的要死,一雙美眸盯著槿王妃。

    美?只不過是個花瓶而已,哪裡有本小姐厲害,等我當上太子妃,一定撕爛那張虛假的臉。

    五王爺似是跟槿王妃有感應般,猛的抬頭看向鳳聽雨,利眼而出,像是一把劍刺進鳳聽雨的心裡。

    鳳聽雨一驚,連忙轉頭,這個五王爺真是駭人,光光一個眼神就足以讓自己心驚。

    感覺到鳳聽雨的慌張,鳳銀雪關心地問,「二姐,你怎麼了?」

    「沒……沒事,許是日頭曬,有些心悸,一會就好。」摸摸額頭的冷汗,鳳聽雨掩飾般喝這酒。 鳳銀雪點點頭,看向那對璧人,又看向鳳聽雨,心裡在計算著。

    突然鳳銀雪說,「二姐莫不是被五王爺嚇到了?」

    「咳~咳~」鳳聽雨一口酒噎著,「怎麼會,五妹你別亂說。」這個五妹是來誅心的嗎?

    什麼時候變得這般眼睛犀利,這都猜的出來,是不是自己以前小看她了。

    「二姐,你沒事吧?」鳳銀雪連忙幫鳳聽雨拍拍背順氣,不過,力道卻是有些大了。

    拍的鳳聽雨險些吐血,這個五妹什麼時候力氣這麼大?

    「二姐,銀雪覺得五王爺怪嚇人的,像是一座冰山,又冷酷又陰沉,我都被嚇到了,莫不是姐姐也和銀雪這般,被嚇到了?」

    原來是五王爺太嚇人,還以為是她看出了什麼,是自己想多了,鳳聽雨擺擺手,意示鳳銀雪不用拍了,「二姐怎麼會怕,五妹你想多了,五王爺那是嚴肅。」

    「哦~原來是嚴肅。」

    而太子,看到鳳聽雨一下被嚇,一下猛咳,眼睛都快瞪出來了,深怕不能在鳳銀雪的身上留下個洞。

    好像鳳銀雪怎麼鳳聽雨了一樣,他也不想想在他的眼裡鳳銀雪只是個廢物,她能怎麼鳳聽雨。

    鳳銀雪像是沒有感受到太子殺人的眼光,又問了鳳聽雨幾個關於五王爺的問題。

    兩人這樣下來,時間也過得差不多了,賞花宴也該開始了。

    這時,又是一陣尖銳的太監聲起,「皇上,錦妃駕到。」

    皇上帝凌領著一群妃子,後面跟著一群大臣,而他的身邊自然站著的就是錦妃,還有一個琉璃公主。

    帝凌是一個成熟的中年男子,身材偉岸,毫無半點肥碩的樣子,這個跟鳳銀雪印象中的皇上還有很大的區別。

    不過也難怪,不是這麼偉岸的男人,能生的出這麼多絕美的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