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Gormsen Linde posted an update 2 months, 1 week ago

    到了第七日,莫丑再也忍不住了,一上來劈頭就問:「師兄,我覺得您教的有問題。」

    朱凡心頭一顫,這小子難道看出來了?表面卻狀若無事的道:「哦?說來聽聽。」

    「一天一個劍陣的速度換,是不是太快了?」他質疑道。

    朱凡自有對策:「快嗎?你應該都掌握了吧。」

    「掌握是掌握了,可是……」

    朱凡及時打斷道:「你看,都會了就沒有繼續浪費時間的必要,等我把所有的增幅劍陣全都交給你,就可以自己練習了。」

    「這……,好吧。」莫丑勉強認同了他的觀點。

    其實朱凡和幾位師兄都是暗自吃驚,他們的本意是讓這個傢伙先記下來。

    可沒想到的是,他不但記了下來,竟然真的一天一個的速度全部掌握了,雖然都只停留在一等,那也不得了了。如果不是威力很一般,他們早把這件事給報上去了,這還是人嗎?

    幾位師兄一天又一天的試探他的底限,莫丑一天又一天的給他們帶來驚喜,驚駭,驚悚,直到麻木。

    四師兄朱凡掌握增幅劍陣三十七個,二師兄吳良掌握增幅劍陣三十四個,三師兄潘俊逸掌握增幅劍陣五十二個,去掉他們重合的部分,一共七十六個。

    而這七十六個增幅劍陣在短短的兩個月里被莫丑榨乾凈了,他的最高紀錄是一天習得四個。除了十六個劍陣受境界所限,其餘的全部掌握。

    這種速度已經脫離了常識,連殿主陽蘭都被驚動了。

    她特地挑了個莫丑不在的時間,把四位弟子都召集起來,詢問進展情況。

    孔世勛苦澀道:「師尊,小師弟的狀況四師弟最清楚,您還是問他吧。」

    朱凡笑的更苦:「我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小師弟就像一個吞陣怪獸,來者不拒,而且消化速度非常快,我現在已經沒什麼可教他的了。」

    陽蘭聞言吃驚不小:「你掌握的他都學會了?」

    「不但是我的,連二師兄和三師兄那一部分也學完了。我們還在考慮明天是否讓大師兄上呢,不過現在就接觸第二種劍陣類型對發展不利。」朱凡憂愁道。

    「……」陽蘭也有些無語了,這種情況在整個劍宗歷史上都沒遇到過,她還是有些不信邪道:「你真的確定他學會了而不只是記住?」

    「師尊,我能看錯,難道大師兄他們也會看錯嗎?除了等級不高,威力很弱,沒有任何疏漏,而且……」朱凡欲言又止。

    「而且什麼,說,不要吞吞吐吐。」陽蘭不耐煩的追問道。

    朱凡看了幾位師兄一眼,小聲道:「而且我們私底下討論覺得,小師弟對某些劍陣的理解比我們還透徹。」

    「什麼?!」朱凡聲音雖小,哪裡能瞞得過陽蘭的耳朵,直接驚得站了起來。

    孔世勛插言道:「師尊,光聽我們的描述沒有直觀的印象,不如您明天親自去看看。」

    陽蘭深吸了口氣,緩緩坐了下來:「不用你們說,我也會去的。實在很難相信一個人的悟性會到如此程度。除此之外,還有別的異常沒?」

    師兄四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由孔世勛站出來回道:「師尊,相對於小師弟對劍陣的超高領悟能力,他在基礎劍氣方面的進展非常緩慢,不,應該說毫無寸進。是不是有些不正常啊?」

    陽蘭揮揮手道:「你們不用再試了,我說過那套禁制非常複雜,根本不是靠內力和外力所能強行破解的。找不到鑰匙,永遠無解。與其在禁制上下功夫,不如探究一下莫丑的來歷,我懷疑他跟天機有關。」

    「天機?!」師兄四人同時驚呼出聲。

    「要不然怎麼理解他的劍陣天賦呢?」陽蘭推測道。

    「可是,師尊。先不說天機的陣法和劍宗劍陣的區別,就算是天機最傑出的弟子,一天掌握四個陣法也不可能辦到吧?否則當今的天下第一宗門哪裡還輪得到瓊華派。」孔世勛質疑道。

    陽蘭一聽也是,陷入了糾結當中,莫丑啊莫丑,你到底是什麼人啊?返老還童的老怪物?

    「要不,我們上報宗主大人,看他有沒有印象?」朱凡提議道。

    陽蘭怦然心動,可一想到那老傢伙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格,斷然否決道:「萬萬不可,不但是宗主,除了我們之外的任何人都不能告訴。」

    「這是為何?」耿直的朱凡疑惑道。

    其他三人則是一臉若有所思。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雖然莫丑在我們劍宗名聲不顯,浪費才能。可萬一讓天機等門派知道了他的逆天能力,拉攏綁架甚至暗殺會接踵而至,這種威脅一定要抹殺在萌芽之中。」陽蘭異常嚴肅道,她經歷過一些事情,深知人性的醜惡。

    師兄四人都是一臉的凝重,他們顯然也意識到了裡面的巨大風險。

    「師尊,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還教不教,教的話怎麼教?」孔世勛提出了最關鍵的一點。

    陽蘭考慮了很久,才重重點點頭:「教!不教白白瞎了他的才能。或許有一天他真的恢復了,就是我們水寒殿乃至整個劍宗重新崛起的最有力保障。真希望我有生之年能看到那一天。」

    師兄四人聽得都是一陣心神蕩漾,劍宗先不說,水寒殿如果能在他們手中崛起,走上巔峰,該是多麼值得自豪的一件事啊,這輩子都值了。

    陽蘭繼續道:「朱凡,一會兒你拿我腰牌去劍盪山天書閣把有關增幅劍陣的書籍借來,讓莫丑靜下心來看,能掌握多少是多少。就算他將來恢復不了,光這些理論知識就足以混個傳功長老職位,百利而無一害。你們也不要插手了,讓他自己鑽研,我倒要看看能走到哪一步。該幹什麼都幹什麼去吧,記住,這件事僅限於我們五個人知道。」

    「是,師尊。」四人同時告退。

    ※※※※※※※※※※※※※※※※※※※※※※※※※※※※※

    莫丑從百里仙織回來總感覺哪裡不對勁,具體是哪裡卻說不出來。

    四師兄朱凡告訴他從明天開始結束傳授,開始轉入自主修鍊,他頓時鬆了口氣。

    老實說連著兩個多月走馬觀花的學習,他也有些吃不消。就好比吃了一堆美食,都嚼碎了,咽進肚子里,卻沒有經過腸胃的消化,尚未汲取其中的營養。

    只有等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他把這些全部吸收融進自己的身體里,才能將效果發揮出來,現在四師兄終於給他時間緩口氣了。

    回到自己的寢殿,莫丑驚奇的發現多了一些東西,是書籍,大量的書籍,擺滿了整個書房。上前好奇的抽出一本翻看,竟然是關於增幅劍陣的,他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妙的預感。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想,連續抽了幾本,增幅劍陣,還是增幅劍陣……

    滿書房的增幅劍陣書籍,而且還不帶重樣的。

    莫丑終於認識到了四師兄所說的一個體系的龐大與繁雜,光增幅劍陣就這麼多,其他的更別說了。怪不得那麼多人專攻一門,這麼多劍陣就算學得完能用得完嗎?

    強忍著噁心,莫丑一頭栽回到床上,頭往枕頭下面一塞,不想了。反正以後自己修鍊,想什麼時候看就什麼時候看,先把之前學的東西吃透了再說。

    隨後就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莫丑早早起來趕到劍竹林,開始實踐。

    但他卻發現往日修鍊的地方早有一個婀娜的身影站在那裡。

    莫丑心中頓時一驚,水寒殿里只有一個女的,除了殿主陽蘭還能是誰。

    難道師尊要借用自己的這塊「寶地」?

    正猶豫間,陽蘭神色淡然的轉過身,平靜道:「莫丑,你過來。」

    一看找自己的,莫丑頓時乖乖走了過去,恭敬地行禮道:「見過師尊。」

    陽蘭輕輕點點頭,道:「莫丑,你來水寒殿也有段時日了吧。」

    「回稟師尊,算上今天正好三個月零一天。」莫丑恭敬的回道。

    「嗯,你有心了。按照水寒殿的傳統,新弟子入門半年後我都會對他進行一次課業考核。最近聽朱凡說你的進步很快,我就把時間提前了一半,你可有異議?」陽蘭的臉色漸漸嚴肅起來。

    剛想說能不能推遲幾天的莫丑一看師尊的臭臉,頓時把話咽了回去,這麼沒有誠意,還不如不問,太虛偽了。

    陽蘭可不管他心裡怎麼想,自顧自的說:「嗯,很好,年輕人就該無畏,不怕困難。」

    旋即她指著右前方道:「看到沒,無論用何種方法,你只要把它切斷,這次考核就算通過,時限為三個時辰。」

    莫丑順著她指的方向望去,頓時傻眼了。 就在莫丑為怎麼切斷十年生劍竹一籌莫展的時候,更悲催的事來臨了。

    陽蘭竟然毫不客氣的給他指了一棵百年生的,那粗壯程度要比十年生的粗了好幾倍,對現在的他來說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為什麼要加個幾乎呢?如果莫丑狠下心來自爆的話,還是有可能將它炸斷的。

    換言之,陽蘭這簡直要他去死啊。

    不光莫丑覺得難以理解,就連躲在暗處的師兄四人也認為師尊有些不可理喻,這分明是刁難嘛。

    老實人朱凡忍不住悄悄問:「大師兄,師尊到底想要做什麼?她不是說只是試探一下嗎?現在情況好像不對哦……」

    孔世勛僵硬的臉皮抖動了幾下,不確定道:「可能師尊另有深意吧……安靜的看,她老人家的想法不是我們能隨意揣摩的。」

    朱凡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吳良和潘俊逸心中暗笑,大師兄為了維護尊嚴,不惜昧著良心矇騙四師弟。

    什麼深意啊?絕對是因為他們四個人在師尊面前把莫丑誇上了天,甚至把劍宗第一天才的帽子扣到了他的腦袋上,才激怒了陽蘭,導致她給莫丑小鞋穿。

    要知道,陽蘭殿主心目中的劍宗第一天才除了她的哥哥陽天外沒有第二人選,師兄弟四人無意中犯了忌諱,苦果自然由無辜的小師弟來品嘗。

    不提幾個便宜師兄或內疚,或擔憂,或幸災樂禍,莫丑現在是被架在火上烤啊。

    他心思電轉,把這些日子四師兄教的所有東西都過了一遍,愣是沒找出一個解決辦法。因為這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能力,他現在都恨不得用牙上去啃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莫醜臉上的焦慮越來越明顯。

    而陽蘭嘴角勾起的弧度卻越來越大,心說,小樣,我還治不了你,什麼狗屁天才,沒轍了吧。讓你還敢和我天哥比,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別以為掌握一堆低級劍陣就多了不起了,有本事你切斷它啊。天哥可是修練聚心陣沒一周就做到了,你和他比簡直弱爆了。

    整個一超級兄控的腐女嘴臉,一點也沒因為莫丑是她的弟子而手下留情。

    所以說,千萬不要得罪女人,哪怕是間接的也不行。

    三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結果顯而易見。

    陽蘭心中暗爽,臉上卻不動聲色,故作淡然道:「莫丑啊,你太讓為師失望了。」說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而等到了沒人的地方,低頭掩口,香肩亂顫,再也無法抑制心中的笑意。

    這一切,莫丑自然不知道。

    他被陽蘭離開時那失望的眼神刺痛了,也沒有心情繼續修鍊,盤腿坐在地上,獃獃的望著那根劍竹,一坐就是一天。

    遠處暗中觀望的朱凡有些擔憂道:「這次對小師弟來說是不是打擊太大了,師尊也真是的,跟自己的弟子還斤斤計較。」

    孔世勛斥道:「老四,師尊再有什麼不是,也不是我們做徒弟的能背後非議的,不要忘了自己的本分。」

    見大師兄生氣,朱凡頓時噤若寒蟬,不敢反駁。

    吳良站出來打圓場道:「好了,好了,老四也是為小師弟擔心,不是故意的。大師兄您也說了,師尊再有什麼不是,已經變相承認這次是師尊做得不對,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沒什麼可爭議的……」

    「可是……」孔世勛還要再爭辯幾句。

    可他哪裡說得過老奸巨猾的吳良啊,直接被打斷道:「沒什麼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了,再爭那些無意義的幹嘛。我看咱們也別插手了,這就是小師弟的一道坎,需要他自己想辦法渡過,都回去吧。」

    吳良的話糙理不糙,師兄弟三人均是贊同的點點頭,轉身離開。

    而他們一天都等了,如果多待一會兒,哪怕一小會兒,也不至於錯過非常精彩的一幕。

    莫丑是坐了一天,而他這一天不是干坐著發獃,而是在腦中反覆的推敲和模擬如何切斷陽蘭指定的劍竹。

    首先,他發現目前掌握的這些劍陣,還沒來得及進一步修鍊,全部停留在一等。僅憑一等就想切斷百年劍竹無疑是痴人說夢,不現實,連十年生的都夠嗆。

    如果練到第二等呢?對四師兄他們來說自然沒問題,可是莫丑的劍氣威力……也就想想吧。

    背德男女 不醉無歸 經過粗略的計算,他發現如果憑自己現在的基礎劍氣威力,要想把百年生劍竹切斷,至少要增幅十倍以上,十倍啊,那可是聚心陣第五等才能達到的效果……還是只能想想。

    「既然你一條路走不通,何不再選條路繼續走呢,幹嘛非在一顆樹上弔死。」

    忽然,譚掌柜那句富含哲理的話從他的腦海閃過。

    是啊,自己這麼鑽牛角尖做什麼,普通的方法不適合自己,找一條適合自己的不就行了。

    話雖這麼說,實踐起來卻非常難,但莫丑自覺找到了正確的方向,整整一天都是圍繞這個思路展開的。這眼界一開闊,還真讓他摸索出了一些東西。

    劍拳所發出的劍氣威力太弱,那是跟自己的靈氣輸出量有關。既然內部無法改變,那就從外部著手。

    不是靈氣少嘛,那就凝聚的劍氣小點,劍拳不行,劍指總可以了吧。

    為了驗證他的猜想,再次打了一通劍拳,只不過發力時將靈氣聚於食指。伴隨著一聲嘯音,百年生劍竹發出嘭的一聲空響,粗壯的莖幹出現了一絲裂紋。

    裂紋雖細小,幾不可見,在莫丑眼中卻是那麼的顯眼,心中頓時一喜,他找對了方向。

    接連彈了十幾指,嘭嘭嘭的聲音不絕入耳,莖幹上的裂紋也越來越密集,如同蛛網,卻絲毫沒有要斷的跡象。

    莫丑細心一想,看來是自己食指發出的劍氣威力還是有限,必須藉助劍陣。

    在此之前,他又拿一根十年生劍竹試驗了一下,隨著啪嗒一聲脆響,竹竿被削去了一塊,被殘留的部分連著,隨風搖搖晃晃。

    又連發了三指,才應聲而斷。

    比四師兄的效果雖差,卻勝過以前萬分,已經讓他滿意的不能再滿意了。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他把靈氣壓縮到食指所發出的劍氣威力可以對十年生劍竹造成破壞。而對百年生劍竹也能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勉強達到了入門標準。

    接下來就要試驗加持劍陣之後的效果。

    莫丑深吸了口氣,在掌心畫了一個聚心陣,握拳劍指揮出。

    嘭!一聲輕響。他的心中頓時一沉,因為這聲音和之前沒多大區別。

    定睛一看。

    果然,百年生劍竹堅韌的表面又多了几絲裂紋,威力從效果來看並沒有提高。

    怎麼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