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Gormsen Linde posted an update 2 months ago

    這份寧靜被打破,石昊終究是要離去。

    「不急,這只是選進『仙古』的人,還有時間。」石昊說道,他看著那雙眼睛,感到了那種不舍,以及擔心,還有晃得患失。

    的確,火靈兒很擔心,她怕石昊一去后,再也回不了頭。

    三千州天才大戰,誰能言,一定可以獨佔鰲頭,一定勝出。

    漫長歲月以來,葬下了太多強者,有些曾被譽為「第一人」,但依舊不幸身殞。

    就是有些曾經奪魁的古代怪胎,當中不乏三冠王,甚至四冠王,後來再次出世,卻也遇到可怕對手,最終逝去。

    而今,留下來的、活著的、雪藏冰窟中很多世不出的,相對來說只是很少數,但卻是最頂尖的,是最強大的!

    這樣的怪胎,絕對是自古至今最強、與最絕艷的一列人。

    石昊沒有急著離開,陪著火靈兒一起在茅屋前開闢出一個園子,栽下兩株很小的火桑樹,又採集來一束鮮艷的花,種在樹下。

    「等你一戰回來,也許是很多年了吧。這兩株樹都應該枝繁葉茂了,這園子中都應長滿了燦爛的花草。」火靈兒說道。

    這一別應該是很多年了,按照古代至強人物的推測,進入仙古,最短一兩年,最多需要數百年甚至上千年才能出來。

    而這一次,是仙花最後一次綻放,「仙古」最終的開啟,也許會不同,誰也無法預料。

    「希望你一切都好。回來時見你,依舊這樣燦爛的笑。」石昊說道。

    他也有些悵然,才重逢,剛剛見面,就不得不踏上另一條路,心中微有些害怕。

    不是擔心自己。

    他只希望回來后,還能見到火靈兒,這世間最不可敵的就是滄海桑田,最怕物是人非。

    「只要你一切都好。」火靈兒看著他。

    「放心吧。我這一路都要高歌,登臨絕巔,要踏上這一紀元最輝煌的頂點,到時來看你。真正的超脫。」

    石昊神采飛揚,仰望高天,這是一個少年的志向,他要登臨神道最高峰。無懼不朽,傲視這天上地下,看透這世間所有。

    「柳神。我要趕上你的腳步,去你的世界。」他握緊了拳頭,而後又回頭,看向火靈兒,道:「等我回來,帶你看盡世間璀璨。」

    他青春飛揚,目光熾盛,嚮往高天,要君臨同代,成為最強人。

    「歲月更迭,世間絢爛,可很多都終將成為虛幻,只要你活著,回來就好。」火靈兒說道,歡笑中帶著一絲傷感。

    石昊在看向九天,仰望最強之路,他在點頭,但也語氣堅定,道:「好!」

    「你來到上界后……」石昊問她。

    曾經的一國公主,如今為何粗木麻衣,親手在河邊浣衣,這讓他心中微酸,這幾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終究不是下界了。」火靈兒說道。

    下界一國之皇來到上界,在天神面前,在各方高手面前,不可能還依舊可以成為中心,被人敬拜。

    這等於從頭開始,斬掉了昔日的榮光。

    不過,他們父女畢竟是上界火族的嫡系後人,且在下界開創出不凡的局面,因此初時也曾被厚待,被賜下皇族莊園等。

    只是,隨著數百株靈藥被移栽,漸漸發生蛻變,有些化成聖葯后,麻煩來了。

    十幾株聖葯長在一起,誰能不在意,足以讓大教眼紅,生出覬覦之心,很多人盯上了他們。

    火皇很果斷,他是一個睿智的人,直接獻出聖葯,將莊園還給了上界火族,而後帶著火靈兒飄然離去。

    最後,父女兩人來到這裡,過上了很簡單與平淡的生活。

    「世間榮華富貴,我都已經得到,都曾經歷,這樣平淡歸真,我覺得很好,很充實。」火靈兒說道。

    石昊點頭,經歷過浮奢,才能體味到紅塵歸真,人最重要的是心境。

    「火皇呢?」他問道。

    「父親去遊歷,已經一年多沒有回來。」火靈兒露出憂色,而後看向石昊,道:「你……一定要回來。」

    「火皇是一個有大智慧的人,不會有事,會回來的。」石昊安慰,而後鄭重承諾,他一定會踏上輝煌絕巔,那時會回來。

    他留下雷劫液,終究不得不上路了。

    「再見,再相見!」石昊轉身,大步遠行。

    直到很遠,他回頭時,還能見到一道身影站在火桑林的邊緣,在那裡揮手,淚水模糊了她的雙眼。

    「這一別,要走多少年?百載沉浮,還是上千年……」石昊不知道,他眼中也有溫熱的液體,終究是沒有忍住,從眼中滑落。

    「保重,我會回來的!」石昊大聲道,而後衝天而去,消失在天地盡頭。

    感情戲真不是我擅長的領域,這次嘗試了一次清淡的描寫,不知道咋樣。 離別總是傷感的,但路終究是要向前走。

    石昊遠去,踏上征程!

    每一州都廣袤無垠,從一端到另一端動輒就數以億里計,各族的生靈人口基數龐大的不可想象。

    三千州,如果加在一起,根本難以計數有多少生靈,數之不盡。

    以罪州為例,東西長兩億三千萬里,南北長八千萬里。這在三千州中來說並不算大,在上界為一塊中下等階的州土。

    這一次,單一個罪州而已,報名參賽符合資格的就有八百萬尊者,這還是經過幾次選拔的結果,不然更多!

    這麼多人怎麼可能都會放進「仙古」,要知道,還有另外兩千九百九十九個州呢。

    很多人都知道,仙古中有大造化,故此蜂擁報名,各教的尊者,各族的生靈,為了讓自己擁有資格,可以說用盡了手段。

    石昊有點發獃,他出來后,自然了解到了情況,光罪州就八百萬人蔘賽,這讓他覺得暈乎乎,無比頭大。

    「這得多麼慘烈,最終要死多少人啊。」他預感到,最後多半會屍骨成山,英才凋零,死去太多的人。

    一位老者笑呵呵,說道:「年輕人你想多了,難道族中沒有長輩告訴你,進『仙古』不容易,人數是固定的的嗎?沒有進去前,是不會血流成河的。對了,你是哪一教的嗎?」

    「我知道這些。」石昊點頭,道:「但後面不一樣要激烈起來嗎?」

    齊道臨當了甩手掌柜,什麼都不管,幸好石昊自己早已多方打探,了解到了不少事。

    「老丈,我得走了,還沒有獲取參賽資格呢。」石昊轉身就走,不然時間可能來不及了。

    「抓緊吧,兩天後就要開始了。你可真淡定。」老者笑道。

    石昊不曾經過最初始的幾層選拔,現在想要參賽,必須要有一個門派的「信物」,承認為最為核心弟子。

    按照齊道臨所說。這不成問題,很容易得到。

    罪州,種族很多,道統林立,而現在有不少都沒落了,難以出現特彆強大的尊者去參賽,故此這些門派便成為了一些人的目標。

    石昊一路遠行,拜訪了十幾個沒落的道統,結果發現早就被人「光顧」過了。

    直到大半日後,終於又看到一個門派。很荒涼,出現在一座大山上。

    「昆門。」

    山門前,有一塊巨石,上面寫著這樣兩個字,這門庭夠古老的。山上的青石階梯都被踩踏的凹陷了。

    同時,它也真夠沒落的,比至尊道場強不了多少。

    幾座出現裂痕的古殿,是僅有的建築物,隨時會倒塌,真不知道它存在多少年了。

    在這裡,只有一個糟老頭子與一個少年。除此之外,再無他人,石昊來時,那少年正準備跑路呢。

    用他的話說,這鬼地方沒法呆了,看不到一點希望。原本還想從這裡的廢墟中找出一些古籍,讓昆門再現一時輝煌,可這個機靈的少年最後絕望了。

    那個老頭子抱著個黃澄澄的大酒葫蘆,每天都喝的醉眼朦朧,氣的投師而來的少年瞪眼。沒有一點辦法。

    石昊說明來意后,這邋裡邋遢的老頭眼睛立刻亮了,嚷嚷著,可以成交,將門中的信物讓出去。

    這讓昆門的少年更是氣憤不過,這也太沒有責任心了,不為後人著想嗎,更堅定了他跑路的念頭。

    若是一般的大教,直接可以選送核心弟子參賽。若是小教,就得需要這種信物了。

    所謂的「信物」,是指因該教曾經參賽而有弟子獲得過不錯的排名而被帶回來的骨符,持有它的話,再次參賽,這個門派可以直接選送一個。

    「年輕人你拿什麼來交換?」老者笑眯眯的問道。

    「十株靈藥。」石昊說道。

    「我這信物可不一般,來頭不小,這樣的交換物價值太低了。」老頭子說道。

    「什麼來頭?」石昊問道。

    「這信物是一位曾經排名一百零幾萬的弟子帶回來的,排名很靠前。
    巫山女 狂上加狂 可惜了,就差幾萬名而已,如果進了前一百萬名,你連這次的考驗都不用去參加,直接就能進仙古。」老頭笑呵呵。

    石昊無語,排名一百零幾萬,也好意思說很靠前?如果不是他真的很需要,扭頭就走。

    「年輕人,你可別小覷,上界三千州每次有多少人蔘賽,你知道嗎,能進仙古的又有多少?這排名絕對很高了!」老頭說道。

    「這……什麼年代的人留下的?」石昊擦汗。

    「應該有十幾萬年了吧,那個時候,我們在罪州可是排名一千左右的門派。」老頭說道,抱著酒葫蘆咕咚咕咚又喝了幾口。

    還真是沒落的古教!

    「一口價,四件神靈法器!」老頭說道。

    石昊嚇了一跳,還真是敢獅子大開口,這個級數的法器都敢要四件,他想了想道:「一件。」

    「三件,不能再少了。」老頭說道。

    旁邊的少年羞愧,這覺得這真是師門不幸,老頭子將門派的將丟光了,居然在跟人討價還價。

    「師傅,能別這樣嗎,那信物留著我們自己用。」少年說道。

    「留什麼,你這麼小用的上嗎,難道給十八代子孫留著?」老頭摸了摸酒糟鼻子,在那裡瞪眼。

    「可是……」少年想開口。

    「這算什麼,都是過眼煙雲,入眼浮華,還不如拿來換酒。」老頭說道。

    少年不忿!

    「算了,小哥這樣吧,一件神靈法器加一篇寶術,這東西你拿走,不然就不要多想了。」老頭說道。

    石昊沒有再多說,來到上界后,遊走在生死間,廝殺不輟,自然不缺少神靈法器。關於寶術,他直接給了在補天閣得到的金鵬法,當然有些殘缺。

    「大鵬的法門。不錯,跟我昆門大有淵源,很好的法,可惜不是鯤鵬法。」老頭子開心無比。

    石昊斜睨他。還鯤鵬法,一個信物而已,想的也太多了。

    那少年眼睛直了,門中根本就沒剩下什麼法,一直以來讓他很憤懣,現在終於見到一門很強大的寶術了。

    當石昊取出一件神靈法器時,不光老頭子眼睛亮了起來,就是那準備跑路的少年也瞪圓了眼睛,不準備走了。

    「師傅,你眼那麼亮幹啥。你不是說我們昆門當年的神靈法器成堆嗎,指不定哪天就能挖出來一筐。」少年道。

    「咳,又可以換酒喝了。」老頭笑眯眯。

    「啊,老頭子你敢這樣做,我叛教!」少年大叫。

    交易成功。石昊在這裡短暫逗留,他發現此地山川不凡,加以布置的話,是一處不錯的寶地。

    「應該修整一下。」石昊說道。

    「有什麼需要休整的?天上明月,山中美景,在你們看來,風花雪月。入眼迷花,在我看來那不過是浮華,是煙塵。遠沒有柴米實在,更不如酒。」

    老頭漫不經心的說道,轉身走進一座古殿,抱著酒葫蘆去喝酒了。

    石昊心頭一動。這老頭有點古怪。

    「別看了,他就知道裝神弄鬼,我就是這樣被他騙來的,還說什麼自己活了很多年,想死都不行。號稱不滅,我去!」少年憤憤。

    「不滅,昆門。」石昊心頭一震。

    但是,沒有時間了,他不能停留,轉身就走。

    石昊橫渡虛空,前往目的地,做好了準備。

    一日後,嗚嗚聲響起,震動罪州!

    號角已響,大賽開始了。

    這是一片巨大的道場,無邊無垠,是前賢開闢出來的,有諸多符文閃耀。

    所有人進場,各自盤坐下來,八百萬人無邊無沿,但是在這裡卻都坐下了,彼此間還有很大的距離,可見道場的非凡。

    「靈界,有我罪州專屬的一塊區域,你們只能在那裡停留一天,因為沒有時間浪費,角逐出一萬人,然後直接進廣袤的無人區。」

    有人宣佈道,每一個人都清晰的聽到了。

    靈界,是古神以精神構建的浩大而恢宏的世界,跟下界的虛神界類似,不過更為宏大,名稱不一樣。

    短短一天內,就要決出名額,八百萬人只留下一萬人,可見多麼的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