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gger Hendricks

  • 半響後還是張世先打破了這片死寂,發聲道:“繼續我們未了的戰鬥吧,還要感謝你讓我經歷了一次洗禮,終於成長起來。”說完負手而立,兩眼洋溢着自信的神芒。

    是什麼讓他如此自信,又是什麼讓他敢以功力全失的完全劣勢來繼續挑戰絕對強大的狼神?

    沒有人知道!

    狼神也在想這個問題,他綠豆般的眼睛轉動着,不時射出一道道綠芒。他看的出這小子從異域空間出來後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因爲他明白從那個空間出來需要擁有多強的能力。

    能擁有空間傳送能力的人不是現在的自己可以左右的,如果是遇到了那個賤人,想必已經學會了那賤人高深莫測的功法,那就難對付了。

    可如果他沒有遇到那個賤人,那他自己又是如何煉化狼身恢復人形呢?能通過自己的力量從那個空間出來,那現在這個小子就更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了。…[Read more]

  • Bagger Hendricks posted an update 2 months ago

    青辰不可思議地說:“你居然有這種癖好?我去,我殺了你,你到底對后土做了什麼你跟我說清楚!”

    說完就來掐女媧的脖子,他已經快瘋了。

    難以想象!

    一生一世 在他心中,那麼完美,那麼不容褻瀆,那麼高潔而且可愛的后土,他碰都捨不得碰!

    最後也只能因爲道不同,對吧,灰溜溜地放棄愛情,讓她去追尋自己的理想,自己也受了她的感召而浪子回頭……

    可是居然他喜歡那姑娘的柔軟嘴脣就這麼輕易被另一個娘們給親了!她還很炫耀地說了出來!

    請有關部門原諒,他實在情難自已了。因爲青辰已經忘了,不止是后土,女媧在他心裏其實原本也不應該是這種樣子的。

    就連向來沉默寡言而且淡定得不行的羅睺也急了,“三妹,你、你該不會是喜歡女的吧?”

    “睡覺睡覺,困死我了。”女…[Read more]

  • 眾人明顯無言以對,關心則亂,我想說的大概就是小狐狸現在的樣子吧。

    。 「你一直緊緊攥著她不撒手,她能沒事?!」

    十五像終於忍不可忍,額間青筋畢露,語氣更是陰冷至極。

    小狐狸也不好惹,聞言后非但沒有鬆開狐三兒,甚至還將自己的手指越收越緊,並未回應,只是那雙落在十五身上的視線,同樣的透了幾分迫人的森寒。

    眼看戰火,一觸即發。

    看狐三兒幾次猶豫,我一手托著側頰將倚著瓦,正玩味的猜測著那丫頭會如何化解此時的處境,可眼角的餘光卻先一步撇到了一抹不斷靠近的人影。…[Read more]

  • 「我明白了,父親放心!」

    「好了,你先去吧!記住派人幫著找尋兇手!」

    「是,孩兒告退!」

    隨即,孫浩然躬身退了出去,至於孫青則坐了一會兒,這才起身來到前廳的一處牆壁上,摸索了一會兒后忽然輕輕一按,一個密室大門便打了開來,他熟門熟路的走入其中,身上的氣息竟是…[Read more]

  • 這個年紀輕輕的陳大師看來還真的有些本領!

    不管他能不能徹底的治癒老爺子,僅憑現在看到的這一手,叫他一聲陳大師還真的不怨!

    這次輸入的不是之前那種能量過於暴烈的火系靈力,陳野將更加柔性似水的水系靈力緩緩輸入。

    對於病榻上年老力衰幾乎沒有什麼精力的老人而言,有著再是對症不過的措施。

    大量充沛靈力源源不斷的沿著金針從老人百會穴的頭頂輸入,最初還是潺潺溪流的靈力隨著老人家身體的適應,漸漸在老人家體內形成浩浩蕩蕩之勢。

    中樞神經這種平常很是脆弱的區域,在適應了活力十足水系靈力的滋補后,原本還肉眼看不見的黑色霧氣,早就已經消失不見。

    老人家體內靈力所到之處,那些早就精力枯竭的器官得到無數的營…[Read more]

  • 「你隨時可以來找我取劍,只要能夠贏過我的一根指頭。」

    唐昊忽然覺得這個魔靈羊有些不同。

    他一點也不囂張跋扈,雖然冷的像塊冰,可卻充滿了人情味。

    不同於黃金龍等人……

    「各位老大,這孩子實在不懂事,您教訓過了,就算了吧。」

    這時界外人站了出來,他笑呵呵的說著,似乎在替唐昊求情。

    黃金龍望著界外人一臉的不屑,說道:「老子要怎麼做,需要你教導嗎?」

    唐昊卻在思索著什麼,並沒有理會黃金龍等人。

    黃金龍猛然出手,抓向了唐昊的衣服,手腕一扭,一股大力抽向了他,在空中翻了一個跟頭,重重的趴在了地面上。

    「哈哈!這衣服是我的了!」

    黃金龍披上了唐昊的衣服,大笑不已。

    界外人嘆了一口氣,搖搖頭,上前將唐昊扶…[Read more]

  • Bagger Hendricks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 ago

    「林天相信我,等你有足夠實力時,我一定會告訴你的,現在你知道我的身份對你很不利。」媚姬小臉變得肅然起來。

    林天聳了聳肩,道:「好吧。」

    林天比較無奈,媚姬不想說,自己問也問不出什麼,隨後把自己的鬱悶發泄到兔肉上。

    夜晚,兩人相擁而眠,一夜無語。

    清晨,林天睜開雙眼,身旁的媚姬已消失無影,四周看了看,以為媚姬去外面了,低頭看去,地上一行字映入眼帘,我走了,勿忘我,媚姬。

    林天急忙站起身,跑到洞口邊,大聲叫道:「媚姬,媚姬……」聲音回蕩在周圍,只是不見了那個妖嬈嫵媚的倩影。

    輕聲嘆了口氣,林天失落的坐在洞口,突然一聲獸吼打破了周圍的寧靜,林天身子一頓,看向樹林深處,眼裡閃過一絲凌厲的光芒,身子…[Read more]

  • 到地面,到地面就好了,至少幾人的靈力加起來,應該很難有對手。

    「哪有那麼順利讓你們通過啊?」女人的尖叫聲在耳邊響起。

    對方速度很快,不斷在二人身邊攻擊,讓他們不得不停下來。

    「如果我們被困,拜託你拿出一粒送到王族,救我妹妹。」王凌軒眼睛看著前方,語氣沉重道,顯然他已經知道雙方實力差距。

    顧修然雙手死死握成拳,眼下離逃回地面,還有很長距離,可無論體術還是雷屬性靈力,即使和王凌軒聯手,也很難打過這個女人,除非利用暗屬性技能。

    [Read more]

  • 這個老者就是之前和秋無聲張世琦大戰的那個灰袍老者,他本來自從上次被張世琦打退後,就不斷派出魔界的精英子弟去追殺幾人,而他則繼續在天樂帝國各處遊歷。

    後來看到皖星城萬飛宇發布的告示,上面寫著要追捕葛雷幾個人並拯救金家郡主,就獎勵數十萬的元石,他感到十分地有趣,於是便跟著一群人間元道士來追捕葛雷幾人,沒想到卻碰到了他命令追殺的張世琦等人。

    「陽老,沒想到您也來到了這裡!」一旁的劉安盛聲音有些激動地道。

    那個被稱為陽老的灰袍…[Read more]

  • 這下歐陽十九的表情更是驚呆了!

    曲懷風滿意極了,接著道,「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不知道。當然你也不會知道,鳳長兮不在皇宮的日子,都是懷玉在監國。你說,這是不是意味著懷玉生下來的孩子以後就是儲君!」

    曲懷風一邊說著一邊緊密的盯著歐陽十九的表情。

    很好!起作用了。

    曲懷風一方面慶幸自己干擾到了歐陽十九,另一方面,內心深處也不是滋味,這樣還在關心他,她一定非常喜歡鳳長兮吧……

    歐陽十九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又氣憤、有不甘、更多的是失望。

    「是不是很恨他?恨到想殺了他?」曲懷風繼續引誘道。

    歐陽十九一個回頭,冷冷的看著曲懷風,周身到處散…[Read more]

  • Bagger Hendricks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4 months, 2 week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