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Bagger Hendricks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 3 weeks ago

    這下歐陽十九的表情更是驚呆了!

    曲懷風滿意極了,接著道,「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不知道。當然你也不會知道,鳳長兮不在皇宮的日子,都是懷玉在監國。你說,這是不是意味著懷玉生下來的孩子以後就是儲君!」

    曲懷風一邊說著一邊緊密的盯著歐陽十九的表情。

    很好!起作用了。

    曲懷風一方面慶幸自己干擾到了歐陽十九,另一方面,內心深處也不是滋味,這樣還在關心他,她一定非常喜歡鳳長兮吧……

    歐陽十九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又氣憤、有不甘、更多的是失望。

    「是不是很恨他?恨到想殺了他?」曲懷風繼續引誘道。

    歐陽十九一個回頭,冷冷的看著曲懷風,周身到處散發著濃烈的肅殺之氣。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見此情況,曲懷風識趣的擺了擺手,意思自己會閉嘴。

    過了一會兒,歐陽十九不想跟曲懷風同處一室,舉步便要離開。

    曲懷風制止道,「這麼著急幹嘛!早飯還是要吃的,不然等鳳長兮來了,只怕你都沒有力氣殺他。」

    歐陽十九猛地一回頭!曲懷風又做投降狀!

    「好了好了!真的不說了!」

    隨即拍了拍手掌,一群侍女端著早餐挨個走進來,一一放在桌上擺好,「皇上、皇後娘,請用早飯。」 說完稍微欠了欠身,便又退下了。

    歐陽十九不想跟曲懷風說話,坐下來安靜吃飯,等一下,她一定要逃出去!

    知道歐陽十九在想什麼,曲懷風也不點破,只是微微揚起嘴角便也安靜吃起早餐。

    用完膳,曲懷風用帕子擦了擦嘴巴,侍女便又端上兩盅銀耳蓮子湯。

    曲懷風端起一碗便開始喝起來,邊喝便對歐陽十九道,「這個季節,喝銀耳蓮子湯最清熱去火了。皇后也來一碗!」

    說著還抬了抬手中的湯碗。

    歐陽十九白了他一眼!

    往常曲懷風從來沒有用完早飯後喝湯的習慣,況且現在還是上午,雖是夏天了,但哪裡有那麼熱?

    她才不會喝。

    見歐陽十九不喝,曲懷風也不勉強,道,「你若不喝,我便讓人撤下去了。」

    歐陽十九還是不說話,她只是在等,等鳳長兮來,再好、告訴他這一切都是個陰謀,然後自己逃走。

    見歐陽十九不理睬自己,曲懷風使了個眼色,一旁的侍女便來撤走盛銀耳蓮子湯的碗。

    不知道是不是歐陽十九的氣場太過強大,還是她的表情看上去實在是很不開心,侍女端起湯碗的時候,不小心手抖了一下!

    整碗湯都灑在了歐陽十九身上。

    「啊!皇後娘娘饒命!饒命啊!」侍女嚇得瞬間跪在地上求饒!

    「你怎麼做事的?拉出去仗責三十大板!」曲懷風眸光一寒!立馬就有人上來拖人,

    「啊!不要!不要!皇上饒命啊!」侍女大叫著!她不是故意的!不是!

    「等等!」待侍女被拉到門口的時候,歐陽十九出聲了,「皇上這是做什麼?無非一件衣服而已,換一件便是!」

    「哦~」面對歐陽十九,曲懷風翻臉比翻書還快!瞬間就變得笑意盈盈,「我倒是忘了,皇後娘娘是很善良的。也罷,今日便放過她吧。」曲懷風爽快說道,望著歐陽十九,一臉討好一位。

    歐陽十九根本不理他,徑直走到內殿。

    宮女從柜子里翻出一件衣服遞給歐陽十九。

    「娘娘,請更衣。」

    歐陽十九一回頭,便看清宮女手中那件衣服的圖案,一下子驚在那裡!

    這件衣服是!

    「娘娘?」見歐陽十九發獃,宮女又喚了一聲。

    「哦!換衣服吧。」歐陽十九失神的任由宮女給自己換了衣服。

    換好衣服,歐陽十九又重回到內殿。

    難道……這真的就是命運嗎?

    歐陽十九伸手撫上自己肩頭的「非」字,不在迷茫,大踏步走出去。

    「怎麼了?」只是換了身衣服而已,曲懷風明顯感覺歐陽十九不同了,感覺有些大無畏的感覺。

    「皇上以為在這裡坐著就真的能等來鳳長兮嗎?你以為你就一定能勝他?」忽視曲懷風的關心,歐陽十九一連串的問出兩個問題。

    她不知道曲懷風到底是怎麼想的?真的就那麼有把握?要知道,鳳長兮可是仙者!縱使曲懷風再厲害也不過是凡夫俗子,怎麼可能敵得過鳳長兮?

    他就真的那麼有自信嗎?

    歐陽十九一說完,曲懷風就笑了!笑得讓人不明所以,「我從來都沒有說過我要親自動手啊!」 歐陽十九一怔!隨即咬牙唾棄道,「那你還真是卑鄙,埋伏了多少人?」

    「多少人?!」曲懷風似是不解,隨即委屈道,「你怎麼這麼說我?雖然我喜歡你,可是你不能侮辱我啊!我不過就準備了一個人而已啊!」

    說完,歐陽十九又是一愣!剛想再問點什麼,只見曲懷風話鋒一轉,臉色突變,道,「不過,既然十九這麼看得起我,那我自然是不能讓你失望了。」

    「什麼意思?」歐陽十九湧起不好的預感!

    曲懷風從袖管里掏出一把匕首,歐陽十九本能的縮回了手,曲懷風卻是不顧其意願,強行抓住她的手,將匕首放在她的手心,掌心合十。

    「我就準備了一個人,就是你啊!」曲懷風看似無邪道。

    「你!混蛋!」歐陽十九氣極,剛想站起來。

    卻被曲懷風壓制住。

    「別動!你中了媚葯,火氣只會讓媚葯發作的時間提前。」曲懷風好心提醒道。

    「什麼!?」歐陽十九大驚!什麼時候?

    「就在吃飯的時候哦!」曲懷風用手指抵住她的嘴唇,繼續道,「為了確保你能中媚葯,我可是不惜每道菜都下了呢!」

    「你……」歐陽十九還真是小看他了!「別忘了,我們是一起用膳的!」言下之意,你也好不到哪兒去!

    「呵呵~」曲懷風低低的笑起來,笑得有種小孩子惡作劇得逞的意味,輕聲道,「是一起用餐的,可是我後來服了解藥,可是你沒有哦!」

    什麼!?

    歐陽十九突然想起,咬牙切齒道,「是那碗銀耳蓮子湯!」

    他們吃的都是一樣的食物,只有那碗銀耳蓮子湯她沒有喝!

    「聰明!」曲懷風挪開抵在歐陽十九唇上的手,站直身體,居高臨下道,「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意識到了,但是很可惜,晚了。且不說那碗解藥已經全灑了,就算在也沒用,因為這是專門為你調製的媚葯,服下后一刻鐘內吞食解藥都是有效的,但是現在,很遺憾。」

    曲懷風臉上少有的出現冷峻之色。

    「這種葯你能跟我在一起才能解,不解或是選擇鳳長兮,那你和他都會七竅流血而亡。用我給你的匕首,只需入鳳長兮的胸膛,我就可以給你解藥,然後生生世世,我們都在一起。」

    曲懷風說得誘惑至極,這場比賽,他贏定了!

    聽完所有,歐陽十九反而不那麼生氣了,只是盯著曲懷風靜靜的看著。他以為她想通了,繼而道,「放心吧,距離毒發還有一刻鐘,鳳長兮很快就會來的。趁這個機會,殺了他,為了你自己。」

    「更是為了你吧。」歐陽十九冷靜道。

    「呵呵!都可以。」曲懷風不置可否。

    「報!皇上,鳳帝求見!」

    曲懷風剛說完,就有太監來報,曲懷風咧嘴笑了!

    「去吧!」

    曲懷風鼓勵的朝她挑挑眉,歐陽十九望著他站起身,眼睛瞟向門口,面色不改的走出去。

    歐陽十九的寢宮在東面,而接待賓客使臣的房間在西邊,歐陽十九光是走過去,一刻鐘的時間就過了一半。

    等到了那裡,鳳長兮已經在那等著了,只是還多了一個春風。 「皇後娘娘!」見到便行李,這是對主子不變的規矩。

    歐陽十九隻是看了一眼就沒有任何作答。

    「怎麼就你一個人來了?」鳳長兮看著歐陽十九身後,沒有一個人,就連曲懷風都沒有過來,周遭安靜到詭秘。

    鳳長兮來不及想那麼多,管他有沒有人,拉起歐陽十九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來!十九!我們快走!趁現在沒人趕快!」

    歐陽十九一動不動,鳳長兮有些驚訝的望著他她。

    「怎麼了?」

    「曲懷風讓我來殺你。」歐陽十九掏出匕首,以示自己說的話的真實度。

    「那你要殺我嗎?」鳳長兮冷靜道,也不逃。

    「你說呢?」

    「我說曲懷風是騙你的,你相不相信!?」

    真誠而灼熱的眼神望著她,歐陽十九笑了,真的從來沒有再鳳長兮臉上看到這種表情。

    「相信!」歐陽十九亦目光灼灼的看著他,「其實我……都想起來了。」

    「那你……」

    「我怎麼可能會聽命於他,倒是你,還是趕緊逃吧。要是你出了什麼事,鳳來就真的易主了。」歐陽十九略帶悲涼道。

    一刻鐘很快就過去,她的媚毒也應該很快就發作了。

    「有人過來了,還是很多!」春風敏銳的觀察到外面的動靜!趕緊提醒道,「皇上,我們還是快走吧!」說著就拽著鳳長兮離開。

    歐陽十九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鳳長兮急了,「十九!」

    「你先走,我隨後就到,放心,曲懷風不會對我怎麼樣。」說完又對春風到,「保護好你家主子,我來拖延時間,快走!」

    「可是……」鳳長兮還是不願意走,春風拽著他,「皇上,快走吧!被抓了就真的什麼都沒了!您不能讓皇後娘娘白白浪費時間啊!想想鳳來的丞相一家,都等著你回去救呢!皇後娘一定會趕來的!」

    春風說中鳳長兮的內心,被抓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他還要救丞相一家,那是十九的親人!她一定會回來的!他要相信她!

    見鳳長兮鬆動了,春風二話不說,拉著鳳長兮就走!

    歐陽十九一動不動,看著鳳長兮和春風二人離開之後,沒過一會兒,便皺緊了眉頭!

    呵!幸虧把他勸走了,這藥效發作的還真是準時!

    「噠噠噠」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歐陽十九知道,曲懷風來了,帶著一隊人馬來抓鳳長兮……

    歐陽十九握緊手中的匕首,舉到跟前,慢慢拔出。

    一橫白色的反光照在歐陽十九眼睛上,她扔掉刀鞘,望著匕首笑了!

    怪不得曲懷風說,只要將匕首刺進鳳長兮的胸膛就可以了,怕是只要破了皮就行了。

    (正版)奔月 明明是明明晃晃的劍身,硬是泛著綠油油的暗光,曲懷風還真是用心良苦,也不知道到底在這劍身上塗了多少毒?

    媚葯?

    以為她歐陽十九真的就怕了嗎?她是恨鳳長兮,可是,就算要殺他也是由她歐陽十九來動手,怎麼可能讓曲懷風捷足先登!?

    她不想再跟鳳長兮在一起了,但是,她也絕不委身於曲懷風!

    想著,歐陽十九握緊匕首,毫不猶豫的插進自己的胸膛! 鮮血瞬間染滿胸前,像是開了一朵黑色的大花,在那大紅色的宮裝之上,顯得格外詭異與凄涼……

    毒素進入身體的速度很快,歐陽十九已經站不穩了。

    她踉踉蹌蹌的,最終還是倒下。

    「十九!」耳邊傳來的是曲懷風驚慌失措的聲音。

    他將歐陽十九緊緊的抱在懷裡,死咬著嘴唇不讓自己哭出來。他千算萬算,就是沒有算到歐陽十九會自盡!他錯了!錯的荒唐!錯的離譜!

    「懷……風……」歐陽十九艱難的吐出兩個字。

    曲懷風抱得她更緊了,「我在我在!」

    「我……難受……,抱緊……點……」神情渙散,歐陽十九已經快到極限了。

    「好!」二話不說,曲懷風又摟的緊些,將她擁進胸膛。

    鳳長兮逃了,他知道,如果現在去追他還能趕上。

    可是歐陽十九快不行了,他也知道,她是故意給鳳長兮拖延時間的。

    可就算是這樣,他也不想放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