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Bagger Hendricks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 1 week ago

    這個老者就是之前和秋無聲張世琦大戰的那個灰袍老者,他本來自從上次被張世琦打退後,就不斷派出魔界的精英子弟去追殺幾人,而他則繼續在天樂帝國各處遊歷。

    後來看到皖星城萬飛宇發布的告示,上面寫著要追捕葛雷幾個人並拯救金家郡主,就獎勵數十萬的元石,他感到十分地有趣,於是便跟著一群人間元道士來追捕葛雷幾人,沒想到卻碰到了他命令追殺的張世琦等人。

    「陽老,沒想到您也來到了這裡!」一旁的劉安盛聲音有些激動地道。

    那個被稱為陽老的灰袍老者轉過頭來看向劉安盛,他的臉上露出慈祥的笑容道:「阿盛,你做的很不錯,是你將天聖體打成重傷的吧,但是你手中的那個金銅小人的力量還是少用的比較好!」

    「多謝陽老指教!」

    聽了老者的話,劉安盛對著那個灰袍老者一臉恭敬地道。

    那陽老向他揮了揮手,轉過身突然向著葛雷看去「剛才說我們魔界無恥下流的就是你吧,還有外面樹林的陣法應該也是你擺下的吧,你如此年紀竟然懂得那麼多高深的陣法很不錯,但是現在,你那麼狂傲還是不行的。」
    我來自平行世界 老者的眼睛如同深淵一般深邃地看向葛雷道。 葛雷的眼睛直視那魔界老者笑道:「狂傲在下還談不上,我只是看不慣有一些魔界宵小來到我們人間大陸還不安分,就想給他們一點教訓罷了!」

    「好小子,今天我就要看看你怎麼在老夫手裡囂張!」

    那魔界陽老突然間伸出一個手指,一道激利的魔氣從中飛射而出,朝著葛雷就彈射了過來,隨著那魔氣的彈射而來,從空中劃出淡淡的波紋。

    葛雷不急不慌,手中拿出雷鳴棍就是輕易一擋,頓時發出刺耳的金屬相撞的聲音。接過那一擊,葛雷感受到雙手震痛氣血動蕩,身體中的元力也是一陣不穩,但是臉上卻做出面若無事的樣子。

    陽老淡淡笑道:「小子你就別硬撐了,痛就要喊出來嘛,那些所謂的有痛就忍著的人,那不叫男子漢,那叫做烏龜王八!」

    葛雷淡然一笑道:「小子涉世不深,哪有老前輩有那麼多的經驗!」

    葛雷這句話,暗示他乃是老王八,那魔界陽老怎麼會聽不出,他臉色變得陰沉道:「已經很久沒有人敢這樣罵我了,你這是找死。」

    陽老剛說完,一旁的劉安盛終於明白了葛雷是在罵陽老,頓時大怒道:「小子你不想活了,竟然敢對陽老不敬,看我不殺了你。」

    劉安盛手中魔劍一亮,兩條魔龍頓時猶如從魔海出獄一般涌了出去,兩人相約的戰鬥開始了。

    葛雷手中雷鳴棍一揚,兩把飛劍同時被他召喚而出,身上的一股凌厲的氣勢頓時爆發而出,再無任何多餘的話語,要戰那麼就開始戰吧。

    那陽老則對張世琦等人說道:「既然他們兩個約定的戰鬥,我們就暫且退到一旁觀戰吧!」

    金毛天麟獸的眼睛中散發出凶光死死盯著他,目前在葛雷一行人之中就屬它的境界最高,六階的金毛天麟獸若不是當時葛雷用百纏琉璃絲將其束縛,再加上秘術禁制之力根本不可能將其收服。

    陽老對它笑道:「你們這裡面也恐怕只有你能夠勉強跟我一戰,放心吧!我是不會出手的。」

    就在這時,空中的劉安盛一聲大吼,震的周圍的林木顫動,他的身上獸性十足,雙目中漸漸透出漆黑的凶光來,一股霸道魔性的氣勢同樣爆發而出,身體上陡然覆蓋上了一身黑色的戰甲,滿頭的髮絲狂亂地舞動著,看起來是凶狂無比。

    兩條黑氣滾滾的魔龍,身長有三丈,完全由魔氣凝聚而成,透著懾人心魄的凶煞氣息,在劉安盛的身旁發出陣陣讓人心悸的咆哮。

    兩條魔龍纏繞!劉安盛彷彿如同大魔神一般,渾身魔氣繚繞,身上的力量全部爆發而出,破凡二轉的力量翻湧而出,兩條魔龍巨大的魔爪不住地揮動著,使得周圍的空間陣陣顫動。

    葛雷他同樣氣勢迫人,手中拿著一根漆黑的棍子,整個人像是一座山嶽般,透出無比迫人的強勢氣息,兩把飛劍在頭頂漂浮,他渾身上下被光芒所籠罩,神焰騰騰跳動,一步向前邁去,大地都跟著顫動了一下。

    兩人的身上皆是充滿了霸道絕倫的氣勢,狂暴一擊出手,葛雷的雙手間爆出一道道璀璨神芒,如一道道天刀一般,傳入了雷鳴棍之中,黑黝黝的雷鳴棍頓時散發出絢麗的光芒來,絢爛的光芒無孔不入,貫穿了方圓數丈虛空,附近完全被耀眼的光滿淹沒了。

    恐怖的元力光芒中,隱約間可以看到葛雷荒古焱雷的神芒,與兩條龐大兇橫的魔龍不斷衝擊,爆發出的可怕氣息在這片山嶺中不斷浩蕩。

    就在此時,林中突然間一陣喧嘩起來,十幾道嘈雜的聲音響了起來。

    「那個老傢伙竟然敢欺騙我們,說什麼這林中的陣法容易化解,結果我們一下子被那裡面的陣法擊殺了上百人,他自己卻趁機跑了。」

    「是呀,如果先見到那個老傢伙我們就先殺了他!」

    聽到林中的聲音,那個叫做陽老的魔界老者,一臉的陰沉起來,他就是林中的那些人所說的「老傢伙。」

    趙錳恩等人身後的林子中擔憂地望去,一旁的小金口吐人言道:「大家放心,雷哥說過他最後的一個陣法最為厲害,至少能夠困他們一天的時間。」

    它剛說完,天空中的葛雷和劉安盛又爆發出了強烈的一擊,元力光芒在天空中耀眼綻放。

    大地都已經顫動了起來,林木狂亂搖顫,落葉紛飛,附近的區域充滿了無比強大的能量狂暴餘波,場內兩人在璀璨的光華中,如閃電一般在移動,在刺目的光芒中留下一道道殘影,他們在飛快的交手,在不斷的碰撞。

    各種精妙的招數,每一瞬間都會打出數十次,越出了許多人的感官反應,這是一場人間與魔界少年英才間的生死大對抗!

    各種強大力量交織在空中,神芒,魔力交相輝映,恐怖能量浩蕩十方!周圍,不斷有林木被這強大的力量波及掃中,折斷乃至於崩碎,即便是大戰的餘波,那些參天古木也無法承受,殘枝敗葉漫天飛舞,木屑如雪花一般漫天飄舞。

    兩個人周身映射出奪目的力量光芒,葛雷身上像是神火在熊熊燃燒一般,而劉安盛全身籠罩一股神秘的魔光,由於兩人速度太快,觀戰的張世琦等人都運用自己的神識起來。

    張世琦看著空中瘋狂戰鬥的葛雷,眼睛中散發出一道精光,葛雷的實力綜合來說恐怕已經不弱與他了。

    「吼……」劉安盛突然間狂嘯一聲,高高騰躍而起,如蒼鷹一般俯衝而下,巨大的魔爪牢牢的抓住了沖空而上的葛雷的右臂,身上魔光震動就要將他輪動起來,然而卻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葛雷身上湧來。葛雷巫體之力爆發,如同大山一般紋絲未動,反而翻轉手腕將其左腕抓住,猛地將劉安盛甩飛了出去。

    「嘭嘭嘭!」

    飛出去的劉安盛連續撞斷十一株樹木,才穩住了自己的身體,他一個搖身怒吼著再次衝來。心中無比的憤怒,自己竟然被一個低一個境界的人強力壓制,讓他如何不怒。

    葛雷此時也抓住了機會,再次騰空而起,雷鳴棍夾帶著身上的各種力量,光華璀璨奪目,向著劉安盛打去。

    劉安盛看見葛雷向他打來,竟然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他竟然舉起雙臂格擋,就只聽見咔擦一聲。 「小子住手!

    一旁的陽老見劉安盛受創,立即大急,他知道劉安盛家族在魔界的地位顯赫,如果劉安盛在他的眼前出事,他的干係重大,立即身影一閃快速飛來,似一道金色的閃電一般,他的雙手緊握成爪,爪間揮斥著淡淡的灰濛氣息,他的雙手在空中如同長蛇一般飛舞,爪子似乎能夠揮開空間一般,引得周圍空間的不斷震動,帶著強大的力量向著葛雷席捲而去。

    「無恥!」

    ……

    看到老者突然間向葛雷發動襲擊,趙錳恩等人不由得大罵,那陽老竟然完全不顧之前的協議,見劉安盛即將被葛雷重創,完全不顧臉面,竟然就要立即發動攻擊襲擊葛雷,魔界老者的元道境界看起來非凡,只要葛雷被其偷襲成功,很可能便會立即身亡,但是那陽老攻擊速度飛快,他們根本無法來得及救援。就連實力與那老者相當的小金也無法來得及。

    「哼!」但是就在這一瞬間,感受到突然襲來的陽老,葛雷冷哼一聲,他迅速抓住重傷的劉安盛,猛力地輪動起來,向著那氣勢洶湧而來的陽老就輪動了過去。

    看到劉安盛突然間被葛雷舉起,向著自己揮舞而來,那陽老不由得大驚失色,急忙將自己攻勢散去,但是速度不變,身體快速向著葛雷貼近而來。

    就在這火花一瞬間,小金憤怒地狂嘯一聲,自己的獸體驟然放大,全身金光照耀,如同利箭一般直接沖了上去。

    「轟!」一片金浪般的能量從小金的口中揮發而出,朝著那陽老轟嘯而去。

    那魔界陽老看到小金的能量攻擊,頓時放棄了對葛雷的攻勢,他手中頓時形成一個黑色的圓球如同磨盤一般大小向著小金的能量攻擊相撞而去。

    「轟」的一下能量爆發!強烈的能量波及將周圍十幾顆的巨大蒼天古樹擊成了齏粉。

    一旁唯一有著戰鬥力的趙錳恩迅速打出了一個元力能量牆擋住了這散發而出的強大能量波及。

    魔界的陽老臉色無比的陰沉的看著前面向他咆哮的金毛天麟獸,他上次與張世琦一戰,因為身體有特殊原因元道境界在破凡境界,乃至於被張世琦打的敗退,這次自己的元道實力好不容於恢復到了天及境界竟然又碰到了一隻六階的元獸。

    葛雷將臉色慘白的劉安盛扔到了地上,一隻腳卻踏在劉安盛的臉上,看著那魔界陽老道:「怎麼,莫非魔界中人連規矩都不講了,尤其像你這種魔界的老前輩更是不講規矩。」

    那魔界陽老冷哼一聲「小子休要激我,老夫活了三百年了!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你將我那個不成器的魔界弟子給放了,我這就便放你們離去。」

    葛雷臉上帶著冷笑道:「聽到這位魔界前輩竟然說出來這麼腦殘的話,我感覺你說的自己已經活三百年了有些不實,你是不是活的倒退了五十年吧。」

    「小子找死!」魔界老者一下子聽出來葛雷乃是辱罵他「二百五!」心中頓時大怒,手中握拳直接朝著葛雷轟擊而來。

    他的拳罡璀璨,宛如彗星划空而過一般,爆出奪目的神光,與之前的魔氣沉沉不同,竟然爆發出來一股無比神聖的氣息來。

    但是一旁的小金早已經在虎視眈眈地看著他,見他突然間又次向著葛雷出手,頓時猛地撲哮而來。

    葛雷則一腳將腳底下不知道是被葛雷的腳熏暈,還是因羞憤昏迷過去的劉安盛給踢到了趙錳恩等人處。

    他將手中的雷鳴棍收起,雙手雷霆之力爆發而出,一片雷芒爆發耀眼而出,如同電網一般向著魔界老者籠罩而去。

    那陽老能夠作為魔界弟子的領導人來到人間大陸自然是實力非凡,面對葛雷和小金的夾擊,他手上雖然帶著神聖光芒耀眼而出,但是身上卻散發出幽冥一般的火焰來,他身上那幽冥火焰一出,周圍的空間溫度頓時驟降。

    此時,葛雷和小金的強大的一擊也同時轟擊而來。

    陽老身體迅速側轉,一手打向葛雷另一手則擋住小金,神聖光輝在他的手上流轉,竟然同時擋住了葛雷和小金無比兇猛的一擊。

    葛雷的元道力量比不上魔界老者和小金,一擊失敗,疾風瞬移步法立即使出,迅速閃退了出去。

    小金被陽老擋住,嘴中突出一個耀眼金色的元氣彈,向著陽老打去,然後身體快速躍上了空中,嘴中又是快速地吐出了幾個威力巨大的元氣彈來。

    魔界老者身上的幽冥火從他的身上分散開來,形成了十幾朵邪魅的冥火之花,其中一朵冥火之花在空中迅速綻放,小金的元氣彈被吞進而入。

    葛雷的眼中金色的光芒一閃,巫體之力激發而出,凌虛功同時運轉而出,身體中的力量頓時提升了數倍,化成一道流光朝著那魔界老者就打了過去。

    來到魔界老者近前之時,葛雷的雙手中頓時風雲之力打出,空中的一朵冥火之花像是有意識一般主動向他轟擊而來。

    葛雷風雲之力結合在一起帶著無比洶湧的力量,直接攻向了那朵冥火之花,同時小金身上也金芒閃動,那金芒升空匯成了一個金色大鐘朝著魔界老者籠罩而去。

    葛雷雙手中的風雲之力爆發出無盡的力量直接將那朵冥火之花攪滅在空中,然後他的腳下一點,雙手舞動,一個風雲龍暴出現,朝著空中剩下的冥火之花就是攪動而去。

    那冥火之花迅速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朵巨大的死亡之花。

    就在此時,那魔界老者飛到空中,將小金打來的黃金鐘用雙手舉起,他的臉上頓時出現一絲潮紅之色,感受到黃金鐘上傳來的力量,心中暗嘆這上古凶獸金毛天麟獸的力量果然非凡。

    「哈!」他暴喝一聲,額頭上青筋暴起,雙手中烏黑的魔力湧向那黃金小鍾,那黃金小鍾頓時爆炸在了空中。

    魔界老者將小鍾打爆后,身體突然間化作一道流光,突然就朝著趙錳恩等人飛去。

    看見老者突然飛來,孟胖子等人元力還沒有恢復,不由得大驚,只有趙錳恩全身元力爆發,就要抵擋,卻看到從那魔界老者身上爆發出一大片黑色的魔氣來,他們頓時就是眼前一黑。 上次在林中一戰,灰袍老者自知恐怕無法打過葛雷和趙錳恩兩人的合力攻擊,於是便帶著劉安盛匆匆逃去。

    魔界老者逃跑后,葛雷和張世琦等人用了半天的時間,都紛紛將自己的元力恢復到巔峰,葛雷之前恐怕空中有萬飛宇的人,為了防止意外才留在林子中,所以並沒有御空飛行離去,這次孟胖子等兄弟們突然間從空中降落到這裡,倒是給葛雷提了一個醒,原來空中並沒有追捕他們的元道士,葛雷並沒有想到元道士御空飛行需要耗費許多元力,他們聽說葛雷一群人中有一頭六階的金毛天麟獸,為了保持元力充沛狀態,能夠保證自己將葛雷等人擒拿,所以他們根本不敢御空飛行。

    等葛雷等兄弟們的元力恢復之後,葛雷立即讓金毛天麟獸帶著金莉莉,秋無聲,孟胖子以及小巴臨空飛行而起,至於葛雷張世琦和趙錳恩三人則御空飛行在一旁護衛著,以防周圍突然間有元道士襲擊他們。

    葛雷和趙錳恩等人剛剛飛行了大約有上百里的路程,金莉莉的父親金王爺便找到了他們。

    原來金王爺在曉星城中得到了萬飛宇的消息,聽說自己的女兒被葛雷和趙錳恩劫持,想要威脅自己,他立即不惜元力,大範圍地用大帝神識探查金莉莉氣息,當感受到自己女兒的氣息之後,他立即破開虛空趕了過來。

    當聽到金莉莉告訴他自己被萬飛宇的兒子侮辱之後,金王爺先是眼睛帶有殺意看了趙錳恩一眼,然後雙手一抓,虛空破裂,他飛身便進入那虛空之洞中。

    金家王爺直接破碎虛空,到了皖星城主府,直接就是一個毀滅勢的攻擊,強大的能量波及帶著天崩海裂的力量直接將整個皖星城主府崩碎,皖星城主府中數千的護院以及僕人直接喪命。

    但是那萬飛宇手中卻有著一個家族中大帝賜予他的元道之寶竟然擋住了這一擊,雖然那個元道至寶被金王爺的一擊破碎,但是金家王爺卻因此喪失了擊殺萬飛宇的機會,就在金王爺向萬飛宇打出第二擊的時候,萬家一個大帝級別的老祖直接殺了過來,與金王爺開始大戰,但是那萬家大帝實力非凡,最終還是獅心大帝金王爺落敗。

    他們兩個大帝級別的大戰,直接將巨大的一個皖星城平毀,數萬的生靈被兩個大帝恐怖的能量致死,只有一些修為較高的元道士跑了出去。

    恐怖的能量波動,直接驚動了天命使者的注意,他們平時藏在逸塵大陸的虛空中,掌管異塵大陸的秩序,若是逸塵大陸中有什麼異常的事件他們便會出手,並且轉告給寂恆界仙人,方便寂恆界仙人們對於異塵大陸的控制,但是這兩個大帝見劇烈的戰鬥卻並沒有引動他們動手,他們只是淡淡注意了一下,便繼續神遊太虛去了。

    天命使者沒有出手,卻並不代表著沒有人會出手此事,一個城池的毀滅頓時驚動了天樂帝國的水月帝君,他直接破碎虛空來到兩個大帝的戰鬥之地,水月帝君果然修為非凡,當時獅心大帝雖然身受重傷,卻拚死向著萬家大帝攻出了最強烈的一擊,水月帝君輕輕一揮手便化解了那強大的一擊。

    見到水月帝君到來,兩個大帝間的戰鬥終於結束,之後獅心大帝非要讓萬家大帝交出萬飛宇來,當水月帝君問及金王爺為何要讓萬家大帝交出萬飛宇之時,金王爺卻沉聲不語,見金王爺不說話,水月帝君因金王爺與萬家大帝的一場大戰導致了一個城池的毀滅,當場罷免了獅心大帝的王爺職位。

    後來獅心大帝臉色陰沉地找到了葛雷等人,一言不吭地直接將金莉莉給帶走了。

    再後來因兩個大帝大戰毀滅了一個城池的事情直接使整個異塵大陸的人都沸騰了,人們都在談論這兩個八竿子都打不著的兩個大帝為何會突然間引發了一場大戰。

    有人說「獅心大帝明顯是追殺萬飛宇去的,應該是因為萬飛宇到金王府做客之時,偷偷將金王爺的一件元道至寶給偷走了,被獅心大帝知道后,便引起了獅心大帝的追殺。」

    又有人說,「其實是獅心大帝跟那萬家大帝本來就有仇恨,只是獅心大帝的元道修為根本比不過那萬家大帝的修為,於是便自己勤奮修鍊,終於自己的元道境界更上一層之時,於是便想找那萬家大帝復仇,他突然又想到在自己管理的承斗郡中便有一個那萬家大帝的後人,於是便想先將其擊殺,不料,沒有擊殺成功,卻直接將那萬家大帝給引了出來。」

    謠言五花八門,當趙錳恩等人聽到這些個謠言之時,才明白為什麼當時金王爺沒有將金莉莉的事情講給水月帝君,因為一旦講出,那些謠言會更加變本加厲,從此金莉莉以後便就會經常遭到別人的非議和指指點點。

    ……

    夜晚,在一個小村莊的旁邊破舊的廟宇之中,一團火光將小小的廟宇全部照亮,孟胖子打著響響的呼嚕聲趴在同樣沉睡的小金的身上,張世琦和秋無聲席地而坐緊緊地閉上眼睛。

    小巴則在一個酒壺之中憨憨大睡。

    葛雷走出門外,看向遠處丘坡上的一個大樹下,一個身影獨自看向空中懸挂的月亮,一個細長的山峰在月亮旁邊若隱若現,那座山峰正是天柱山。

    自從金莉莉被獅心大帝帶走了之後,趙錳恩便沉默了下來,經常獨自一個人發獃,幾天都是水米未進,若不是身上有著元力支撐,早就已經暈死了過去。

    葛雷輕輕一嘆,正準備走過去之時,一道巨大耀眼的黑色旋氣如同一把魔刀一般突然間出現,向著秋無聲打去。

    葛雷大驚,立即飛劍一招,直接御劍飛行而上。

    同時,丘坡上的趙錳恩突然間聽到呼嘯聲傳來,全身的火紅的元力頓時爆發而出。他單掌一揮就是一片無比熾熱的火焰耀眼而出。

    那一道的黑色氣旋被趙錳恩發出的火焰給化解,葛雷腳下御起飛劍,飛到空中,手上同時也拿著一把戰劍迅速向著下方一個地方斬去。

    神劍如虹,璀璨奪目,葛雷御劍在飛行空中,留下一道道殘影,手中長劍激射出一道道熾烈的光芒,向著那個地方激射而去。

    就在葛雷的劍芒剛剛揮灑到那個地方,就立即聽到一聲慘叫聲。 葛雷一招發出,只聽到那裡慘叫一聲,便就沒有了任何的動靜。

    趙錳恩和葛雷飛到空中,兩人等了一會兒,然後飛向那個地方,葛雷和趙錳恩看向地下只見地下血跡斑斑,地上有一個被劍芒劈成兩截的少年。

    趙錳恩眼睛盯著下方那一個少年,有些不敢相信地道:「沒想到這一個歸墟五轉地元道士竟然就這樣被你一招就給擊殺了!」

    葛雷也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這個身體已經變成兩截的少年,他也沒想到自己只不過輕易使出的一招就這樣擊殺了一個歸墟五轉的元道士。

    趙錳恩看著面前的這個少年弟子,臉上露出疑問之色,突然間他想起什麼,雙手開始撕扯起來那具屍體的身上衣服來。

    撕拉一聲,那具屍體上半身的衣物被趙錳恩一下撕裂開來。

    趙錳恩右手一展,手上的元力立即釋放而出,手上紅光盈盈起來。

    「砰」的一下,趙錳恩的一手直接貼到了那個少年半拉屍體的上半身腹部之上。

    看到趙錳恩的舉動,葛雷正在驚奇之時,那個少年的腹部在趙錳恩的運功施展之下,竟然從身上揮發出淡淡的魔氣來。

    見到這個少年身上流出的魔氣,趙錳恩的臉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葛雷在一旁有些驚異道:「老弟,這個少年身上怎麼會有魔氣流出呢!」

    「大哥,你怎麼有時那麼聰明,有時怎麼這腦袋就轉過彎來呢,既然他身上有魔氣,你想想他的身份,那會是什麼人呢?」

    「嗯?」葛雷愕然。突然間驚聲道:「莫非這個少年乃是一個魔界弟子?」

    「對,他就是魔界弟子!」

    趙錳恩眼中恨意露出,他的語氣無比篤定道。然後又拿起放在魔界少年旁邊的那把刀來。他的眼睛中閃出精光來。

    「這把刀上面非但沒有魔氣,上面竟然還有一絲我們柳虛學院的禁制。必然是從我們柳虛學院天兵閣盜取的那些元道神兵法寶。」

    葛雷臉上露出些許的疑惑之色道:「那麼這個魔界弟子為什麼會跟蹤追殺我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