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Bagger Hendricks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 2 weeks ago

    到地面,到地面就好了,至少幾人的靈力加起來,應該很難有對手。

    「哪有那麼順利讓你們通過啊?」女人的尖叫聲在耳邊響起。

    對方速度很快,不斷在二人身邊攻擊,讓他們不得不停下來。

    「如果我們被困,拜託你拿出一粒送到王族,救我妹妹。」王凌軒眼睛看著前方,語氣沉重道,顯然他已經知道雙方實力差距。

    顧修然雙手死死握成拳,眼下離逃回地面,還有很長距離,可無論體術還是雷屬性靈力,即使和王凌軒聯手,也很難打過這個女人,除非利用暗屬性技能。

    嫡鎖君心 上了雲山後,自己對暗屬性技能修鍊並未停歇,可也只有清妍和師傅知道。眼下這裡人數眾多,一旦施展,那自己最後這張底牌算是暴漏了,這個王凌軒和那個男子身份還疑點重重,此時暴露真的好嗎?

    看到王凌軒節節敗退,狠了狠心,與其擔心秘密被發現,活著回去更加重要。

    思考到這,他不再猶豫,手上雖然仍盤踞著紫色火焰,可他已想好,待關鍵時刻便用暗屬性技能攻擊。

    女人邪笑著,將手中火焰真備好,趁王凌軒思考之際,將手裡的技能打了出去。

    」小心!「電閃雷鳴中,眼看靈力火焰就要穿過王凌軒身體,顧修然當即一聲暴喝,左手立時向前一推,將王凌軒推至安全地帶,隨即打出五指,對著女子喊道:「暗黑炎壁!」

    灰色火焰形成堅固壁壘,外壁形成無數利劍,直朝其攻擊,讓她毫無還手之力。與其他屬性劍雨不同的是,暗屬性技能攻擊毫無章法,讓人很難預測出它的攻擊路線。

    空中炫動的灰色火焰瞬間驚動全場。

    」那、那少年使的是暗屬性技能?「

    」真,真是這樣!「另一個人磕磕絆絆道,眼裡滿是不可置信。

    天空中的異樣,讓清妍小手緊握,喃喃輕聲道:「修然哥哥!」暗屬性技能一直都是修然哥哥最終底牌,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使出,是不是他遇到什麼危險,還是另有暗屬性體質之人?

    直到顧修然站到她面前,懸著心才落下,立時飛奔過去撲進他的懷裡。纖細身體微微發抖。

    顧修然眼裡劃過一抹憐惜,小心翼翼環住她,良久,沒有說話。

    「好了,現在不是你們激動高興時候,此處不安全,快走。」男人注意到,越來越多不善眼神朝這裡看過來,若不是顧及顧修然的暗屬性技能,估計早就撲上來了,要知道暗體質背後說不準備什麼勢力徵用。

    以顧修然現在實力,暗屬性技能雖詭異,但並不是強悍到無敵,不過,這類人潛力值高,要知道這世上,有多少強悍家族,希望能網羅到這樣的人,畢竟那樣家庭找到暗屬性修鍊書籍還是有可能,只是能用之人太少,若將此作為交換條件,那收羅這樣人豈不是簡單?

    男人暗想,只要順利回到山洞,借著山洞錯綜複雜地形看,便能順利逃脫,以為山洞就只有哪一處出口嗎?

    五人小心翼翼穿過人群,眼裡滿是戒備,以防他們會突襲……

    回到幾人簡單收拾一下,便從一條密道逃出。

    顧修然將手中的五粒,本想每人分之一粒,想不到男子搖搖頭:「這棟對我用處不大,你留著。」

    見即,衛琳兒也推說不要,至於清妍,在他眼中恐怕自己的一切都是顧修然的吧。

    王凌軒將手中『碩果』死死握緊,若不是顧修然,自己恐怕還得不到它呢,探起頭朗聲說道:「顧修然,我欠你一個人情,他日有機會,我必雙倍報之。」

    顧修然那微笑著道:」好!「

    衛琳兒和那男子搬離山洞,而王凌軒也要回王族送葯給他的妹妹,顧修然和清妍也決定返回傭兵公社,繼續他們有趣之旅……

    。 顧修然與清妍拿著衛琳兒給的手札回到傭兵公社,提交任務時,辦理人員接連確認幾次,才緩緩道:「你們跟我來。」

    兩人被帶到一個房間后,一個老者走了進來,此人正是顧修然當時給顧修然測驗靈力等級老者,上次看到他將那個工作人貸下去懲戒,便知道此人身份不一般,這次突然提出要見他們,絕非一般。

    老者銳利眼神打量著人他們,對於面前少年,他也極有印象若果不是社長交代,自己也不願難為他,清了清嗓子:「這次你們去衛家借任務,可曾發生過什麼?」

    果然,顧修然與清妍倆人對視一眼,當初傳聞傭兵公社社長與衛叔是好友,看來是真的。於是便將衛家和劉家的事說了一下,當然有關他們的修鍊和一些私事依據也沒有講。

    「劉家?」老人摸搓著手指,眼裡滿是懷疑,房間威壓更是暴漲,可顧修然和清妍卻只稍有不適,很快便調整適應。這一事實讓老人有些驚訝。

    不過近兩個月時間,這小子功力竟如此長進,連他身邊的女孩,修為也極為難得,真是後生可畏啊!

    「你們所說,我會派人調查清楚,以你們本事不需要接一星任務了,從今天起,你們可以直接接三星任務。」

    「真的?」顧修然雙眼瞪得溜圓。一星任務和三星任務在掙的錢數,和鍛煉人的程度完全不在一個等級。

    一旁侍從極其怪異眼神看著顧修然,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質疑閣老的話,是不是不想活了?更重要的是,向來堅持原則,從沒看過特例的閣老,這次竟為了個少年破例,實屬罕見。於是,看向顧修然原本漠視的眼神,變得恭敬許多。

    看到自己被質疑,閣老不怒反而笑道:「哈哈,有趣,這個給你。」說著,從懷中掏出兩張黑色卡:「你們拿著它,便能直接領取三星等級任務。不過我要提醒你們,三星任務危險程度比一星高了數倍,要做好隨時會死的覺悟。」

    「在隱世活著,還會怕死嗎?」

    顧修然回答讓老人眼裡閃過一絲激賞,隨即帶著下人離開。

    倆人拿著黑卡走進上二樓,似然只差一個樓層高度,但仍感覺到,這裡人的實力明顯更強。雖著顧修然和清妍走進三星任務房間,越來越多目光投注在他們身上,除了戒備,更多的是質疑。

    畢竟兩個十幾歲孩子出現在這,怎麼看也不像能領三星任務人。

    顧修然走到門口,將手裡身份卡和那張黑卡一同交給守門查驗。

    看到黑卡,兩個守門身子一頓,懷疑眼神在兩人和兩個黑卡上,來回掃視許久,才猶豫問道:「請問這兩幅黑卡你們是從哪得來的?」

    若是在以前,他們倒是敢大大方方問,可自從兩個月前,一樓測試室里新來的那位,將客人得罪后被閣老發去受刑,到現在還下不賴床呢!

    「是個老人家給的!」

    老人家?莫非真是閣老?兩個守衛不敢再有差池,雖仍有疑惑,但仍是乖乖將手中的卡奉還,恭敬道:「您好,裡面請。」

    「等等!」顧修然只覺得一陣風飄過,是從手上的卡轉瞬間便出現在一個大漢手上。

    「老子叫橫天,今個就想試試你們本事。」

    在隱世這樣被人攔著尋求挑戰是正常,但在傭兵公社有個不成為規定,就是任何私鬥不準在公社內進行,違者,酌情處罰,嚴重者將被傭兵公社徹底除名,更甚至下追殺令任務。所以一般人都牢記這點,即使有矛盾也會出門解決,顯然這次,某人忘記了。

    見顧修然和清妍完全不理,頓時惱羞成怒:「臭崽子,跟你說兩句話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吧?誰知道這可是真是假,又沒有本事,先過了老子這關再說。」說著徑直直奔顧修然衝去。媽的,那張平淡無波的臉他早看吧、順眼了,不給打的鼻青臉腫,都覺得不過癮。

    兩個守衛對視一眼,也有心想要看看顧修然虛實,他們倒不是懷疑黑卡真假性,而是想知道這小子到底有什麼本事,能拿到閣老的黑卡。

    男子體術極為熟練、強悍。與自己技巧打發想必,他更注重是力量。在幾次交手后,兩人都抹了對方實力的大概。

    橫天很是得意想不到對方竟是顯世人,比體術的話,他更無所顧忌了,因為在同等級上,他的體術可是很難遇到對手,這個奶娃娃也是如此。

    而顧修然在對戰中,發現除了他的體術厲害外,對方對危險閾值判斷也極為靈敏,這種戰鬥上得來的經驗嗎,可不是自己一下子便能掌握的,在於對方湖大的過程匯總,顧修然幾次故意將對方逼入陷阱,就是想看對方是如何應對,幾番下來經學了個十足十。

    橫天很快便發現其中的事,媽的,鬧了半天,這小子竟然是在耍弄他。出手更是一次比一次狠絕。

    而顧修然多閃速度更快,估摸著時間,那人快到了吧。

    「住手。」閣老一聲怒喝,讓大漢立時停下,閣老眼神狠狠瞪向那兩侍從,若是不明白他們心思,那豈不是白活這麼多年。

    「傭兵公社第一規定,你應該沒忘吧!」閣老冰冷聲音傳進眾人耳朵里。

    「好強靈力!」顧修然暗嘆。

    「誤會,誤會。」橫天冷汗直流,訕訕道:「我只是看他小小年紀,便能拿到黑卡,有心想要試一下他的實力而已,全無惡意。」說著,雙手將黑卡遞給顧修然。如今她只想將此事平息,這閣老在傭兵公社地位和權力,可僅次於社長啊!而那個社長,鬼知道是誰,從未露過面,因此這裡一直有閣老當家。

    顧修然毫不客氣接過,對老人說道:「多謝」隨即拽著清妍走進三星任務房間,反正這一爛攤子也有人收拾。

    明明自己就能對付的對手,卻偏要等他來收拾殘局。有意思,閣老臉上笑容越發深了……

    。 事件雖得到解決,但那兩個守衛卻並未覺得輕鬆,只感到背後陰風陣陣,此時的他們才異常後悔剛剛的袖手旁觀。看得出那名不起眼少年很得閣老歡心,如今對方雖全身而退,絲毫未傷,但難保上面不會不怪罪。

    果然,閣老在經過他們時,壓低嗓音,淡淡道:「去密室領罰,然後滾出這理!」

    「是。」

    傭兵公社員工,任憑你背後是怎樣的背景,都無法逃過該有懲罰。

    顧修然與清妍一進入領取三星任務房間,所有人都在偷偷打量著他們,剛剛外面動靜那麼大,他們自然注意到。得到黑卡、輕鬆和橫天打成平手、還能得到閣老庇佑,這每一樣都足以引人注意,更何況他身邊還陪伴著一名絕色少女。

    「修然哥哥,這次你又出風頭嘍!」清妍調皮眨眨眼睛,打趣道。

    她可知道,以修然哥哥性子,恐怕最不願就是引人注目,可她不知道,他身上的魄力和實力,總會讓他成為矚目焦點,即使是自己,也很難不被其吸引。

    顧修然無奈輕點她的鼻子:「就你知道。」

    三星任務帶有很大危險係數,難怪很多人只能停在這一層次,而無法上升。

    顧修然指著一個任務:「選那個護送任務,如何?」

    清妍莞爾一笑:「修然哥哥是想上次我們運鏢時,參與的戰鬥,加倍了我們實戰經驗,如今選擇保護活人,也是想藉此提高自己實戰經驗吧!」

    顧修然點點頭:「隱世世界我們並不是完全了解,這是我想到最快提升自己能力辦法。」當然清妍對他的決定,向來都是支持,這次自然也不例外。

    登記任務時,櫃檯人員看到他們的黑卡時,還細細叮囑一番,這可是除了能接五星任務者以外,任何人都沒享過的待遇。

    倆人很快見到該任務中的委託人,齊整穿著,富態打扮,看上去便像是個極有錢的商人。

    男人看上去四十多歲樣子,滿臉橫肉隨著的他的動作一顫一顫,嘴裡更是吃個不停。

    清妍忍不住暗暗翻了個白眼,上次遇到的是個酒鬼,現在就遇到個「肥豬」!

    男人邊大口嚼著,邊說道:「叫我西宇就好,這次你們任務是護送我度過黑森林!」

    「黑森林?」

    「嗯。黑森林裡有兩個怪物,很多路過人都被它們給搶了,這次我身上背了那麼多金幣錢票,自然要確保萬無一失。」說到這,質疑眼神掃視這顧修然和清妍,語氣極為不屑道:「就你們倆人嗎?我聽說任務是可以組隊參加的,倆個奶娃娃怎麼保護我,快,再叫幾個人去。」

    顧修然淡笑道:「真可惜,恐怕讓你失望了,因為的確就我們倆人。」

    「什麼?」男子暴怒,摔了手上的食物直奔前台,吼著要找閣老為自己做主。

    見狀,清妍偷笑道:「修然哥哥你被人小瞧啦!」

    「我倒不擔心被人小瞧,只是,今日,我欠這個老人太多人情,這可怎麼還啊!」

    男人吼叫很快引來一位管事,詢問事情經過。

    「你算什麼東西?閣老呢?我找他跟我對話。」男人牛氣衝天吼道。

    「我是這裡管事,閣老他現在忙,自然不方便出來,我處理也是一樣……」

    「那怎麼能一樣!」管事者話還未說完,就被當即打斷,男人語氣不屑道:「葛老師什麼級別,你又是什麼級別?」

    面對侮辱,男人身上卻無絲毫怒氣,淡淡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可以離開了。」隨即手輕輕一揮,幾個彪形大漢立時出現,作勢要將其帶走。

    眼見事情不對,男子不敢再有反駁,只好老老實實道:「我這可是三星任務,這麼重要的事,怎麼能交到一個小孩子手上?所以要麼給我再派人手,要摸給我重新派人。」

    管事者順著他手指著方向看去,頓時瞭然。事實上他對閣老今日破格將兩位少年提升,抱著很大疑惑。就算是極有天分之人,這樣決定是不是太草率了。直到之前傳來這個少年和橫天打成平手,不,或者說更勝一籌時,才改變對他的認知。

    橫天跟公社合作已經有幾年了,自然清楚他的實力,想不這個不起眼少年,居然在與他交鋒時略站上風,當真稀奇。

    管事者恭敬行禮,不卑不亢道:「他們就是閣老特批進入三星任務兩位,如果你真有什麼疑問,可直接去找閣老求證。」

    聽到這話,男子只好悻悻坐下。

    。 儘管發生了一些不快,但還是改變不了已定的事實。

    西宇在一陣窸窣嘀咕和咒罵之後,還是選擇妥協了,三人一同啟程前往目的地。

    光靠腳力,再加上西宇那半吊子本事,讓這次趕路的速度,變得出奇得慢。

    顧修然打定主意,為了不把時間浪費在這些無用的事上,待這次任務結束,便去尋找適合的戰寵,這樣既多了一份戰鬥力,還有不錯坐騎,簡直兩全其美。

    一路上,清妍一雙美眸時不時看向西宇,那身一顫一顫的橫肉讓人心驚,感覺隨時會掉下來。這樣的重量級,恐怕沒有哪種坐騎,能承受得起吧,拿去當豬肉賣都覺得膩。

    一旁的顧修然一眼便看出她的想法,無奈輕點下她的額頭,提醒她不要太過。

    只是,西宇卻不這麼想。見到絕色美人對自己頻頻側目,那種優越感更是讓他得意暗喜,頭都快仰上天了。想想也是,自己有錢,又玉樹臨風,難怪美女會對自己動心。

    尤其是看到顧修然阻止時,神色間不禁露出几絲不忿,哼,他一定是看到有美人對自己示愛,心存嫉妒了。 三分野 連顧修然幾番追問有關黑森林的傳聞,他也只是哼哼唧唧,不做任何回應。

    見狀,清妍挑了挑眉,嬌美小臉故作安慰道:「修然哥哥,沒關係,既然我們不知道有關黑森林的傳聞,便做不了周密計劃,到時若是真遇到什麼怪物或危險,打不過的話,就立即逃命吧,反正只是放棄一次任務,沒什麼大不了。就不知道其他人是否有命回來了。」說著,眼神故意瞟了瞟西宇。

    西宇表面上不以為意,可聽到這話,不禁暗暗咽了下口水。

    答案不言而喻,若真碰到危險,自己絕對是第一個被放棄的一方!連連擦拭額頭冷汗,訕笑道:「呵呵,這,安全重要,安全重要!那個,我就給你們好好講講有感黑森林和那兩個怪物的事。」

    得到想要回復,清妍嘴角帶著幾分得意。

    「說是怪物,其實不是兩個性格怪異的人類。自四年前起,他們便開始在黑森林一帶活躍,專門打劫錢財,所有值錢之物都會被他們洗劫一空。期間,也曾人在傭兵公社布下賞金,當時列為三星級別任務。只是那兩人的敏銳度極高,一旦發現不對勁,便會立時逃開,從不戀戰,利用黑森林地形很難讓人發現。因此幾波傭兵圍剿都失敗了。」

    「既然三星任務完成不了,可以提升任務等級啊!」

    西宇擺擺手:「哪那麼容易,提升任務等級,就要提高價錢,要知道這四星和三星的委託價,相差的可是幾千金幣的事啊!誰願意自己花大把的錢,為別人清除障礙,他們寧願像我這樣僱人保護。」

    隨即,眼神瞟向顧修然,帶著一絲討好道:「這些對你們有用嗎?」

    「當然!」顧修然笑道,想必剛剛清妍那一番話,將他嚇住了,不過這倒省去很多麻煩。

    連續數日兼程,終於順利抵達黑森林邊境。

    眼前景色不禁讓顧修然訝然,黑森林?這裡與它的名字真是完全不符啊。

    各種千姿百態的奇木令人目不暇接,樹枝交錯伸展開來,將藍天遮得嚴嚴實實。微風吹過,發出簌簌響聲,美得讓人流連忘返。

    清妍嘟著小嘴,疑惑道:「黑森林?一點也看不出它黑在哪裡!」

    西宇滿是橫肉的臉笑道:「我聽進過這裡的同行說,這黑森林並不像表面上平靜,至於是什麼他就沒說了。」

    顧修然翻了翻白眼,這胖子人緣真是差得可以,連這種事都不願相告。嘆了口氣,率先走了進去,他將自己感知力全開,隨時注意著周圍情況。

    初時,到是一切平靜,但隨著他們逐漸深入森林,很快便發現其中的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