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Bagger Hendricks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4 weeks ago

    「你隨時可以來找我取劍,只要能夠贏過我的一根指頭。」

    唐昊忽然覺得這個魔靈羊有些不同。

    他一點也不囂張跋扈,雖然冷的像塊冰,可卻充滿了人情味。

    不同於黃金龍等人……

    「各位老大,這孩子實在不懂事,您教訓過了,就算了吧。」

    這時界外人站了出來,他笑呵呵的說著,似乎在替唐昊求情。

    黃金龍望著界外人一臉的不屑,說道:「老子要怎麼做,需要你教導嗎?」

    唐昊卻在思索著什麼,並沒有理會黃金龍等人。

    黃金龍猛然出手,抓向了唐昊的衣服,手腕一扭,一股大力抽向了他,在空中翻了一個跟頭,重重的趴在了地面上。

    「哈哈!這衣服是我的了!」

    黃金龍披上了唐昊的衣服,大笑不已。

    界外人嘆了一口氣,搖搖頭,上前將唐昊扶起。

    光了膀子的唐昊,恍若未覺,一直陷入在沉思當中。

    響尾蛇道:「魔靈羊,你出手太重了吧,這小子被打傻了吧!」

    隨即有爆發出一陣大笑聲。

    黃金龍勾起界外人的肩膀,狠狠的將他勒在面前,說道:「他是個小傻子,而你是個老傻子,你們這一對傻子,以後永遠的待在山谷口,不準邁入山谷半步,聽懂了嗎?」

    界外人點頭,扶著唐昊向後退去。

    黃金龍等人帶著一陣刺耳的笑聲,復又進入到山谷里。

    他們似乎沒有什麼事情,來這裡,就是為了欺辱老人一般。

    待他們走後,唐昊也從深思當中醒悟過來。

    他方才思索的不是別的,正是魔靈羊所使出的劍意。

    那是真正的劍意,而不是像他那樣半吊子的劍意——銳!

    此時,他有了絲絲的明悟,擁有強大真元,亦或者是法寶,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沒有靈魂,沒有自己的意。

    何為意?

    意是一種意境,可以是戰意,可以是劍意,也可以是刀意,等等……

    這些都是從修鍊者本身所應有的特性。

    威武的人,英姿勃發,無人敢輕視於他,這便是他意,不屈而榮耀半生;

    怯懦的人,畏畏縮縮,人人都可欺辱他,如果沒有自我改變,那這輩子也活的不如狗。

    這是人生百態當中,最尋常的場景。

    而他唐昊便是從那怯懦的人,晉陞為威武的人,這兩種形態,他都接觸過,所以深有體會。

    這似乎就是所謂的意,可唐昊一時卻捉摸不透。

    只能暫且放下。

    「呵呵,很對不起啊,活下來,就要遭受這一切。」

    界外人似乎有些愧疚,似乎覺得救下唐昊是一個錯誤。

    唐昊面目一正,道:「前輩,人既然敢活下去,那麼什麼苦不能吃?假如我死了,那麼連遭受到欺辱的資格都沒有。」

    界外人微笑點頭,道:「年紀輕輕便有這種覺悟,很好,很好。」

    唐昊默然,捫心自問,他真的能在屈辱中度過餘生嗎?

    答案是絕對不可能的。

    只是他又看到了希望。

    而真正能在屈辱中度過餘生的,似乎就是眼前之人。

    一股無奈升上心頭,眼睜睜的看著救命恩人在自己面前遭受到如此待遇,他很不忿,卻無法改變。

    「前輩,他們是些什麼人?為何要如此對待您?」

    界外人的笑容有些凝固,他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唐昊。

    想了片刻,回道:「那是大陸上最惡的一批人,做盡了壞事,被流放到萬惡山谷。」

    最惡?何為最惡?

    只要有人的地方,惡就絕不會消失。

    「能夠關住他們的人,為何要留下他們?」唐昊疑惑的問道。

    既然是一些惡人,為何不將其殺死?

    聽到唐昊充滿稚嫩的話語,界外人啞然失笑。

    「當修鍊者到達了造靈境以後,便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被殺死的。」

    界外人耐心的為唐昊解釋著。

    「就算是普通的造靈境,在晉陞之後,會吸收九天之上的能力,充填自身,就算最弱的造靈境強者,所吸收的九天之力,也足以輕易滅掉一座小島。」

    「而造靈境的強者一旦滅亡,那麼他的洞府就會完全崩塌,一旦他不顧一切,將九天之上的能力釋放出來,那麼將會是一場災難!元武大陸的四塊版圖,恐怕也要再改一改了。」

    唐昊驚然,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一層,這隻能說他的見識太過於淺薄了。

    忽然之間,他想到一件事情。

    漠北王也同樣是一個造靈境的強者,既然擁有能夠控制他的力量,可為何沒有趁機將其殺死。

    原因,他現在終於明白了。

    「所以,這些惡人也只能困住,而不能殺死!」

    界外人又笑了,笑容中充滿了無奈和苦楚。

    「所以我們只能被流放,而不能被殺死。」

    唐昊忽然響起了什麼,向界外人問道:「前輩,那您為何被關在這裡?」

    說出來以後,他便後悔了,這話,太過於唐突。

    界外人止住了聲音,目光深邃而含著隱晦的憤怒。

    這種憤怒,如果不是唐昊一直在觀察著他,就根本發現不了。

    唐昊拱手,歉意的說道:「小子唐突,還請前輩見諒,就當小子什麼也沒說。」

    界外人搖搖頭,說道:「這倒不是什麼秘密,你既然想要知道,告訴你,又何妨?」

    他苦笑的說道:「只能怪我太相信人,而遭到自己人的背叛!呵呵,不要說我了,不如說說你吧。」

    唐昊放下了心,他自知失言,不敢再多問界外人什麼。

    不過關於他的事情,倒不妨告知給界外人聽。

    接下來,他便把為何達到天陽閣,又如何來到這裡的事情,和界外人講了一遍。

    末了,他不禁問道:「前輩,小子實在不知,明明是跳下懸崖的,怎麼就來到了萬惡山谷?」

    要說九決山和萬惡山谷連在一起的,這絕對不可能。

    萬惡山谷關著的,都是造靈境的高手,而天陽閣又算的上什麼?有什麼資格能關住這群恐怖的強者?

    界外人看向唐昊的目光,卻充滿了憐愛,道:「孩子,看來你也受了不少苦,但你要記住,這個世界上,能夠打敗你的,只有你自己!」

    這一句話,如同黑暗中的明星,點亮了他胸腹中的怨氣,也使得他振奮不已。

    重重的點點頭:「前輩,我知道了。」

    「我早已經遺忘了被關在這裡多久了,哎,就連我是誰,也快忘的差不多了。不知道接下來你在這裡,會熬多久呢?」

    界外人目光打在了唐昊身上,說道:「死神的祭奠,你想學嗎?」

    唐昊精神一震,立即跪倒在地。

    「還請前輩指教!」

    界外人伸手扶起唐昊,說道:「我恐怕要老死在這裡了,這門絕藝可不能斷送在我的手中。咱們都出不去的,教給你,也算是一種慰藉吧。不過,有點需要讓你知曉,咱們不是師徒,你只是我的一個晚輩,知道了嗎?」

    唐昊心升彭拜,早已經知曉界外人懂得這門絕技,這是六大公敵之一的紫陽魔君所創的功法,可外界並沒有傳出有他的傳人來。

    而李家人所會的功法,也不過是從紫陽魔君的墓穴當中偷盜出來的,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人使用過。

    可眼前的界外人,又如何會使用呢?

    而且,所能用處的功法,似乎比李家人還完整的多!

    他,到底是誰?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輞 第504章狡詐

    不過此時的唐昊,卻沒有那麼空閑想其他的。

    天玄血劍隨他經歷了多少生死歷程,更別說劍本身的價值,他絕對不可能這麼輕易的讓給他人。

    面對界外人的教導,唐昊用了百分之二百的心力來學習,他學的第一招,便是復甦曲。

    這是他已經學會,卻很少使用過的曲調。

    一來他沒有完全的掌握住,二來擔憂這種功法太過於霸道,會吸食施術者的生命力。

    可在界外人的口中,卻變得異常簡單。

    「復甦曲的原理,並不是那麼難於理解,可以這麼說,世間所有的修鍊者,就算強大到可以毀滅整個大陸的恐怖存在,其本身也絕對沒有能力去復活一個人,甚至說治療他人的傷勢。

    如果有,也不過是將本身的生命力注入到他人身上罷了,這種剜肉補瘡的做法,並不可取。」

    「天下夫者,職業繁多,為何單單煉藥師最首推崇?其原因,便是能夠煉製出恢復傷勢的丹藥。而能夠晉陞境界的,倒淪為其次,你可知其原因?」

    唐昊略微有些明悟,但更多的是模糊不清。

    「丹藥雖然能夠恢復傷勢,但對於擁有滴血重生的強者,好似也沒有什麼用處。」

    界外人神秘莫測的笑了笑,似是早已知曉他會這般說。

    「如果那人的滴血重生神通,被抑制了,又當如何?」

    唐昊立即醒覺,道:「那唯有效力更好的丹藥,方能致勝!」

    假如兩個實力相仿,滴血重生神通都被抑制的修鍊者,若要想要在戰鬥當中,佔據上風,唯有依靠丹藥的效果,誰恢復的快,誰距離勝利就更近一步。

    神墓之混沌祭壇 「製造丹藥的過程,難度不亞於修鍊真元,一些沒有此天賦的人,一輩子也休想煉製出一粒丹藥,而一些天賦超絕的人,便是諸多勢力爭奪的對象了。」

    唐昊默然,這一點他深有體會,不說別人,單說唐雨凝,天生擁有陰陽靈根,對於丹藥一途,有著與生俱來的天賦,如果不是因為身體原因,她的境遇只會比唐昊的更好。

    「但,恢復傷勢卻並不是只靠丹藥一途。」

    界外人話鋒一轉,道出了這個世上,最深奧,也是武道修鍊者,一生都要追逐的至理名言。

    「這個世上,真正能治療傷勢的,甚至復活他人的,只有漂浮在天地當中的極陽之力!」

    「生者,乃天地之心,正所謂『一陽初動於下矣。天地以生物為心者也』,而極陽之力,恰恰是提供源源不斷的生命力之根本!可這極陽之力,人體去是無法直接吸收的。」

    「所以,需要一個媒介,經過先輩們的無數次研究與煉製,終於找到了唯一的一種方法,那便是以丹藥為媒介,使人體能夠快速的吸收遊離在天地之中的極陽之力。」

    「可天下之大,英雄輩出,一百年前,出了一個紫陽魔君,他天賦異稟,竟然能夠以一種音波的方式,使極陽之力集於一身。不但可以治療自己,還可以治療他人。這種音波,便被稱為詠嘆清明曲之復甦!」

    唐昊聽著蕩氣迴腸,他雖然不知曉「天地之心」的意思,但能夠以一種功法,便能超越先輩們的苦心創造,當真不愧為一代奇才。

    「紫陽魔君,能夠成為一方巨擎,不是沒有理由。」

    唐昊由衷的讚美道。

    他的話,讓界外人雙目之中閃爍出奇特的光芒,復又快速的隱下。

    「而復甦曲的恐怖之處,就在於非必要以生命力作為代價,達到恢復傷勢,起死回生的效果,只需擁有強大的神識,以神念勾動功法,便能使極陽之力,進入己身之中。自然,神識越強大,能夠吸入的極陽之力,也就更多。」

    唐昊恍然大悟,從今天起,才真正的明白了復甦曲的恐怖之處。

    然而,想要完全的修鍊完畢,卻也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在這無路可走的絕境當中,唐昊卻也能樂此不疲,全因從界外人身上,學到「死神祭奠」這種玄妙絕倫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