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Bagger Hendricks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1 week ago

    「我明白了,父親放心!」

    「好了,你先去吧!記住派人幫著找尋兇手!」

    「是,孩兒告退!」

    隨即,孫浩然躬身退了出去,至於孫青則坐了一會兒,這才起身來到前廳的一處牆壁上,摸索了一會兒后忽然輕輕一按,一個密室大門便打了開來,他熟門熟路的走入其中,身上的氣息竟是變得有些怪異起來。

    …………

    衛家之中,當衛琪和鄭鑫回來之後,便將周鳴,黃塵以及周武三人出面幫忙的事情講了出來,讓衛中正萬分驚異,當然更多的也是無邊喜悅。

    「你們說,他們是因為接到了蕭天的請求才來幫忙的?」衛中正表情有些怪異的道。

    「是的,父親!」

    衛琪輕輕頷首,隨即道,「父親,看您的樣子,似乎知道天哥?」

    「知道,我怎麼不知道?」

    衛中正嘆了一口氣,言道,「這個蕭天的事情可是很多的!尤其上次他與楚家對上,最終竟然以楚家家主楚擎封的退縮而解決!雖然蕭天有一些長輩幫忙,東城那邊的林家和杜家,以及南城的方家都加入其中,但那件事明顯是蕭天收穫最大!我記得,楚家那位三少爺楚風的死,就與蕭天脫不了干係!」

    「之後當時在場的眾人都三緘其口,故而才沒有徹底傳開,但所謂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多少也有些消息傳出!因為為父經常去東城區那邊做生意,到時比其他人更了解一些!」

    「沒想到,這次送你們去寂滅學院還算是走了最正確的一步!你們既然能夠與蕭天認識,那以後就要和他打好關係,記住必須要真誠以待!」

    「父親(衛伯伯)放心!我們明白!」

    衛琪和鄭鑫都是重重頷首,相視一眼俱是看出對方眼中的震驚,若非從衛中正口中親自聽見,他們怎麼也不敢相信,那個看上去溫文爾雅的天哥,竟會有如此驚天事迹!

    「小琪,小鑫……」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一個著急萬分的聲音,正是鄭鑫的父親,鄭家家主鄭江德!

    「父親(鄭叔叔)……」

    見到鄭江德到來,兩個晚輩都立刻上去迎接。

    鄭江德急忙上下打量著兩人,發現他們並沒有受到太大傷勢后這才鬆了一口氣,道,「聽說你們和孫青孫浩然父子對上了,我正在城外尋找兇手的蹤跡,急急忙忙的趕回來,卻沒想到還是慢了一步!幸好你們沒出事,否則我可就難辭其咎了!」

    「鄭叔叔言重了!」

    衛琪溫柔的笑道,「我們這不沒事嗎?相信經過這件事後,至少暫時來說孫家不敢對我們怎麼樣了!」

    「哦?怎麼?」

    鄭江德詫異了一下,隨即道,「對了,聽說是如歸樓的老闆出面幫的你們?」

    「老鄭啊,來坐下說吧!」

    衛中正招呼著鄭江德坐了下來,隨即讓衛琪和鄭鑫重新複述了一遍當時的情形,使得鄭江德面色同樣怪異至極!

    他們早已經做好了被孫家趁火打劫的打算,但卻沒想到蕭天即便沒在這邊,也能夠讓人出面幫忙,這種隱藏的勢力根本就不是他們鄭衛兩家能夠比擬的……

    「呼……幸好,幸好!這次沒想到還是多虧小輩了!」

    鄭江德拍了拍胸口,隨即面色再次沉了下來,言道,「這孫家的事情暫時算是放下了,可兇手那邊卻依然毫無線索,這該如何是好?」

    一時間,幾人俱是無言。

    死的人中更有衛家的主母蔣雅,再加之這幾天時間死的人也在一個個增加,如果不儘快將兇手找出來,那後果必定不堪設想……

    可如何去找,兇手到底什麼模樣等等,他們一無所知,幾乎將整個南城區都搜了一遍,仍然毫無發現。

    「看來,得讓我動用那件東西了!」

    安靜了一會兒,衛中正忽然面色沉凝的開口道。

    那件東西……

    衛琪與鄭鑫兩人相視疑惑,很是不解。

    而鄭江德卻是驀地從座椅上站了起身,驚道,「老衛,你瘋了?」

    「我沒瘋!」

    衛中正搖搖頭,雙眼微眯的說道,「如果再這麼下去,衛家就要毀在我手上了!」

    「可是如果你用了那東西,你輕則修為倒退,重則會直接殞命的啊!再說了,你就一定能夠確定兇手會在并州城內么?」鄭江德勸說道,「我們可以再加派人手搜索,實在不行不還可以讓兩個孩子去請周老闆他們幫忙么?你這又是何必呢?」

    「如果真的能夠將兇手找出來,我也不會想到這個辦法!」

    衛中正嘆道,「我擔心的就是再找不出兇手,衛家上下都要成乾屍,緊接著恐怕就會輪到鄭家了!鄭衛兩家一向同氣連枝,親如一家!如果能夠以我的命來換取兩家的平安,我衛中正死得其所!」

    「父親……」

    「衛伯伯……」

    聽到衛中正這話,衛琪和鄭鑫都是驚呼出聲,免得無比難看。

    「好了,不必說了,我意已決!」

    衛中正搖搖頭,說道,「小琪,小鑫,你們從小不是一直好奇我們衛家花園深處的那個密室到底是做什麼用的么?走吧,我這就帶你們過去看看!那可是我們衛家最大的寶貝啊!」 衛家有一處只有每一任家主才能進去的密室,乃是隱秘中的隱秘!

    衛琪仍然記得,小時候的她和鄭鑫玩耍的時候,不經意間靠近了密室的範圍,被衛中正知道后兩人的屁股被打得通紅,還被關了三天緊閉,甚至就連一直很疼愛他們的蔣雅都沒有說情!

    這個密室,也讓他們無比好奇,但自從那次之後,他們卻再也不敢靠近。

    如今,聽到衛中正的話,兩人很是驚詫,不過那鄭鑫的父親鄭江德卻似乎早就知道一般,並無任何驚異之色。

    很快,四人便來到了位於衛家最裡面的那處院落中,相較於小時候的懵懂來說,此時再接近此處的時候,衛琪和鄭鑫便立時感覺到了一種無比肅穆的氣氛,讓他們兩人的面色都在這時凝然了不少……

    對視一眼,兩人俱是顯得極為嚴肅。

    而此刻的衛中正卻是深吸一口氣,雙手急速掐動繁雜的印訣,周圍一道道空間能量急速蔓延,宛如形成了一張巨大的蜘蛛網似的,將四周方圓數十米之內完全籠罩,更有著一道道類似於符文般的玄奧印記接連在那院落上空不斷旋轉,玄妙的氣息更是讓鄭鑫與衛琪兩人不禁屏住了呼吸……

    「老鄭,一起!」衛中正忽然正色道。

    「好!」

    鄭江德見自己勸不住衛中正,也不再多言,點點頭后與衛中正並排站在了一起,兩人不斷結出的印訣看似完全不一樣,但卻有種相輔相成之感,一種怪異的能量循環在他們兩人與院落這三者之間不斷流轉……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空氣中彷彿都多出了一種肅然的氣氛!

    「以衛家精血,恭請天機輪盤!」

    「以鄭家精血,恭請天機輪盤!」

    大概過去十來分鐘,隨著衛中正與鄭江德兩人肅穆的聲音傳出,那院落上空的玄奧符文盡皆飄落,緊接著在衛琪與鄭鑫驚愕的眼神中,一道光柱衝天而起,四周一張金色巨網急速瀰漫,但卻並未衝破那院落的束縛,逐漸將整個院落全部籠罩,顯得極為神奇……

    磁磁磁……

    這一剎那,四周空間顫動不已,無數的能量急速瀰漫,霎時便見得一個金色的輪盤凝現而出,上面無數玄妙的符文不斷流轉,更有著一道道氤氳的光芒將衛中正與鄭江德兩人籠罩起來,讓他們的氣息在這一刻都好像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這是……」

    衛琪與鄭鑫二人看的目瞪口呆,滿臉的不解。

    「叱!」

    赫然,隨著衛中正與鄭江德兩人最後一手印訣的同時打出,漫天金光瞬間消失,整個院落又恢復了之前那種古樸的氣息,唯有那一個金色輪盤緩緩從半空飛下,來到了衛中正手中……

    「父親(衛伯伯),這是什麼?」 娛樂之荒野食神 兩個晚輩好奇不已。

    「過來坐下說吧!」

    衛中正招了招手,便與鄭江德兩人在這院落中的石椅上坐了下來。

    待得衛琪和鄭鑫兩人走近身前後,這才將手中的金色輪盤遞到他們面前,正色道,「小琪,小鑫,你們現在見到的是我們衛家和鄭家最大的秘密,我要你們發誓,將來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準泄露出去!記住,是任何時候,任何人,這也包括你們在寂滅學院結交的那些朋友!」

    「好!」

    看出衛中正的肅穆之色,衛琪和鄭鑫兩人對望一眼,這才如同衛中正所說那般對天發下了誓言。

    發下誓言之後,衛琪這才好奇的道,「父親,這到底是什麼啊?好像很神奇的樣子呢!」

    「此物乃是天機輪盤!」

    衛中正沉聲說道,「天機輪盤是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寶物,具有神鬼莫測的作用!而我們衛家與鄭家,便是這天機輪盤的守護者!據祖籍上所載,我們兩家的老祖宗便是天機輪盤主人的僕人!我們兩家都有使用天機輪盤三次的機會!」

    「使用三次?」

    衛琪重複了一下,隨即驀地驚道,「父親,您說的是每一家總共只有三次,並不是每一任家主有三次,是么?」

    「不錯!」

    衛中正點點頭,這讓衛琪極為無語,原本說每一任家主有三次使用機會還差不多,可事實卻讓衛琪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們衛家已經使用過兩次了!」

    衛中正繼續道,「這是最後一次,而且我們只是天機輪盤的守護者,根本無法使用全部功能!」

    名動天下 「那它到底有什麼用呢?莫非它能夠幫助我們尋找出殺害母親和其他人的兇手?」衛琪很是不解的問道。

    「當然可以,而且還能夠讓兇手自動送上門來!」

    衛中正說道,此話讓衛琪與鄭鑫極為震驚,而邊上的鄭江德卻是沉聲道,「老衛,你還是仔細考慮一下吧!別忘了,我爺爺就是……」

    「好了,老鄭!」

    不等鄭江德說完,衛中正便立時揮手打斷道,「我意已決,你不必多說!」

    「你啊……還是這個固執!」

    鄭鑫無奈的搖了搖頭,「罷了罷了,既然你決定了,那咱們也要先做好準備,起碼要先將所有會出現的結果都考慮一遍,尤其是老衛你自己,更要做到萬無一失!」

    「放心,我明白!我還準備要抱外孫呢!」

    衛中正笑了笑,隨即正色道,「那時間就定在兩日之後,至於家裡的事情,老鄭你就費點心!」

    「好!」

    鄭江德無奈的點點頭,衛中正的死心眼兒他早就見識過了,如今勸也勸不動,只能將所有事情的方方面面都考慮周到,希望不會出現以往的那種悲催現象。

    …………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鄭江德完全做起了鄭家以及衛家家主的責任,在兩家的範圍內給所有人都安排了一定的活動範圍,當然就連衛琪與鄭鑫兩人也不例外……

    只是,每當衛琪和鄭鑫想要問什麼的時候,他卻從來沒去解釋,只是說到時候就知道了!

    那神神秘秘的模樣,讓兩人更為好奇,隱隱約約覺得好像在進行著某種陣法的布置,可說是陣法吧,連陣基都根本不知道是什麼,包括兩家的所有人都完全是一頭霧水……

    而在這兩日期間,衛中正一直待在那個院落中,連水都沒喝一口。

    轉眼,兩日過去……

    鄭江德獨自一人來到了院落外,望著站在裡面面色肅然的衛中正,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沉聲道,「老衛,要不我們還是另想他法吧!你萬一要是失敗了,後果不堪設想啊!」

    「老鄭,你不用多說了!你應該明白我的性格……」

    衛中正沉聲道,「我這兩天時間已經將精神全部注入天機輪盤內,就算現在想要抽身也來不及了!對了,其他方面準備的怎麼樣?」

    「一切順利!」

    鄭江德輕嘆了一聲,隨即正色道,「現在,就差天機輪盤的發動了!」

    「好!」

    衛中正點點頭,深吸一口氣道,「老鄭,你現在退開吧!」

    「當心!」

    鄭江德深深望了衛中正一眼,隨即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

    他們相識數十年,相互間都是知根知底,如今既然衛中正真的已經決定了,那他鄭江德也只有全力輔助,希望能夠得到最好的結果……

    正午時分,當最炙熱的一縷陽光照在臉上的剎那,那本來懸浮在衛中正身前的天機輪盤,像是受到了某種牽引,緩緩懸浮而上,很快便來到了他的頭頂……

    而衛中正則雙手急速掐動著印訣,四周一絲絲能量不斷匯聚,湧入那天機輪盤之中,讓天機輪盤上金色光芒逐漸大盛,那原本消散了的玄奧符文再次出現,宛如一輪金色曜日,充滿著神秘!

    衛中正的面色也在這時逐漸變得蒼白,彷彿所有力氣都注入了天機輪盤內一般,而如果有旁人在的話,更會發現衛中正原本黑色的髮根,在此時都逐漸朝著雪白轉變……

    天機輪盤的使用,會消耗使用者的生命力,黑髮變白也只是最明顯的一種罷了。

    一道道印訣不斷打出,衛中正沒有任何的猶豫與遲疑,閉上雙眼的他彷彿與天機輪盤逐漸融為一體似的,衛家與鄭家兩個家族也逐漸被天機輪盤上的金色光芒所籠罩,兩個家族的人更有種醍醐灌頂之感,仿似自身的實力都在這一刻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衛中正面白如紙,甚至連身體都有些顫動,不過在金色光芒的籠罩中,此時的他卻有種宛如神仙般的玄妙之感,仿似天上地下就只剩下他一人似的……

    「我衛中正以天機輪盤守護者的名義,懇請天機輪盤發動,助我尋找仇人!」

    聲音落下,一口精血從衛中正嘴裡直接噴出,頗為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那精血不僅沒有落地,反而像是受到了某種神秘牽引似的飛入那天機輪盤之中,讓原本金色的輪盤在此時多出了一抹妖艷的血紅……

    緊接著,天命輪盤上一道道怪異的漣漪急速蔓延,一種從未有過的氣息不斷擴散,顯得極為神秘……

    院落外,鄭江德面色複雜不已,在感覺到那種氣息的存在後,他明白天命輪盤已經真正開始啟動了,而他現在所需要做的便是準備好一切,等待著那個兇手的自投羅網……